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开时
初一 散文 1094字 238人浏览 三十八号当铺

桃花开时

桃花谢了,如雨点般,坠落下来。

那是情人的手挼成的残红,纷纷飘下,洒落阶前。 暮色阴沉,天地渐合,春意更浓了。

蓦地,天上的孤星一颗颗地燃起,正如她坐在院子里,一遍遍念着心爱的人归来。

月光倾泻下来,俨然穿上一件华丽灿烂的银装。 他不会看到这华丽的外衣,更不会看到她焦虑而憔悴的面容,那瑟瑟发抖而恐惧不堪的身子。

露水已浸润了她的脸庞,还闪着寒光。但这不是光,是离人的泪。

他答应过她会回来的。他默默迫切地期待着。

他去塞外参军,已离家三年,但为了保家卫国,哪怕再多待些岁月,他也愿意。

是时候回来了,她默默地念着,她已等不下一分一秒,况且夜这么寒冷。

终于,他回来了,一个精壮魁梧的汉子回来了,粗糙丑陋的脸已掩饰了往日清癯秀气的面容。

她静静的望着,忽然迎上前,伏在他的肩上。泫然泪下,那是喜极而泣的泪珠。

他手里捧着一束花,是她最喜爱的菊花,是塞外独有的野菊花,他答应送给她的礼物。

“时间久了,竟认不出你的模样。”她啜泣着,柔美纤细的手已拂过他粗糙的脸颊。

“我不是回来了吗? 还会像以前一样爱你,照顾你一生一世。”他诚恳的说道。

两人又抱在了一起,如胶似漆般的,天地间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分开他们,即使生老病死,也绝对没有!

在这柔美、甜蜜、惬意的一瞬,她突然一把搡开他,挣脱了他弯曲的手臂。脚步一旋,竟往后退着。“你不是他。”她喃喃地说着,脸上又不住泪如雨下。

“我怎么不是他?”他急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安与尴尬。 “他的脖子上有一块胎记,你没有。”声音如此生硬而干脆,却又是那么的凄切、冷清。

“要知道塞外的环境如此恶劣,岁月将其消磨殆尽也可想而知。”

“别骗我了,我感觉得到…”她号哭着,哽咽嘶声。真心相爱的两个人是有感应的,心有灵犀,谁也无法否认。 他怔住了,脸上毫无半点血色,忽地垂下了头。

“吱”的一声,门开了。两个衣着齐整的军人走了进来,冷然一肃。

这次他真的回来了,是战友把他带来的。他高大魁梧的身躯却已装进这狭小的骨灰盒。在塞外的战场上,他冲锋陷阵,牺牲了。这是一位军人最伟大、最自豪的归宿。

她惊悸的差点晕厥过去,军人扶住了她,告诉她,他临终前嘱咐好好照顾她,并给她带来这束野菊花,她最喜欢的菊花。

长风吹过犹如天在号恸,呼呼作响,那是源自天堂深处心斯力竭的呼喊,那是来自灵魂深处椎心泣血的幽咽。桃花依旧炫烂殷红,竟像她眼里流出来的泪,斑斑成血。

他最后的住所是在桃花下,依偎着桃花的芬芳,是她那纤纤素手抚过的浪漫温馨。她答应他,会回来陪他。

第二天,她已去了塞外,保家卫国。长风掠起她的秀发衣裳,白皙的脸上竟无视死的恐惧,一个单薄的身影启程了。 此刻,桃花又一次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