难忘除夕
六年级 其它 2394字 178人浏览 skywalkertime

那是我终身难忘的一个除夕,那样的一个夜晚,虽然在我生命的旅途上,只是一个暂短的瞬间,但我一直珍藏在心底,从没敢让它浮出水面。期盼那尘封的记忆,永远不会再重演。那个风雪之夜,那个除夕的夜晚。从来无须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无论何时何地,它都会把我一下子拽到那个风雨飘摇的岁月,拽到那个风雪交加的昨天,拽到那只有我一个人吃的那顿年夜饭。就是那一天,就是那个夜晚,使我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什么叫做命悬一线,什么叫做雪中送炭,什么叫做恩重如山。依稀就是昨天。我刚刚插队回来那年,就在我把第一个月的工资,交到奶奶的手里没有几天,加班中的我,突然接到了领导的传话。我从来没有接过家里的电话,爷爷奶奶也不会打电话,这个突然打来的电话,竟没有让我产生任何异样的感觉,我真的是一个傻瓜,一个大大的傻瓜。当我欢欢喜喜地回到家,才彻底地傻吧啦,那把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奶奶,那刚刚尝到孙子亲手买的菠萝的奶奶,竟然躺在了白布单子下,再也不能说话,无论我怎么哭喊,她再也不能回答了,她走了,撇下我永远地走了。让她的大孙孙悴不及防,,让他的大孙孙,孤独地在这个尘世上受难。同时,也让让一个孩子,在一天内突然地长大。从此,认识到了什么是人间冷暖,见识到了什么叫树倒狐猴散。也就是送走了奶奶那天的夜晚。爷爷竟然遭到了儿子的打骂,那个不孝之子,竟是我的父亲,那个在我只有七个月大时,就抛弃了我的父亲,那个为了再婚,就把我永远丢在奶奶家的那个父亲,竟然不顾奶奶的尸骨未寒,硬想把相依为命的我们爷孙生生地拆散。没有屈从重压的我,并没能把自己的辉煌走出多远,没能拆散的我和爷爷,就在那年除夕的夜晚,在姑姑的苦苦哀求下,开了门的我们,在接纳了泪流满面的同时,也接纳了亲情的温暖,更接纳了节日的喜庆与欢颜。那是一桌多么丰盛的年夜饭那,比奶奶做的好吃,好吃一百倍,我和爷爷,还有姑姑,有生以来,度过了一个难忘的除夕。也是没有几天,生活艰难的姑姑,就突然夺走了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拐走了我唯一的亲人,那是棵带退休金的摇钱树啊。走投无路的我,再一次落到了那个不孝之子的圈套。于是,我又有了新家,有了妹妹,有了妈妈。渐渐的,我又度过了一个除夕,又有过一次更丰盛的年夜饭,但那次年夜饭,我永远也记不起来了,记不起都是些什么样的味道。也许还是没有几天,经历过了暴风雨洗礼的家庭,再一次经受了暴风雨的考验。专政过别人的父亲,也轮到了被专政的境地。母亲,那久经压抑的母亲,一次又一次地揭发着,揭发着,那个她最亲近的人。直到他进了学习班,不回家,不挣钱,人与人,第一次变得这么残忍,这么毅然,决然。仿佛,大地也经受不住了这种摧残,一场更大的地震,伴随着巨星的陨落,把灾难又一次降临到了我的身上。久不归家的父亲,终于回来了,带来的竟是还不如不回来的噩耗:都已经是七五年了,可以说是早已过了浩劫的边缘。可终究还是报应到了,早已过了帽子满天飞的季节,我那可怜的父亲,还是在最后的最后,得到了一顶。母亲如愿以偿,终于可以离婚。破碎的镜子,照着伤痕累累的我,欲哭无泪,欲说还休。好像又是没过了几天,我禁不住除夕的诱惑,忙不迭三的,梦幻着什么团圆,临近年关,也匆匆往家赶。,谁料想,等待着我的竟是冰冷的房子,凌乱的家,躺倒的米缸,没有了煤的炉子,没有了妹妹,没有了妈妈,也没有了,让我信誓旦旦要彻底决裂的父亲,无助的我,只得被好友拽出了这冰冷的家。局促地坐在好友家的炕上,如同针扎,看着亲朋好友,忙上忙下,喜庆团圆,灯火烟花,还有平时不多见的瓜子花生,难以闻到的酒茶,在我的心里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刺激着我,不住的追问我:你怎还好意思打扰人家,在这个时间,在这个场景,你怎么能,你怎么会,,,我禁不住这灵魂的鞭打,流着泪悄悄的溜出了好友的家,茫然地走到了街上。下雪了,提着灯笼的孩子,相互招呼着,叫嚷着回家。是啊,夜深了,雪大了,该回家了。人人都有家,我的家在哪里呀,我问飞舞的雪花,静静地飘飞着的雪花,没有回答,只是有它那,冰冷的手,轻佛着我的脸颊。望着邻家的灯火,也不回答,只有那浓浓的年味,暖暖地向着我咿咿呀呀,升腾着爆竹烟花,它们热情奔放,它们大声喧哗,然后就消失在漫天的风雪里,

无影无踪,不做任何回答。孤独的我,望着歇业的饭店,泪如雨下,好歹买点心充饥吧,竟然没有找到一两粮票,在商店里转悠好久的之后,终于见到了一认识的大妈,可人家也没有,谁带那东西干嘛?无助的我,久望着漫天的飞雪飘洒,冰冷的不光是我的手脚和脸颊。夜深了,渐渐远去的爆竹,显得稀稀拉拉。飞舞的雪花,拼了命的倾下,大地真静啊。脚下的雪开始厚起来,谁家摇晃的灯笼,轻轻地戏弄雪花,空旷的大街上,只有我和我的影子,伴随着,突然,在橘黄色的灯光下,我看见了她,小花,我的邻居,我好友的妹妹,小花。她带着红红的围巾,向我走来,我茫然,我发傻,愣愣地定在了那里看着她,看着那红红的脸颊,还有那双红红的冒着热气的双手,在那万人空巷的大街上,拽着我,拽着一个无壳的灵魂,她死死地拽着我,容不得我挣扎,她大声地责问着我,院里的所有人,都在找我,你忍心吗,回家,回家,跟我回家... 于是,我被她拖拽着,离开了大街,来到了她家,一下子就把我锁到了她的房子里,没有一个人,我含着泪,一口一口地把年夜饭咽下咽下多少年过去了,难忘你呀,我的小花。如今,我们都已经长大,如今的我们都已成家。忘恩负义的我,一直没有把你对我的恩情,进行过丝毫的报答,惭愧内疚,挥之不去,小花,你在哪里,你好吗?。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如今的我,早已过了不惑之年,好多的事情,都再难以激起我情感的浪花。好多年了,我被生活磨砺的渐渐圆滑。可只有这除夕,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不会忘记那漫天的雪花,不会忘记那红红的脸颊,不会忘记还有那双红红的手,那温暖,也不光停留

在我的双手上。那个除夕呀,和着我的热泪,和着我的苦难,和着我的今天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