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花开
高二 散文 2093字 129人浏览 瘦成一道光乐园

周末放假,我和同在城市工作的大龙约好去看望扎根农村的同学马可。两年前,刚刚毕业的他顺利通过考核成为一名光荣的大学生村官。毕业时各奔东西,我们的身影伴随着火车的隆隆声散落在全国各地。好在我和他离得不远,平时也常通电话。

他刚去农村工作的时候,我去玩过一回。那时的我们都是支支愣愣的学生,不善言语,看起来也不灵活。乡村落后的条件让我觉得很不适应,当初扎扎实实读书的我们就是为了可以留在大城市,谋得一份好工作。十年寒窗,到头来还是回到起点,我心有不甘。回来的路上我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内心有些隐隐的痛。

还好天气不错,买好车票以后我又到附近的水果摊上买了一包水果。提着水果我匆匆的上了汽车,看着在座椅上昏昏欲睡的大龙,我打趣他说:一上车就睡,小心钱包让人偷了。他连忙站起身双手伸进口袋摸了摸,发现说我骗他,瞪着眼睛看着我。想说什么有没有说出口,只是将头转向了一边。别生气了,来吃个香蕉。我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他扑哧一下笑了,接过香蕉就是一口。等我坐刚好,车也开始启动出发了。这一刻,我感到有些激动,好长时间没见马可了,明明是想念可觉得说不出口。

车辆渐渐驶离了嘈杂的市区,奔向了乡村的公路。看着一旁已经熟睡的大龙,我却越来越精神。我的心越来越急,悠长的路、青翠的树、绿油油的田园,和上次来的时候一样。火辣辣的太阳将我带回了两年前的那个夏季,有清晰的照耀着我现在所看到的一切。就是这片生机勃勃的土地,这片天蓝水清云飘飘的沃土,如今又孕育着一个个知青纯净美好的梦。新时代的他们,积极响应政策的号召,毅然告别繁华喧嚣的都市,走向贫穷偏远的农村。在这片满怀希望的土地上,发芽扎根,抽枝成长。

车终于到站了,我没有给马可打电话,想凭着记忆寻找他所在的村部大楼。曲折整洁的黄土路,错综复杂,我瞧瞧西看看,在炎热的酷暑中努力寻找着可以记忆起来的地岔口、房屋、树木。这条路也像,那条路也像,我琢磨不定。大龙不耐烦了,叫我别耽误时间赶快给马可打电话。接到电话的马可开始是一声惊讶,立马欣喜的叮嘱我们别走远了,他马上就来。我们找了一个树荫处,等待着马可的出现。烈日当头,我们早已是满脸通红,大汗淋淋,一个劲的喘气。

风吹的我们迷迷糊糊的,我们还没有缓过气来,马可已经骑着一辆摩托车停在我们的面前。黑黑的脸颊,稍胖的体型,我一下子还没有认出来。听到叫我的名字我才认出是他,我和大龙一拥而上,坐在了摩托车的后面。马克带着我们俩,颠簸在有些不平的道路上,左拐右拐,来到了村委会。刚一下车就碰几个皮肤黝黑的村干部给我们打招呼,我们向他们问了声好,就随着马可上了楼。马可走在前面,将我们带到了他的宿舍。干净的水泥地面和简陋的布置让我们想到了生活的安逸。床上折叠着一床厚厚的棉被,我不禁有些好奇地问:这么热的天气,你怎么还盖这么厚的被子?他看了看我说:乡间晚上的气温低,盖厚被子才不会感冒。他将电扇对准我俩,自己顺手将衣服收了收腾出椅子让我们坐下。对了这个箱子里是我们给你买的水果,说着我将水果放在了靠近门沿的地上。他笑了笑,走了过来,将水果拆开拿给我和大龙吃。给我们倒点水喝吧。我看着他说。他连忙点头,转身出了门。大龙仔细的查看着整间房,一脸的犹豫。

喝完水休息一会后,我们下楼吃饭。我们三人单独一桌,三菜一汤,吃的津津有味。饭后和村委会的领导聊了聊,他们一个劲的夸耀马可聪明、能吃苦。听到别人这么说,我和大龙感到无比的高兴。一荣俱荣,这就是朋友。

下午两点过后,马可说带我们带到了当地的玫瑰花种植基地参观。我们沿着窄小的田间小道慢慢的前行,路边的草地里有一大堆黑黑的粪便。大龙停下来有些好奇地问:马可,这是牛粪吗?马可回头看了一眼,笑着点点头。一直生活在城市的大龙,这是第一次来到乡村,对于他来说什么都很稀奇。

还没有到达玫瑰花种植基地我就看见一排排长长的塑料大棚,走近一看里边种的都是玫瑰花。几间塑料大棚的门开着,有人在采摘玫瑰花。我们走了过去,刚走到塑料门前,一股巨热迎面袭来。里边太热,只有在外面看一下。采摘玫瑰花的老农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拿着钳子,先将钳子从下往上将玫瑰花的枝干上的刺褪掉,再用剪刀将整支画剪下来,顺手从口袋里拿出白色的花套,将玫瑰花瓣罩好后放在一旁。他们速度极快,一支接一支的采摘,我们看的目不转睛。这时一位刚来干活种花的的农户叫喊着让马克带我们去吃西红柿,乡村人特别热情,听说我们是城里来的,特别兴奋。他将洗好的西红柿递给我们,红红的、酸甜酸甜的,一股泥土的清香味。老农说这里的玫瑰天天有,只是花还没来得及就被采摘了,只有到了城市里才能看到玫瑰花俊俏的面容。如果喜欢,来年让马可给我们送上几株花苗。我们感激的点了点头,望着略显苍老的他,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离开玫瑰花基地时,老农送给一大包西红柿和几支玫瑰花,他说好不容易来一回不能让我们空手而归。我们的心里暖烘烘的,沉甸甸的,这一刻我感到踏实和满足。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我们和马克道别,并邀请他有空去我们那里玩。回到家中,我将玫瑰花插在塑料水瓶中,每一朵都芬芳美丽。我笑了,因为我相信,在那片祥和的土地上,我的朋友马可一定会像玫瑰花一样,红光闪闪,鲜艳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