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暗香
初三 散文 4字 34人浏览 hgj910

【导读】倏忽间,仿佛有柔软的水,在我的心底缓缓地漾开去。这个与春无缘的花,总是在最冷的瞬间绽放。它与我一样,头上是阴郁的天空,身边是污浊的流水。

这个寒冷的冬天,似乎太漫长了。记得去年的暖冬,总是矫情地盼着一场雪。今年,一场又一场的雪,在我不再期待的时候,悄然降临,却已不能为我带来一星半点的惊喜。不成气候的小雪,零星而又仓促,掩饰不了人间纷扬的尘埃。小雪过后的冷,在日子的孤独清寂中,更是一寸一寸地蔓延。

清晨,难得一次的步行上班。

尽管绕了点,依然不假思索地拐上了河边那条小路。其实所谓的河,不过是一条生活排污沟而已。河两岸,也不过是一些烂熟于心的风景。但是,我喜欢。比起那条大清早就有大车小车不停往来穿梭的大路,我更喜欢这条少有人迹清静偏僻的小路。

河边的柳树,让我无论如何,也忆不起它们在春光中婀娜摇曳的身姿。干瘦的枝条,坠着几片要落不落的枯叶,在淡淡氤氲的雾气里,无精打采地低垂着。榕树虽然顶一头与冬景不相称的绿叶,但是那绿,却绿得颓废,绿得萎靡,每片叶上,都积着一层薄薄的尘灰,似乎昭示着不可抗拒的病容。它们,多像此刻的我啊。在日子的倦怠中,没有希望,也没有了更大的绝望。当人生的冬季来临时,只是按照命运的安排,踩着季节的轮回,在麻木和淡漠之中,走过重复的每一天。

突然想起了去年冬天,与我在此处擦肩而过的一对老夫妻,只是此时,早也寻不到他们的踪影。当初,看见头发斑白的丈夫,面对拄着拐杖艰难行走的妻,用心痛的眼神,与她交流着隐藏于内心深处的关心时,我竟是无法言说心底翻滚的激动。相濡以沫!相濡以沫!我喃喃地念着。那个晚上,熬着夜写下一篇文字。我是多么地迫不急待,我要所有能看见我文字的人,都能分享到曾给自己带来感动的遇见。在我的眼底,他们的人生是没有冬天的,一年四季,他们都在彼此眸里的春天里,平静地温暖着。那温馨的场面,经过文字的晕染,一点点地消融着我内心冰结已久的霜冻。

而今天,当我再次踏上这条小路,当初的镜头,宛如檐角的风铃,叮叮当当,在我的记忆深处清脆地回响。我以为,我早已忘了。似乎,我的日子,日子里的每分每秒,都只是拖着沉缓的步子,寂寞地行走在冬天的寒冷里。走啊,走,怎么也找不到哪怕是一个狭窄的出口,更别说寻到春的芳迹。心里潜滋暗长的失意,犹如一天天失去水份的枝叶,不再期待春暖花开。

隔岸,不知是谁,升起了一堆炉火。红红的火焰,正在费尽心思地向上窜掇着,跳跃着。可是,无论怎么的努力,它也烤不暖仅隔一河的我。笑笑,释然。一直以来,我卑微的笔,服从于内心的安排,犹如拾起一个个柴禾般,俯身拾起一个个的词语。点燃它们,试途自不量力地温暖这个寒冷的人间。可是,一堆柴禾,在苍茫的大地上,又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它仅有的一点点微弱可怜的温度,连我自己都无法暖和,又如何去温暖行走彼岸的人? 心,犹若燃尽的灰烬,没有了的温度,更撩拨不起一点点的火星。

那暗香,那丝丝缕缕的暗香,就在此时,在此刻,在我猝不及防的刹那,悄然袭来。 是腊梅!

我几乎脱口而出,心里颤颤地掠过丝丝的惊喜。虽未见到它娇小的姿容,它的香,在这阴沉的清晨,却已先声夺人地幽幽浮动着。循香而去,但见那丛灌木后,三五枝疏影正横斜着。玲珑精巧的黄色小花朵,密密匝匝地点缀在枯瘦的枝桠上,不俗不媚,开得寂静。 倏忽间,仿佛有柔软的水,在我的心底缓缓地漾开去。这个与春无缘的花,总是在最冷

的瞬间绽放。它与我一样,头上是阴郁的天空,身边是污浊的流水,却是不怨不艾,只管静静地吐露清幽的芬芳。一树浓荫下的腊梅,在黯淡的晨光中,泛着淡淡的蜡般的光泽。那幽幽的暗香,正从片片细碎的花瓣上,若一曲静谧的旋律般,空灵地飘了出来。飘进我的鼻翼,飘进我的肺腑,也飘进我迟钝而又茫然的心里。

这个冬天的清晨,一如既往的寒冷。于冷清的空气中,嗅着缕缕的暗香,顿时让我有了醍醐灌顶的清醒。冬季再漫长,又有什么关系。就算炉火温暖不了我,我依然,还有冬的暗香,与我一起,行走在细微的感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