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村庄和我的房
高二 散文 1105字 231人浏览 xiaohan传6

就像一语轻声的呼唤,徐徐爬上了河边的柳树尖,落下来,掠过归鸟的翼翅,捎到我的耳边,告知父亲的心声:他待我归来。

我已归来。探身于村庄的怀抱,聆听她的呼吸和心跳,一种久违的心酸萦绕在心头,久久难消。那些过往的时光,那些欢笑。

父亲总是满带泥土的气息,暮晚归来。在进门之前,就会用粗糙的大手有节奏的拍打糊在身上的泥,然后,掀起袅袅的尘烟。进了里屋,起了灯,看见他的黑实的脸如同老藤树的根扎入深土一般厚重,在昏暗的灯影下越发见得深沉。我不敢去打扰他,虽然我是那样喜欢爬上他宽大的肩膀嬉耍,那样喜欢他用胡须渣刺磨痒我的小花脸。他要休息,我不可以打扰他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父亲总是比村庄起得还早。忙忙碌碌地,停不下半会功夫。每每这时,我都会趴在床头,揉着懵醒的睡眼,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说话。天刚刚灰蒙蒙亮,他就下了栅门,要出去。我跳下床头,光着脚丫子冲过去扯住他的衣角,问他,你要去哪里啊。然后他就笑起来,笑声就像被窝里的暖风,让人依赖。我要去给 你建房子呢。为什么要给我建房子啊。因为我在这个村庄呢。父亲抱起我放到床沿上,合了门就走了。我跳将下来,透过门缝才得以窥见他依稀的背影撞入氤氲的水雾中。我忘了要告诉他,我不要这个村庄的房子。我要出到外面去。把父亲也带走。

母亲给我饭盒的时候,太阳已经上了中天。我睬着木屐,顺着阡陌上下来的凉风,跑着颠簸在弯曲的小巷中,如若一只欢实的小鸟,矫健身形。有淡淡的汗渗透在发中,好像谁的手搁将上去挠痒一般。然后我就看见了父亲。在高高的木架上。父亲停下工来向我招手,他是要他的饭盒。父亲宽大的肩膀在地上带成一片宽阔的阴凉,刚好帮我躲住阳光。我背过手说,啊,饭盒忘带了。然后就使劲酝酿出一点流光在眼睛里,好让他相信。最后还是我笑出声来,才被父亲看穿的。到他是吃饭的时候,我就呆在那里看着他。

这是给我建的房子吗?我指着前面那堵用红砖砌成的墙。不是呢。你的房子在那边,那边,远点。我把手举在眉心,顺着父亲的方向看过去。那里除了枯草丛生之外,再也没有什么东西了。我认真地又看了一遍。那里切实没有房子。我翘起小嘴,抡起拳头就去抢父亲的饭盒,还保证说以后再也不给他送饭吃。然后父亲就咯噔咯噔地笑,但还看着那里没有房子的地方,他没有看我。那里没有房子。我想不通。然后我就说,我不要这个村庄的房子,我要到外面去。我要带你走。父亲还是没有过头来看我,但我知道他的眼睛里闪着泪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现在,我又在这个村庄。父亲的村庄。

走过坍塌的土墙,土墙上面零散着一些落败的树叶,树叶不时地被阡陌上下来的凉风带去远方,远方那里有一个黑实的脸和宽大肩膀的人,搭着一个孩童的手,指给他知道,哪里是他的村庄,哪里是他的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