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爬山虎
初一 散文 1991字 22人浏览 Mammoth_Tank

想念爬山虎

记忆深处有一堵很高很高的墙,上面爬满着爬山虎,和蓝蓝的天连成一片。起风了,爬山虎被吹得起了皱褶。

听说学校新建校园要拆楼,心里隐隐地生出些担忧:不会拆掉那面墙吧?不会伤害到我们的爬山虎吧?跑回学校去看,看到墙和爬山虎都完好无损地立在那儿,像我最初看到他们的时候一样,就放了心。

初一是一个充满梦想又斗志昂扬的年龄。还能想起刚入学第一次返校时的情景,当然免不了一些琐碎的事情,不过总的来说还是挺顺利的。最后到大礼堂去开年级会——第一次开年级会。从教学楼到大礼堂,途经操场。当时已经接近中午,正是阳光十分强的时候,夏日里残留的热烈,随着阳光泼洒下来,像是很不经意的倾泻。操场上空无一人,亮堂堂更显得晃眼。倒是背光的一堵墙上绿绿的爬山虎叫人觉得眼睛一下就放松下来,很清新的感觉。而且满满一墙都是爬山虎,简直都找不到一点空隙,生机勃勃很想要溢出来似的。只是没有风,爬山虎也只是静静的。我那时不喜欢静的东西,可看到它,心里竟有些什么东西沉淀了下来。那种感觉,很美好。

有时静的东西一下动起来真的会带给人一种震撼。初三又是一次年级会,在那面墙下站队。忽然,起风了,耳畔一片“呼啦啦”叶子互相拍打的声音,望过去,只见原本平静的叶子上面漾起了一道一道大大的波浪,从墙的这一头漾到那一头。我确信,如果不是因为有着墙的界限,它会是无边无际的,直漾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和蓝蓝的天连成一片。当时本来和朋友聊得很开心,倏地一下就沉默了,抬起头看着爬山虎,很长时间都不能把目光移开。 记得大家当时都是“哇”地一声惊叹呢!

秋天的时候,大家都拔根玩。那么几片杨树的叶子根本不够我们拔的,于是捡净了杨树叶子就来扯爬山虎的藤。爬山虎的脚虽然细细的,但吸得很牢,很难扯下来。爬山虎的藤很粗壮但韧性特别差。往往是两条藤绞在一起稍一用力就一死一伤了。但有一次发现一根格外粗壮格外柔韧的藤,那个男生凭着这条藤整整两天简直所向披靡,直到藤外面的那层表皮都磨破了,露出里面一截银白色的铁丝来。

不知着爬山虎是什么品种,竟然是四季常青的。初三那次新年联欢会时,班里大声地放着《朋友》,我们几个坐在三楼楼道的窗台上,看着窗外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突然望见那面墙上爬山虎的叶子有的都被雪覆盖了,居然还是绿油油的。我不由地惊叹:“你看,爬山虎!”

朋友们心照不宣:“是的,爬山虎。”不知怎么就没有人在说话了。 记得那天回班后听着《朋友》,拉着手围成圈,所有人都又哭又唱的。一个人一个人地拥抱过,脸湿了一遍又一遍。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

5月24日学校在大礼堂开留优大会。我和一个朋友坐在一起,听着校长在台上逐条宣讲我们的学校有多好。我问她:“你留下吗?”

她笑笑:“不知道。不过挺想留下来的。关键时刻我不喜欢太冒险,这样稳妥一点。你觉得呢?”

我也笑:“我可是喜欢冒险的,有没有把握都愿意试一试——尤其关键时刻。”

“是吗?可你舍得走吗?我特别不舍得离开这儿。而且,特别留恋这里的爬山虎。“

我不由地望向窗外,没有风,爬山虎还是静静的,我的心里却十分不平静了。

后来,她果然留了本校。

5月24日是我十五岁生日的第二天。那两天大家送的礼物班里堆放不下只好放到老师办公室去。回家的时候,如果不是几个男生送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把礼物拿回去呢!我觉得,我太幸福了!

中考前最后一次年机会。从大礼堂的窗户望出去,还是三年来不变的风景——爬山虎。绿得鲜活又漂亮。三年了,总是一副满得要溢出的样子。忽然,起风了,风把绿色的波浪从墙的这一头吹向那一头,像从很久很久以前吹过现在,要吹到很久很久以后去。顿时,年级组长的声音显得异常渺远,只记得一片爬山虎,每一片叶子上都写满了三年的故事,我真的很想把脸埋进去,寻找那种宁静。一模、二模就这样过去了,甚至我们都已经毕业了,一刹那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天昏地暗翻江倒海的,有点可怕,好像自己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变老了。听说学校要拆楼以扩建操场,真怕今天一走就再见不到这爬山虎了,更怕有一天真的会走出这个班,走出这群人。这么久了,谁都把这儿当家一样,朋友,请人,早已混得熟得分不清了。而我的全部生命也已在这三年中像爬山虎一样牢牢地吸在了这里。如果有一天,墙倒了,却让爬山虎把她细细的脚伸向何处呢?我环顾四周,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突然觉得这一切是这么珍贵。一瞬间,地老天荒。

我知道,爬山虎会找到新的依靠的,她生命力很强的。但是她的根永远都扎在这里,就算她的脚走得再远,也永远走不出思念的海洋,也永远走不出温暖的友谊,也永远走不出残垣断壁下那一方温润的土地。

有一天听到一首歌,是范玮琪的《那些花儿》:“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一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忽然就想起爬山虎来。起风了,撩动了我心底的圈圈涟漪。

朋友笑问,想我了吧? 我光是点头。嗯,的确—— 想念爬山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