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于繁花
初一 散文 1361字 39人浏览 铁血令狐霞

盛于繁花

我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坐在书桌旁安静地写字了。太多的纸醉金迷盛世浮华迷乱了我的双眼。一天,又一天地穿行在灯红酒绿车水马龙中,忘记了感动,迷失了自我,遗落了爱与真诚,不再去回想露珠的寂静之味。

麻木,逐渐抽走了我体内的氧气,我的右手窒息在了这种奢华的生活中。乌鸦遮天蔽日地飞过,鸢尾在霓虹灯的阴影下唱响挽歌,成群的飞鸟衔起所有的忏悔和祷告,在不被阳光覆盖的角落将其拧得粉碎,只剩下一座沉睡的城池和尘埃落定的寂然。

一年前的这个季节,刺骨的寒风沿着墙角划过无边的荒芜,僵硬的幻想在冷雨中被点点洞穿,而就在那一片索然中,我登上了同龄人无比羡慕的位置。我站在那里气宇轩昂,目空一切。但我忘记了,看似停止的岁月却在永不停止地奔流,而我,只是其中渺小的存在。

当我清醒过来时,岁月已经碾过四季,我剩下的,不过是一场浮华一场梦和不是归人亦不是过客的尴尬,而曾经被我丝豪不放在眼里的人却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地实现了曾经我的梦想。

带血的翅膀化为浮云,折翼成无力的挣扎,我的未来也在无尽繁漫长的时间里,由内而外地崩塌。我终于明白以思想代替行为的代价永不可能成为英雄。这样的人,注定只能比坦特鲁斯更堪饥渴比西绪弗斯更枉费心力。

我看着一片一片瓦蓝的无语天空一川烟淼逶迤到地平线,那是天使的眼睛圣洁的泪。

面对这前所未有的无力,我该怎么办?

偶然拿起塞万提斯的作品,在翻开的刹那,满天乌云消失殆尽,现在我不得不承认他对人性矛盾的深刻挖掘是无人可比的。我就像那桑丘一样,浸染了某些骑士精神,从而终日沉湎在乌托邦式的幻想中,疯狂地脱离生活。就像一个五光十色的泡泡,越吹越大,越飞越高,直到在空中砰的一声炸个粉碎,才想起自己原本只是一滴平淡无奇的肥皂水。曾经那些看似沉熠无比的岁月也如此,在被我回忆的时候,慢慢褪掉了表面的光华,在某个角落变成暗哑的黑白。 五

堂吉珂德在临终前从未有过的理智:去掉幻想,回归现实。

是的,这就是我该做的。

看着镜中的自己,苍白的手干净而冰冷,柔软的头发安静地耸在额前,单薄的外套像金墨般纯粹,粗布裤子上整片的黑色不羁地绽放,干净利落,一如破空飞鸟的促鸣。这一夜,我以一种从未有过的内敛,滋生出人生最沉默的恕放,昭示着另一个我一个现实的我的回归。

岁月被两根针钉住了肩膀,又回到了一年前一样的生活,生命被局限在二进制式的轮回中完成两点一线的往返;心满意足地抱着足以窒息的梦想,让试卷,单车和可乐,填满生活。然后是千军万马奔向不远的未来,一座宁静的象牙塔。

这种改变看似失去了很多精彩,甚至放弃了一个美丽的花花世界,但放弃才会得到,得到幸福就像是村上春树笔下简单的仓鼠,它不会明白冬季漫天呼啸的大雪和肆掠而过的寒风,只知道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夏天喝掉一个游泳池的奶茶。

我庆幸重新触地的回归,脚下是厚厚的落叶,那片遥远的碧落,还是一如既往地停留在那遥不可及的地方。我的文字也伴随我沉了下来,完成了最有意义的一次蜕变。记得曾有人说:对于陌生客体的记叙能力,我们都勿需质疑,而浮华过后的沉降,才是一个作家走向成熟的开始

嘿,这孩子,说不舒服这么迟了还不睡!

妈,多久才会有春暖花开

傻孩子,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啊。

那为什么还是会冷呢?

春天已经来了,不信去看阳台上的花啊。

泪眼朦胧中,几簇黄色小花在寒风中开得蓬勃旺盛。

然后镜头拉长,画面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