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岁片不要意义只要钱
六年级 记叙文 1285字 87人浏览 万万的青蛙

贺岁片不要意义只要钱

李悦

一年一度的贺岁片又上映了。最先出台的是《大笑江湖》,就连完整的故事都没有讲出来,更谈不上思想、、艺术和审美追求了。影片全靠赵本山和小沈阳搞笑,恶搞金庸经典武侠片及周星驰影片,与其说是电影,不如说是赵氏小品、二人转和流行元素的大拼盘。在解构电影的同时,也解构意义,不要什么主题思想,只要娱乐,用赵本山的话来讲:“笑就是主题。”只要你笑了,你掏钱买了票,就有了票房。迎合观众的低俗也培养着低俗。《大笑江湖》抢在《赵氏孤儿》之前上映,不是大片却当大片宣传,首周上映就疯狂吸金6000万。

《赵氏孤儿》的故事来自司马迁的史记,在元代,纪君祥写下杂剧《冤报冤赵氏孤儿》,主题讲的是“忠义”二字。导演陈凯歌以为传统的观念在当下很难被理解,于是就重新改编,索性不要“忠义”。改编程婴救孤的动机,由传统的主动救孤改成被动救孤,他原本是想保住自己的儿子,不料却牺牲了儿子,救了赵氏孤儿,忠义被命运的莫测所代替,当然悲剧的意味也就淡化了许多。如果影片重点叙述人面对命运摆布的无奈,也还有对人存在的探索。然而陈凯歌又犯了《无极》和《梅兰芳》所犯过的错误:找不到主题的重心。他否定了这个故事的传统意义,又无力向今日延伸社会意义,却又在历史上打开了主意。他对媒体说:“每一个历史的关键点,仔细推究都是小人物在改写历史。”这显然是他在给程婴的行为寻求意义,牵强匆促地树起一种幼稚的历史观,其实我们很难在历史中找到小人物改写历史的论据。陈凯歌想为传统故事找到新的意义,又没有找到,在矛盾当中牺牲掉了叙事逻辑和人物的合理性,例如程婴的报仇方式与韩厥的复仇动机都变得混乱不清,令观众难以理解。所以有的观众说这部电影是“前半部分无敌,后半部分无极。”

管他无敌还是无极,这部片子有票房就行,听说两天就赚到5100万人民币。挣钱就是意义。

该谈《让子弹飞》了,有媒体报道称,姜文直言他导的这部片子“是三部贺岁档中最好看的”我看完之后并不认为这些贺岁片还能分 出什么高低来,《让子弹飞》也和《大笑江湖》同样恶俗,只不过是后者用赵本山师徒搞笑,前者用葛优搞笑。姜文知道葛优演过好几部冯小刚的贺岁片,演出了经验。姜文就不停地让葛优讲冷笑话,能够媚俗则更好,例如有这样不堪入耳的台词:“路要一步一步走,步子迈得太大,会扯着蛋。”“你是要杀我呢,还是要睡我呢?”也许是为了与这些黄句子配套,姜文扮演的张麻子手摸着刘嘉玲扮演的老婆的胸部,发誓不占便宜;还有那个无厘头的剖腹开肚掏凉粉的血腥场景。这就全够了,足以让观众花钱买票了,值了!姜文拍的上部片子《太阳照常升起》玩的是现代派手法,没玩好,观众普遍反映“看不懂”。这次他改了路子,与别的贺岁片拼三俗拼得还有成绩,观众都能看懂了,还挣了钱,据说这次要赚好几个亿呢!不要审美意义只要钱,姜文过去怕的片子也没什么意义,只是影视圈内有人在吹他罢了!

三部贺岁片都拒绝意义,只为捞钱。目的一样,殊途同归。因此国产电影与电视剧已经具有了严重的同质化趋势,影视艺术必备的主体性、独一性、个性化等特点在日益消失,败坏的是我们的文化消费趣味,培养出来的是反智型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