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红楼梦》的独特写作风格
初三 议论文 4224字 6974人浏览 kate_pingping

浅谈《红楼梦》的独特写作风格

王梨郦

(河池学院 中文系 汉语言094班 2009101524,广西 宜州 546300)

【摘 要】 《红楼梦》是中国小说史上的精品,更是世界文学的伟大名著。一书中酣畅优美的语言,风姿卓异的形色人物,深遂内涵的人生真谛,博大精深辉煌的中国古代传统奇观,更奇为作品中的中国艺术风采,让每一个读者一旦接触都会留恋,无补为之叹服作者才华。

【关键词】 逼真写实;个性写意; 用诗叙事

一、 逼真的人物形象刻画,不同细节形态的写实

《红楼梦》是一部奇书,也是一部描写人物的伟大著作,此书里面许多各色的人物都描写的唯妙唯窍,仿佛真实就在我们的生活中。曹雪芹在此部著作第一回强调说明“悲欢离合,兴衰际遇”。皆“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恭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这就显示出了他创作此部小说的写作原则——传真,就是对文中的人物、行景等各方面逼真的传照写实,让读者读出真实的感受。

《红楼梦》展示中国封建社会中贾史王薛四个个大家庭实实在在的人物活动场景,分外逼真的人物形象,使文章的艺术感染力及风格尤为震撼。《红楼梦》里面有几百个人物,每一个人物各有面孔,各有不同性情,各有不同的口声。即使是薛宝钗林黛玉史湘云等几个年龄相近的女子,也有不一样的气质和生活方式,绝无性格雷同的现象。林黛玉,一个第一眼就让凤姐大呼:天底下竟然还有这般标志的人儿。“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 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 态生两 之愁, 娇袭一身之病. 泪光点点, 娇喘微微. 闲静时如姣花照水, 行动处似弱柳扶风. 心较比干多一窍, 病如西子胜三分”,并且在外婆家时刻牢记母亲的话,步步小心,与薛宝钗等姐妹和谐相处,同时喜欢读《西厢记》、《牡丹亭》、《桃花扇》等,刻画出一个容貌非凡,娇柔动人,冰雪聪慧,率真坦诚,有诗人般的气质又对爱情的执着和绝对忠诚但又有小小的叛逆精神和淡淡的忧愁的一个纯如赤子的女子。而薛宝钗没有林黛玉的风流袅娜,却刻画出别样的风情:鲜艳妩媚,肌肤丰泽,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化而翠,风采韵致。同时又更多刻画真实的心里,深谙人情世故,在现实的生活中努力适应。史湘云在当时就颇有北方人的性格,开朗豪放、爱大说大笑,风流倜傥,不拘小节,说话“咬舌”,把“二哥哥常叫作“爱哥哥”,是一个令人喜爱的豪放女„„在红楼梦十二金钗里面,曹雪芹各写各不同的人物特色,运用白描的手法,毫不夸张隐瞒人物的特性,使每一个人的形象刻入人心。

《红楼梦》不仅是这些重要人物可以写得如此逼真形象,有血有肉,有意志有个性,就连偶然出现的一个小人物也写得细腻有灵魂,如:那个又痴又傻的傻

大姐,专做粗活,生得浓眉大眼,体肥面阔,两只大脚。如砖头厚的《红楼梦》傻大姐只出现过两回,每一回都是“闪出”的:却每一次都可以把人物在短短几秒内闪出,一下就映射人物的性格个性,让一个人物不小心就闪出了火花;还有第二十四回里面的卜世仁,贾芸母舅,香料铺主人,一个庸俗市侩即“不是人„„这些小小的细节的人物,曹雪芹写得让读者过目不忘,仍然记得他们闪出的那一刻身影,看似无关紧要的人物,想去却是逼真的,令人感到意在言外,余味无穷。

曹雪芹对《红楼梦》人物这种“逼真”“写实”的描写,塑造了生动的事物和栩栩如生的人物,让读者不由自主的把其中的人物当实实在在的人去爱,去恨,去感动,甚至是擦不思,饭不想,睡不着,一遍又一遍的伤心流泪,逼真的构造让人想进入虚拟的世界里面放任感情。这就是《红楼梦》那种十分逼近生活的真实人物和感受产生的神奇魅力。

二、个性写意

在《红楼梦》里面的写作,曹雪芹不仅仅是强调“写实”的表现审美客体的同时,更重要还注重形神兼备,注重创作主体的言志抒情,注重艺术品的深远意境和醇厚韵味,这就是曹雪芹注重“写意”,在此部书里面表现在众多领域。所谓的“写意”,本是中国传统绘画中与“工笔”相对的一种画法。它的特点在于通过简练纵放的笔墨写出对象的神态意趣,并借以抒发作者的胸襟。由于它具有不拘行似而强调精神,用笔略阔而富有生气,偏重主观抒情和意境创造的。《红楼梦》除了对人物对话运用得出神入化,最为神奇的在于它借助象征和隐喻、借助意境的烘托及人物的抒情诗来表现人物的风神气韵。这是它写意艺术的主要手法。

(一) 象征和隐喻

象征是指以具体事物(形象)间接表现思想感情。黑格尔认为:象征有两个要素,一个是表现,另一个是意义;“单纯的符号的意义和它的表现的联系是一种完全任意构成的拼凑”,而作为象征来用的符号的意义和形象之间则存在着“部分的协调”和“部分的不协调”;“部分的不协调”包括了“象征的暧昧性。隐喻是借他物(喻体)来表现某物(喻本)。《红楼梦》里面林黛玉就是用“绛珠仙草”、“雪”等意象来构成她的基本色调。林黛玉住的地方叫潇湘馆,窗外有千百竿翠竹一般瘦劲孤高,而且每一颗竹都拼命往上爬,曹雪芹如此安排描写这些景物就意蕴这景物象征林黛玉的品格像那一颗翠竹一样干瘦又有劲,孤高自节,挺霜傲雪,不为俗屈的性情品格。第八回写道宝玉去梨香院,“宝玉此时与宝钗就近, 只闻一阵阵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 竟不知系何香气”。宝钗服用冷香丸,而冷香丸就有梅花的成分,宝钗服后身上有一股凉凉甜甜的幽香。这香味非常独特,跟熏香不一样,如同梅花淡淡的暗香,而且她住在蘅芜院,外面都是愈冷愈苍翠的奇草仙藤,房内如“雪洞一般”,这一系列的冷,也是对她那近似无情性格的暗示。单单写人物就没有那么有意蕴美,

而曹雪芹善于运用这些意象来表示人物的特征,使人物都有一种意象代表,使小说的手法又上升一级,文章特色也更加突出。

踏雪赏梅是历代园林内的重要活动,大观园不能没有梅,而这梅不在怡红院,不在潇湘馆,更不在蘅芜院,唯独在妙玉住的栊翠庵。也许在曹雪芹塑造人物时候,只有梅花才能配得上妙玉这个内心孤寂、幽芳自赏的性格,配得上她的容貌;香远益清的芙蓉对晴雯,非花香可比的棱角对香菱,断线的风筝对探春,“一声震得人方恐”的爆竹对元春,无疑都有象征和隐喻的结合,在文章的审美等各方面都产生其特殊的效应。曹雪芹的很多东西都不是明确便是出来,而是用一个意象表示,增加了读者的难度,使这部文章更具有神秘魅力,这与当时他所在的社会环境很有关系,也正是由于如此,他的文章就可以见到多种不同的艺术特色手法,给我们读者留下一笔宝贵的文学财富。

(二)意境的烘托

意境的烘托则是意象、气氛、情趣、兴味的综合效应,可以意会而难以言传。读者在书中可以领略到情景交融、意境融合的美妙诗境。《红楼梦》里面的大观园,是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奇妙世界。春天这里柳叶随风飘,桃叶吐丹霞;盛夏,树荫合地,单数都是蝉的叫声,一派热闹;初秋,明月晴空,天明地凉;严冬,皑皑白雪,点缀着青松、翠竹和红梅。正是美不胜收的坏境造就了贾宝玉和林黛玉一段不同世俗的爱情。贾宝玉和林黛玉第一次表白心中那甜蜜羞涩的爱情正是进入大观园的阳春三月,两人在沁芳的桥边一起吟诵着《西厢记》,地上落花缤纷,桥下溶溶流水;书中曲词中的优美之句。曲词的意境和眼前的景象宛然一体,让他们的这一段爱情在这样的环境气氛的烘托下特别的美好和向往,也是他们那个时代难得的纯美爱情。

林黛玉第一次受到闭门羹,那时正处于初恋的状态,每一天都有一点小假想,来到怡红院看宝玉哥哥时,不料被他那一个任性的丫鬟不给她开门。这时,她听里边有谈笑声,竟然是宝玉和宝钗的声音。林妹妹越想越伤感起来,也不顾“苍苔露冷,花径风寒”,“悲悲戚戚呜咽起来”。林妹妹哭得实在凄惨,连睡在树上的乌鸦都不忍听这么哀伤的哭泣,在黑暗中飞起来躲开了。那寥寥几笔,渲染出了凄凉悲切的气氛,连乌鸦(鸟鸦如此,不会是事实。中国古典诗词讲的不是实际上可不可能,而是讲的情感上可不可能)都带上了感情,对主人公的内心情绪做了绝妙的映衬。

林黛玉葬花,话说林黛玉只因昨夜晴雯不开门一事,错疑在宝玉身上。至次日又可巧遇见饯花之期,正是一腔无明正未发泄,又勾起伤春愁思,因把些残花落瓣去掩埋,由不得感花伤己,哭了几声,便随口念了几句。看到" 落红成阵" ,只见一阵风过,把树头上桃花吹下一大半来,落的满身满书满地皆是。落花、流水、铁锄,还有那淡淡的曲词,勾勒了一场安静又悲凉的落花世界,把他们俩的感情也升华到另一种不一样的高度。

贾宝玉与林黛玉之间的爱情在大观园里面上演着不同的戏,最终以悲剧收场,园中的一景一物都是见证了他们的情感,也是他们情感的寄托。

三、用诗叙事

中国历史以来都是用诗的国度,曹雪芹在《红楼梦》里面善于用优美的抒情诗揭示人物的心灵世界,表现人物的品格和情操,以达到传神写意的目的。《红楼梦》里面几乎每一回都有诗歌,以诗叙事,以诗传情,而且每一组诗歌都符合其中人物的性情与文化修养,每一首诗又有着自己的旨意与情趣。海棠诗写出海棠花的冰清玉洁,菊花诗写出菊花的高洁洒脱,柳絮词感慨时间的流逝及情感的飘零„„其中里面最出色就数林黛玉的诗歌,不管是春夏秋冬,不管是桃飘荷香,还是黄叶艾松,点点滴滴都能激起它感情的波澜,激起它艺术的灵感。一首葬花词“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唱到人们的灵魂深处,感动多少人跟着她一起流泪难过。她借花自喻,将身边的景物都写活了,融入到她的情感中,唱出了一首令人心碎断肠的悲歌。在菊花诗会上,林黛玉以《咏菊》、《问菊》、《菊梦》三首,压倒群芳,一举夺冠。她喜欢赞美菊花,临场抒写,这不仅是她的人格和情绪,也在塑造一个文化才能的形象,用诗歌唤出心中的情感呐喊。

《红楼梦》此书处处都弥漫着诗的气味和情味,这也是中国历史以来的擅于用诗,妙于写诗的渊源有关。曹雪芹用诗笔写小说,将叙事文学与优美的诗歌结合起来,使得《红楼梦》具有独特的品味,也最能体现出中国艺术的风采。

《红楼梦》这一部奇书,堪称传统文化的“百科全书”,不仅可以从中领悟到人生和历史的真谛,也可以看到了中国博大辉煌的传统文化奇观。《红楼梦》里面所蕴含的东西及读者从不同角度的诠释,似乎是说不完,道不尽的,等待着更多人去发掘探究,发现这朵奇葩的独特魅力。

参考文献:

1、《金玉良缘红楼梦写意与写实矛盾的特色处理》现代汉语(文学研究)2008年12期

2、童庆炳:《文学理论教程》 高等出版社2008年版第270页

3、李广柏:《亦真亦奇, 写实写意——谈﹤红楼梦﹥的艺术特色》《红楼梦学刊》 1985年02期

4、从叔卿:浅谈《红楼梦》中的林黛玉诗 【文学语言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