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培文杯作文竞赛——到世界去
初三 记叙文 2428字 578人浏览 啊羡慕

到世界去

商城高中高二年级(10)班梅雨荷

这个城市没有草长莺飞的传说,它永远活在现实里,快速的鼓点,匆忙的身影,麻木的眼神,虚假的笑容,而我正在被同化。熙熙攘攘的人群,每个人都是戴着面具的小丑,用灿烂的微笑掩饰内心真实的情绪,用滑稽的动作来取悦身边的所有人。

不得不说,我经常排斥这个世界,逃离这个世界。然而无济于事的是,仍会被喧闹的人群拉回,用嗓子嘶吼的那种,拉扯。我渴望挣脱。但是,无济于事。

曾经听过,成长就是发现,自己也和周围的人一样,一样的随波逐流,不落痕迹。还真是这样,繁花落尽,都会流入尘土;枝条抽芽,都是一样的嫩绿;走进人群,都戴上了面具。

看阴晴圆缺月,听冷暖善恶语。坐于镜前,呆呆的望着,在想,也许有一天,自己老了,是否会变成一个空空的躯壳,抬着头,却忘了歌唱。

年幼之时,真的觉得落日很美。烟光红霞一片天,不知不觉,夕阳在山边开遍。现在,长大了,每看到落日,看到夕阳,不禁吟咏:“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耳边传来风起云落的摩擦声,再抬头,星星点点。

坐于桌前,读《牡丹亭》,词句写道:“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残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般景致,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白纸黑字,谈笑间,灰飞烟灭。

我希望,我能逃离,逃离我的所知,逃离我的所有。在自己的城里,筑一个雨打芭蕉的梦。

依一扇小窗,煮一壶闲茶,看亭台楼阁间,车水龙马。木制桌案上,放着一本书,微风一拂,翻开淡黄的扉页,字里行间,已辨认不出是哪个朝代的墨迹。就这样,从日出看到日落,从破晓看到黄昏。在这样风起云落的岁月里,独守一份幽静。

下雨的日子未必都是伤感的。可以在屋子里,一个人,守着简朴的柴门,试用新火煮新茶,品味着内心独有的意境。抑或是,翻一翻前朝故事,看一看今日新貌,摊开一张纸笺,用心去书写。

在高压的学习生活中,未必总是枯燥的。可以在某个闲致之时,与朋友,赏一处姹紫嫣红的景色,读一卷赏心悦目的宋词。停留是刹那,转身即天涯。

冬日的傍晚,晌午的太阳刚刚隐藏在浅淡的云层中,缓缓地在西边坠落,露出一抹金色的丝带,缠绕的行人的身旁,染黄了脚后跟,冲进了喧闹的教室,又翻起了新的篇章。

校园红梅树下,花儿开得正旺,沁人心脾。我和朋友,坐在树下的石凳上,有说有笑的。腊月里的寒风肆意地狂啸,吹乱了头发,吹落了梅花。林荫大道两旁,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车辆,对于这般美好恬淡的景色,匆匆一瞥,就过去了。眼前的浮尘,拭不去,拂了还满。

“该走了。”朋友起身看了看表,又看了看花。

“嗯,走吧。”我喝下最后一口花茶,看了看花。

我们手挽手走在校园里,低眉含羞,携一缕暗香盈盈而过,拾一份恬淡轻盈婉转,一杯柔情,眷恋无限。寒风又吹乱了头发,吹落了梅花,吹不散,我们脸上的笑,欢乐的笑。

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这我大抵是知道的。可是,大多都是知道容易做到难。待到真正做到之时,雨打芭蕉的梦,也早已醒了。

行走在绿荫大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朝前望去,尽是辨不清的风月情愁。 对于此情此景,此景此情,我又想躲避,又想逃离。我想借此,作为一个绝佳的理由,钻进文字的国度。最好可以,焚书取暖。

在冬季苍白的天空中

听见岁月流淌的声响

寒风拂过耳畔

述说的

已不是炎炎夏日的从前

那些不敢展望的未来已成了过去

那些没有可能的岁月已成了现在

黄绿色的旧叶上

落下了透亮的水珠

一滴接着一滴

沾落了泪花

西北的方向飞来十二只候鸟

在苍白的背景下

渐行渐远

曲终人散

雪夜里,晓星沉

仍有孩童嬉笑声

点亮了四面的风

带着童真到世界去

给予温暖,带来欢笑

乐观一点。肮脏的淤泥里都能开出洁净的白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何况在这繁杂的人世中。

梦醒了,未必都是坏的,打开心门,到世界去,或许会看到,意料之外的惊喜。

“繁华尽处,寻一无人山谷,建一木制小屋,铺一青石小路,与你晨钟暮鼓,安之若素。”有多少人总喜欢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可见,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块平静安宁的圣洁之地,每一张面具的背后都有真诚的笑脸。只是,每当裸露的心灵被伤的体无完肤,便会带上面具,重复着那些面无表情的微笑,以及麻木的眼神。

孩童总是欢的,孩童也总是善的。小的时候,很天真,很单纯,很干净。没有世俗,没有城府,没有面具。那时的我们,白纸一样的,简单而又美好。

童年的雨花石拨开了岁月的旋律,叮叮当当,洒了一地。我不知道,这些残缺的碎片,是否能拼凑出一段完整的记忆。小心翼翼地拾起一片,记忆里,那些清亮的往事,又载着缤纷的肥皂泡,缓缓浮出水面。

记得,喜欢在午后的庭院里,看母亲晾起,一件又一件,小小的画布衣裳;喜欢和树下的秋千一起晃荡,从数盛晃到树衰,毫不厌倦;喜欢和邻居家的小花猫聊天,我们一起躲在墙角抓着泥巴,玩着毛线,一直到大人们怒气冲冲地过来,伴随着他们的呵斥声离开。

然而,转瞬之间。这些欢快而又美丽的时光,都留在了那个叫童年的岁月里,一去不复返。

回忆,即使是绳子,也是用来攀爬的,而不是束缚。既然已成了过去,何必不好好珍惜现在,期待自己的未来。本是追梦的年龄又怎可妄自蹉跎流光,虚度不得。若不然,带你将年华交付,岁月又会转身弃你而去,只是回头的那一个转瞬,无影无踪。

我们常说:“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倘若往好的方面想,无论往事多么浓烈,还好岁月宽宏,都用时光流水将它们冲淡,不落痕迹。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够洗尽铅华,最好可以,预支一段如莲的时光,哪怕将来的某一天要加倍偿还。我更希望,在这纷乱的人世间,能够多一些欢乐,多一些笑脸,多一些温暖。如果我能的话,我愿意牺牲自己,洗尽铅华,让这世人用孩子的眼睛到世界去,不用揣测,不用掩饰,更不需要面具。

展开一张纸笺,写下这样的诗行:

人生苦短看黄昏,转瞬间,流光不见。

浮云拭梦梦初醒,斜阳外,风烟推却。

雨打芭蕉钟会断,到世界,温暖人间。

良辰美景奈何天,在人间,乔木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