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太阳
初一 记叙文 989字 420人浏览 着装顾问培训

快乐的光源

我快乐的光源,便是姥姥在老家时用的那一只手电筒。 夏天那不安的蝉鸣,对大人们来说,那是一种自然界里使他们心烦意乱的可怕的声音。

爸爸在心烦意乱中出差了,妈妈在心烦意乱中上班了。那时我5岁,奶奶要照顾爷爷,姥姥与姥爷还身强体壮,因为我没人照顾,他们便把我接到妈妈的老家一个叫石湖镇 的地方。

石湖,小时候被我翻译成石头堆成的湖,那里是乡村,到处都是长得高高的白杨树,晚上,不用电扇也觉得十分凉爽。

姥爷家收割庄稼的场地是被整平的夯实的泥土“大场”。每天清晨,姥爷都把吃饭用的小桌子从屋里搬到那“大场”上,在门前高高的白杨树的阴影下。用土灶做出的大米粥,看上去晶莹剔透,也微微地泛着一点绿。雕着青花的湖绿色的大碗盛满了,在姥姥的夸赞下,就着再拿出只有我时来才舍得煮两只自家腌制的黄澄澄的鸭蛋,我吃下了满满的一大碗。

夏日的夜晚,清风徐来,姥爷姥姥便带着我来到村边白杨树林,去捕捉没有脱壳的蝉,炸出来,那是香喷喷呀! 没有月亮的夜晚,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姥爷举着那个老式的手电筒在林子里循着蝉鸣声,一棵一棵树的寻着,看看

有没有幼蝉,就是那种不会叫的暗里,姥爷说,会叫的暗里是不能听懂的,能吃的是那种不会叫的没有脱壳的幼蝉。依他从小捉蝉的经验,有会叫的蝉的树上,八成有不会叫的蝉。此时,使爸爸妈妈心烦意乱的蝉鸣对我们来说就是个美妙的音乐。期间,我们也上当了许多次,明明看到了蝉,走近用手电筒一照,却是它褪下的一层金色的外壳。但我在第二天,还是将这外壳拿出来向小伙伴们炫耀。

然而,5岁的我难免会发生点小意外。一次捉蝉时,我循着蝉鸣一个人不知不觉走入树林深处,猛地抬头才发现姥姥姥爷不见了。我从小很怕黑,哇地一下子闭着眼睛大哭起来,只觉得周围漆黑一片,紧紧包围着我,恐惧使我哭得撕心裂肺,更觉得时间过得漫长。突然看到去处的光点,听到熟悉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地喊着的我的小名,我惊喜地回应着。姥姥原来知道我怕黑,便去找姥爷拿手电筒。当他们走近时,我一下子扑到姥姥的身上。看到惊魂未定的我,姥姥笑了,却也心疼地说:“胆小鬼,你得要炼炼胆子喽! ”我却拿着手电筒摸个不停。我觉得它很温暖。

快乐的时光总是十分短暂的,幼儿园就要开学了,妈妈来接我回家,离别时,姥姥将那只手电筒给了我,我看见她眼里满是不舍。现在我也会常常回味那只手电筒在那晚一瞬间带给的温暖。

它就像太阳,发出像阳光一样温暖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