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月葬花魂
初一 散文 922字 89人浏览 scctxmglb

你是谁?莫让曹公血泪染纸,最哭你一人。

慈母西归而孤独的你,幸有外婆的恩泽接济。初到贾府,你淡雅幽娴而娇美的容貌让众虐人瞬时黯色不已。

两湾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或许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眼泪便与你形影不离;自从灵河岸三生石畔那绛珠仙草报恩还债起,泪堪比灌溉之灵露,泪便注定是你一生唯一而永恒的标记。

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谁能一生只见父母而不见外人?谁又能一生不见泪花?那亦不过虚无缥缈罢了,至多是美丽的幻景。潇湘馆里,你独自落泪,或见景伤怀,或自怜性命。这儿凤尾森森,龙吟细细;轻幽的世界里,你自当超凡入圣。

偶结海棠诗社的那一日,你的才学便亚冠群芳。“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的灵巧让众人赞叹不已。而“口角噙香对月吟”正是你的姿美的绝唱。可惜啊,“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富极一时的贾家,又有谁能理解你的苦衷呢?

或许真的是由于爱情,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你每每总遭人妒忌,由于你的天性决定了你太容易受伤,再加上常年被病痛所折磨而日愈削瘦而变得神色不堪;朦胧,迷离。

忽遇的饯花节,姐妹们相伴游乐,独你一人孤悲伤。手持花锄出绣帘的你,漫步桃叶树下,任满天飞舞飘零的桃叶,你情愿葬身这红海之中,让自己与之融为一体,你用你的泪诠释了葬花的意义。这一刻,泪与灵交织涅盘槃。

当年,庄周不知是己化为蝶,还是蝶化为己;如今,痴情灵验,不知是侬葬花,还是花葬侬?!任桃花叶瓣无情地坠洒,右倾的手不知听命于花瓣流入溪水化成孤独的哀响,而是将那一瓣瓣倾满血泪的花儿埋冢土壤。你是最美的情痴!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你的泪就如同这花儿,当花落尽头枝败干枯时,你也随花飞逝天尽头了。

不知为何,你却是一个悲烈的牺牲品,在那个奏响悲谶的中秋之夜,你最后一次站在月下与云儿联诗,但是凄美注定夭亡。“冷月葬花魂”成为了你最后的哀响,字字都是血的化身。想这清冷之夜,谁也无法在月下抚慰你这颗悲凉的心!

任泪流尽的日子,你一天天衰颓;你是一个仙女,注定要回到那美丽动人的神话伊始,灵河岸边三生石畔才是你悲情的归宿!在那里,你依然最艳最美。可那人间人筑的潇湘馆却落叶萧萧,寒烟漠漠了。悲哉!

你是谁?泪的朦胧,情的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