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在水一方
初三 散文 1064字 17人浏览 razolynim

鹤,在水一方

[安子昕/文]

有些美,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许久没回家乡,我迫不及待的心越发急躁不堪,茫然地望着窗外,竟没有一种景物映入眼帘。心的烦忧使得眼睛越发挑剔了,我什么也没看见。

河水为何兴奋起来?滔滔的河水发出清脆的响声,白花花的水不停涌动。我明白这是几天来旺盛雨水的杰作。河,泛滥在整个河道,往常文静的溪流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壮阔的大河。河道里的草有的被水压倒在河道里,有的还簇拥在沙石上,左一丛的右一丛的,好象是国王的卫队在展示自己的姿态。我望着这些茂盛的草,不禁笑出声来:多刚烈的性情啊,它们还以为自己是树呢。

是什么抓住了我的眼睛?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惊奇。啊!太妙了。我居然看到了一只白鹤!这儿是山区,山连山岭连岭的,只因为最近发了一次洪水竟引来了如此高贵雅致的鸟儿!它挺着高高的脖子,优雅的身段在草中时隐时现。我赶紧睁大眼睛,欣赏这绝妙的画。

上天是如何用尽心思抚育这样一种美丽的动物?我竟这样幸运在阳光普照的时候,在我平静的小山村不平静的大河里看见这等高贵文雅的动物!我望着她,我不敢确定她是否望见了我。她为什么而来?为了纯净的河水?为了安静的乡村?为了让我看见她,而她不顾遥远和危险来跟我见一面?她是来寻找她的伙伴吗?她受伤了吗?她是一个谜!我确定我真的看见了她,而她就在我眼前!

我嘻嘻哈哈地向她跑去,请别误解我,我不是想把她占为己有,不是想让她成为我的笼中物、桌中餐。我只是太爱她,以至于想接近她。这是不可遏制的冲动,我真的这样做了。我飞快地跑着,不怕河水打湿我的鞋,我的裙。

她飞了!是我的莽撞和粗俗惊扰了她,她竟张开硕大的翅膀飞起来了。她的每一根羽毛都充满着活力,每一寸的羽翼都美妙绝伦。她轻盈地飞,不屑一顾地飞,冷静而高傲的飞。她在滑翔,这完美无缺的翅膀!我呆呆地站在河里,任凭河水拍打我的脚。太美了!我多希望自己就是托着她的空气啊。我情愿一生无声无息无色无味无欲无求无名无实托着我喜爱的鸟儿。我情愿我是空气,让她能飞,会飞,飞得高,飞得远。我得意忘形地拍起手来!白鹤用一个飞旋的姿势,落在了不远处的沙石上!

我羞愧于自己的举动了,我知道是我不经意的喜欢而骚扰了她的宁静。我不能对她的美无动于衷,而我的亲近给她造成了不快和伤害。我打扰了她,我在她眼中成了什么人呢?我远远地望着她,深深地责备自己。

回到家,母亲说:这是一只灵鸟,凡人是不能接近的,她只属于她自己。

是呀,当我们艳羡一种美时,如果想让美永远完整地存留,就不要去接近她,亵渎她,

而是要远远地欣赏她爱她。就如莲,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