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脉
初二 散文 1075字 53人浏览 竹市村A

大地一点点干瘪下去,抽干了血液的命脉深嵌进皮肉,一条条咧开嘴的沟壑挤不出一滴眼泪,更无法看清我们大地母亲狰狞的面孔——是笑?还是哭?

天,是灰色的,透进车窗的光也是忽明忽暗的,我蜷缩在角落里,畅想着逃离到地球的命脉之地,追寻永不被破坏的绿色森林。动荡的车厢里,幽灵般刺骨入髓的恶臭扑鼻而来,纵横交错的大地的干瘪命脉里翻滚着黑漆漆,黏糊糊的血液。鱼儿翻白了肚皮,有的腐烂了身子,努力睁大的眼睛里还残留着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片污浊光影……我的眼里充满了恐惧。不断加速飞奔的车窗,却永远甩不掉缺水种下的死亡阴影,就像破坏了地球的人们终究逃不掉死亡的诅咒!我紧咬着嘴唇,咽喉仿佛在撕裂,血液翻腾,在撕扯,这是大地的命脉,却成了我们罪恶的源泉!

回忆,在命脉的每一滴水分子里膨胀,如猛虎般向我咆哮,狠狠砸在我的心头。昔日下,我和奶奶手挽手,拎着精致的竹篮,穿越遮天蔽日的苍天大树、飞流的瀑布、明媚的阳光被定格,来到这个以破坏为前提,丢弃为任务,白色垃圾为潮流的狭隘世界!我奋力地摇头,撕裂的记忆在我的眼里越来越模糊,仿佛我颤抖着奋力甩出窗外,最后跌落谷底的眼泪,在黑暗中与污水混为一谈。一束阳光猛地打在我的脸上,我眯着眼睛看着身边的一切,好像一个罪人,在日渐干瘪的命脉前磕头忏悔,一切无法撕扯的回忆都成了讽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道路两旁,被风沙剃光了头的山拉扯不住裸露的巨石,任狂风把自己的身体大卸八块,变得奄奄一息,变得怒目圆睁。一尺多高的玉米杆在薄薄的土层里倾斜身子青筋暴露地伸长着脖子,苍老衰败的花朵再也无力睁开炫目的双眼,所有生物都垂涎着眼前的一潭死水。废弃的发电站大坝,堵下了黑漆漆,黏糊糊的水源。漫漫飘荡的白色塑料袋不断溢出,它们在笑,在朝我招手呢!是不是有一天,它们能够代替一切成为我们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让我们每天抱着白色垃圾狠狠塞进嘴里,大呼满足,填满我们空虚的命脉!

猛地一个急刹车,拦腰截断的树木斩断了我对命脉的追寻,干枯的枝丫刺破了我最后的幻想。它僵直地躺在路中央,用生命的代价发出微不足道的控诉,让人们看看,是自然在声泪俱下中用它苦心经营的绿色梦想来为人类的破坏买单。地球的命脉之地?追寻永不被破坏的绿色森林?我摇头冷笑着:这是我们自己亲手扼杀了原本拥有的一切!我们现在还能活着,还贪婪地匍匐允吸着地球母亲赐予人类的最后甘甜,难懂不应该感激涕零,跪地求饶么?

醒醒吧!如果我们还日日沉浸在源源不断的命脉里、永不耗尽的绿梦中,就注定要在母亲最后一声叹息中死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干瘪的命脉,是对我们追悔莫及的良知讽刺和惩罚;枯萎的大地,是用生命要对这个世界发出最后的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