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在不言中作文
初三 记叙文 2201字 177人浏览 梦啊梦啊啊啊

尽在不言中作文

尽在不言中作文(一)

窗外下起了小雨,雨丝在空中轻盈地起舞,“沙沙”的歌声回荡在校园中。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那件往事又浮现于眼前„„

去年放暑假时,我报了补习班。一次因上课分神被老师点到回答问题。看着老师怒气冲冲的面孔,我吓得不知所措。我瞥了一眼>同桌,满怀希望的向她投去求救的目光。谁料她却扫了我一眼,又继续盯着黑板。正当我失望时,老师突然点到了同桌的名字。只见她“刷”的一声站起,流畅地说出了答案。当时我简直目瞪口呆,即刻就怒发冲冠。一下课,同桌便向我解释,我厌恶地瞪了她一眼,提走书包就飞快地离开了。回到家,我越想越觉得气愤,尤其是她下课时假惺惺的表情,弄得我更加恼怒。

以后的几天我们一直都没有说话,直至那个下雨的日子„„

那天雨下的很大,碰巧我又有些感冒,放学后却迟迟不见父母来接我。我失望极了,正准备冒雨回家时,同桌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我一见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只见同桌低着头向我走来,悄悄地递给我一把伞和一张纸条。我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或许是我吼声太大了,同桌愣住了。不一会儿,几颗泪珠便从她的脸庞滚落下来。她匆匆地扭过身去,奔向了雨幕,不一会就不见了踪影。望着眼前的瓢泼大雨,我一下子呆住了。我看了看手中的伞,悔意从心头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我在干什么呀!我为什么要对她发火?还是因为那天的事么?我也不知道„„“

我不知所措地打开了纸条,同桌那清秀熟悉的笔迹跃然而上,在信中,同桌向我解释了那天的事,她说她这么做仅仅是想让我受点教训,好以后上课认真听讲„„我读着读着,泪水便涌出了眼眶。晶莹的泪珠无声地滴落在了那纯白的伞面上,泛着亮亮的光,让我的心底暖暖的。

我总以为友情只能是轰轰烈烈,但这件事以后,我明白了在那不起眼的细节里,在无声的行动中,同样蕴含着纯真无比的友情。

尽在不言中作文(二)

“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这是俄罗斯民族诗人普希金特别出名的一首诗《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中我最喜欢的一句。

诗人的>幸福是什么呢?是为有人欣赏他们的作品而骄傲,是为有人听懂他们内心的语言而感到激动,还是只是默默地写着自己的诗,一年又一年写着自己的诗。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短短二十八个字却讲述了“悲落叶于劲秋”的浓厚的思乡之情。

这是词人,善于舞文弄墨,用简短的几个字,留下的却是无尽的思绪。我每读一遍,每次都有不同的感触。

只是同学笑我呆,“你个傻子,你我都还小管马致远什么事”或说“懂是懂了,也忘得快吧”每当此时,我只能无言,我不喜欢在读诗的时候念出声来,我喜欢慢慢地在心里默念,一遍一遍。有时真不懂那意思,也只是为那美妙的字眼而心醉不已罢了。

最近班上流行起郭敬明,我是没什么想法的。只是一次好友的签名忽然换成了“青春是一道华丽的忧伤”,我就觉得奇了怪了,怎么最近也没什么大事发生啊,咋就忧伤了呢?他用看火星人的眼神扫了我一眼,“没有吧,你这都不知道。老大,你是从哪个深山老林跑出来的?”

我始终是觉得不妥,青春那么美好,那么朝气,像绯红的黎明正在喷薄,现在很多作品都带有太多个人情绪在里面,客观来说简单大方,语言有点幽默,但无伤大雅的最好。太极端或太华丽的句子,我总是不太看好的。美丽的诗很多人都喜欢,就像美丽的蝴蝶翩翩起舞一样。但蝴蝶翅膀上是有毒的,而且越美的蝴蝶毒性越大。可能每个人所欣赏的有所不同吧。

作为一名读者,最大的幸福就是找到一本自己喜爱的书,安安静静地坐上一下午,一切尽在不言中。

尽在不言中作文(三)

有人说,母爱似流水般细腻,但我却要说,她也似高山般雄伟!

我记得林莉在《小巷深处》中曾写道,盲女收养了“我”,为“我”改变性格,不辞辛劳的努力工作,只是为了能供“我”读书,难道这都不是爱吗?她只是不在言语中表现出来。

回忆可能会悄无声息的跌落大海,可能有些往事会悄无声息的一去不返,可能岁月会悄无声息的偷走等待,但,母亲对我的爱永远不会改变!

还记得那时的五年级,每个人都在为理想中的初中奋斗,我也不例外。那天,一放学,背着我那如同炸药包沉重的书包,步履艰难地走出校门,顺其自然地找到到妈妈,顺其自然地脱下书包,顺其自然地递给妈妈,妈妈也顺其自然地接过书包,背在肩上。在这一过程中,我们谁都没有说一句话,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其实,我到现在才明白,原来爱,尽在不言中啊!

还记得那年冬天的清晨,我挑了一件我最喜欢的蓝色薄毛衣穿上,外面套了件外套,妈妈看见了,却说道:“今天天气转凉,换上这件厚毛衣吧!”我定睛一看,那是一件黑白相间的厚毛衣,我最讨厌那件毛衣,不假思索地回绝了妈妈。妈妈立刻由晴转阴,开始斥责我,我也不说话,不顾身后妈妈的斥责,“啷当”一声关上了家门。

来到学校,突然觉得有些冷,下意识的缩短脖子,拉长衣袖,双手不停的来回搓,在手边哈气。突然身后的同学轻声提醒:“你妈妈来了。”妈妈来了?不可能吧,早上我们还吵过呢!带着满腹的疑惑,来到门口,却发现妈妈手里依旧拿着那件厚毛衣,对着我微微笑着。仿佛早上的争吵只是一场噩梦,梦醒了,也不复存在了。

我的眼眶湿润了,妈妈也只是无言地走过来,替我穿好衣服。原来,一切都在不言中啊!

爱,有时也许是一个习惯的动作;爱,有时也许是一个深情的眼神;爱,有时也许是一种深沉的、无言的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