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再回首
高一 记叙文 3240字 222人浏览 最爱文邹邹

曾几何时,在新年钟声即将响起的时候,我不喜欢回首了。

每年例行的年度工作总结成为形同虚设的程序。我喜欢新年,就像在严寒的冬季焦急地渴望春天的到来。经常会在那些个没完没了的枯燥评比中任由思绪飘飞在春暖花开:嫩绿的柳芽、粉红的桃花,雪白的梨花落满天涯„„

喜欢在年末的岁尾夜晚,做一个绚烂的希望之梦。

哪怕梦里我梦到的只是一朵鲜花,一缕清风,一弯残月,一张朋友的笑脸。

“再回首,云遮断归路,再回首,荆棘密布,今夜不会再有难舍的旧梦,曾经与你共有的梦,今后要向谁诉说„„”

这首歌久唱不衰的经典,把再回首的内涵演绎的淋漓尽致。

再回首,真的不堪回首。无论成功还是失败,无论有多少感慨,都已无归路。

2005年我的生活分为两大块:现实生活和网络生活。

较之一成不变的现实日常生活,虚拟的网络倒是色彩缤纷,让我欢喜让我忧,让我难舍又难留,笑着、哭着,痛着、欢乐着。

网络较之现实而言,因其虚拟,就少了很多现实中的客套和虚伪。喜欢你了,一个灿烂的笑脸;不喜欢你了,立刻被骂得体无完肤;一个小人、一份虚伪,在单位,在现实生活中可能几天、几个月、甚至几年才可以认清其丑恶嘴脸。但是在网络,只需一句话、一件事,就可将其人品、其最本质的东西暴露无遗。

因其虚拟,没有现实中的利害、利益、地位身份等诸多附加前提条件,更多了几分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和发自内心的坦诚和真挚。

在网上,留下了我多少寂寞时光记录的心情文字,字里行间凸现了我若隐若现的人生轨迹;也曾一杯清茶与知己长聊,聊人生的价值,聊对生命的感悟;也曾为朋友的精彩文章打心底里喝彩,为网友的经典语录捧腹大笑,为好朋友的离去黯然神伤,为朋友的善意“吹捧”飘飘然„„

但也更为和现实当中一样的做人原则和正义的维护同卑鄙无耻对峙斗争着。

网络从来不相信眼泪,网络更没有温情。

网络只留下白底黑字的文字和形形色色的ID 。

就这些铁板钉钉似的文字也瞬间变色龙般的改变和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些文字和ID 里传达出的所有信息,都需要你的火眼金睛去鉴别优劣,需要你的智慧去甄别真假,大浪淘金。

有的时候,就那一瞬间,你就那么看着,那么听着,权当他是真的,就去享受那么一瞬间的快乐。

当电脑关闭的时候,那些真的假的虚的实的,都已经离你远去。

远去不了的,就是你应该在意的。在意的自有在意的心思和办法。

由于职业的关系,整天面对社会的阴暗面,从内心深处特别渴望一片净土,一片纯净清朗的天空。以为这片净土在网络还存在。进来后才发觉,我原来的生活看似在泥坑里,但却相对在一个全封闭真空的透明玻璃瓶子里,外面的真实肮脏我并没有滚在身上。但是,在网络,我却真实的领教了许多许多的肮脏和卑鄙。

在网络从本质上懂得了些男人。因而不再轻言“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当然也更明白了女人。对每一个女人深夜的哭泣不再一味的同情。

虽然声言此生再不言爱,但仍然会喜欢很多男人和女人,仍然会渴望一份真情。

在网络风风雨雨一路走来,所经历所遭遇的,给我的感受和感悟,远远超过现实生活中二十年给于我的总和还多。

如果说,在社会中打拼需要更多的是智商的话,那么在网络里流浪更需要的是情商。 网络使我长大成熟。

在年末回首时,第一个需要感谢的是网络老师。

在现实生活中,今年集中连续地丢失了我几件最心爱的物品,该丢的和不改丢的,全都丢了,丢得数量至多、质量之精,创我这生有史以来的最高记录。

我丢失的是首饰。

每个女人或多或少都有几件首饰,否则就不能算作纯粹的女人。

我的首饰不多,一是银子太少,二是可以佩戴展示得机会很少。因此我坚持要戴首饰就是真的,价钱可以不贵,但是拒绝假货,宁缺毋滥。

丢的第一件东西是一枚金戒指。这唯一的一枚金戒指是我母亲留下来的。

我一向不喜欢金首饰,因为它的俗。太过招摇的金光闪闪,使人联想起暴发户。我喜欢白金和白银的内敛和素雅。还有纯真里透着的古朴和自然。

纯金的戒指在那个并不富裕的年代里,花费了我母亲多少积蓄我不清楚。但是那里面浸透的骨肉之情使那枚戒指在我心里温暖无限,无价可估。

因其珍贵,我一直收藏在化妆台抽屉里。有空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戴在左手无名指上(据说这个手指的这个部位连接着人的心脉),想着母亲慈祥的面容,感受着母亲依旧的体温。看着看着会潸然泪下,感慨母亲的生命不如戒指的坚韧和长久。

在今年的某一天,我突然发现它不见了。怎么找也没有找到。

我的心空了好几天,难过极了。如同母亲的再次离去。

几天的难过以后,我再次明白了,再珍贵的东西也和亲爱的人一样,他们在你身边都有一定的定数。没有什么可以陪伴你永久。当它要离去的时候,没有任何力量可以留住。而且它消失于无声无息中,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它就无影无踪,让你再无处去追寻。

丢的第二件东西是一枚蓝宝石戒指。一枚碧蓝如海水般的蓝宝石。

这枚戒指不是我自己买的,是一个老总送的。

记得那是三年以前的事情了。

这个老总朋友在一夜间得到了150万,欣喜不已。年关已近,老总决定衣锦还乡,风光一把。

老总是独子,家里七大姑八大姨的女人多男人少。带什么礼物呢?苦思冥想了多天后,决定带首饰回去。

这个决定英明无比,没有一个女人会不喜欢首饰,也没有一个女人会拒绝再多一件首饰。

老总的老婆让我陪她老公去做个参谋,说男人终究是外行。

首饰店里晶莹璀璨,晃的我眼花缭乱。

更让老总眼花缭乱是那标注的阿拉伯数字。捏捏荷包,这些钱买最昂贵的一件都还羞涩,何况还指望着这些银子做些事业的,不能都花在女人身上。老总嘘着眼睛嗫嚅着:都是乡下女人,差不多就行,差不多就行。

我明白了,就替老总挑选了几件碧绿的岫玉手镯,十几个蓝宝石戒指,大小价格不等,老总可以看人送大小。

最后老总给自己三万元挑选了一枚钻戒。

在包装开票之时,不明就里的售货员说,这位先生怎么不给这位女士买一枚啊?看她帮你挑得多尽心辛苦。

好面子的老总尴尬地对我说:你就挑一枚吧。

我偷笑着选了一枚海水般碧蓝的蓝宝石戒指。虽然我心底最想要的是钻戒。可钻戒却不是随便谁都可以送的东西。

这枚戒指指环松了一些,不是太合适,我就一直收存。

今年夏天,突然的心血来潮,取下手上戴了五年的绿宝石戒指,将这枚蓝宝石换上。因为不合适,就戴在右手中指上。

因为宝石的突出,初戴上的时候常感觉不适,硌手硌物。戴久了,竟也习惯了,习惯得少了关注。到它丢失的那天,我都不曾感觉到少了这件东西。

这枚戒指放了三年,戴了三个月,就丢失了。

这东西也是很有灵性的,不是你的就终究不是你的,不是你的肉怎么样也贴不到你的身上,不是你的人再千辛万苦也留不住。

再不习惯的东西,久了也会习惯,习惯得如同自己身上的缺点,你已经都感觉不出来它的存在。可怕的习惯。

当然,也“丢失”了几分感情几个人。

有些人长年不联系,几个月甚至一年一个电话,一个短信,都感觉那么的亲近贴心。有的人天天和你在一起,最后却形同陌路。

对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我从来不奢求,该来的来,该走的走,随其自然。

因为离大海近,我经常和朋友去看大海。

我们光脚走在细软的沙滩上,身边大海一涌接着一涌,翻滚着雪白的浪花,哗哗地扑打着我们的双腿。不一会潮水渐渐退去,我们也渐行渐远。我偶而一回头,发现身后的沙滩一如平地,我们走过的足迹全无。只有我站立的地方抬脚看看,脚印尚存。沙滩空白得令我心悸,我来过吗?我走过的脚印呢?我的足迹呢?

这个场景让我久久伫立,陷入深思。

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

大多数人都是平凡的人,不似伟人可以青史永垂。但每一个平凡的人都有一个不平凡的故事。有人清醒,有人懵懂;有的说了,有的写了,有的干脆就随其自然,让它像沙滩般被海水冲刷贻尽。

此刻我就知道我来过,我走过,我感受了大海的喧嚣,感受了沙滩的柔软,感受了海风的爽凉,感受了我那一刻的惬意„„只是,这一切,都刻划在了我的心里。

每个人的足迹都留在了每个人的心里。

还有和我同行的朋友。

在我百年以后,当我心里的足迹随着我的魂灵远去的时候,我的足迹会存活在朋友的心里,有朋友的记忆来证明你的走过。

此刻,我就在用文字来记录我的足迹。

在近年末的时候,终于明白了这才是一件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