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优秀中考满分作文
初一 记叙文 5982字 103人浏览 Paris丶Puzzle

济南优秀中考满分作文 又是一年风起时

每到暑假,我总是回乡下老家看奶奶。奶奶家的小院,奶奶种的香瓜,还有在夏夜乘凉时,奶奶徐徐轻摇的小扇与带着浓浓爱意的微风……

记得小时候,最爱的便是在奶奶的小院中乘凉。每到了晚饭后,黑暗便渐渐笼罩了小山村,那时便乘凉了。山村就像一个将要入睡的婴儿,安详地睡在群山的环抱中。搬一张摇椅,躺在院中,远处田野里,各种各样的瓜果香气弥漫着……奶奶总是坐一张小板凳,坐在我的摇椅旁边,一把有些破旧的蒲扇徐徐地扇着、扇着,那柔柔的风带着些许醉意……。远处黑而沉默的山,天上明亮的星,乡村中黑暗处求知而蓬勃的生机……奶奶的收音机里冒出咿咿呀呀的京剧,我在奶奶徐徐地微风下,渐渐沉睡,徜徉其中……我童年所有的安宁与祥和,似乎全是奶奶徐徐的扇儿下柔柔的微风吹来的。

我渐渐长大,一年又一年,随着学业的加重,回老家的次数也少了。奶奶呢,仿佛也慢慢的变老了。

直到有一天,奶奶病了,我匆匆地赶回老家,奶奶正半倚在床头上“呼呼”地喘着,眼睛睁的老大,脸憋得通红……奶奶见了我,仿佛想起了什么,手摸摸索索地去身后拿什么,是把蒲扇,她艰难的举起扇子,慢慢地扇了一下,那柔柔的微风依旧那么慈祥,只是多了几分怎么也抹不去的衰老。

终于奶奶走了。

我又一次匆匆地赶回老家。那小院,那田野……一切一切,那么熟悉。可是,越熟悉,心越痛。

我站在院中,依旧是乘凉,大大的摇椅,旧旧的蒲扇,收音机中咿咿呀呀的京剧……田野中各种各样的香甜气息……忽然,一阵微风吹来,温柔地摇动地拂在我身上,那么柔那么安详……

又是微风轻拂,奶奶,那是你在云间为你心爱的孙儿扇风吗?

又是一年风起时

骤雨初歇,微风轻轻拂过湖面,层层涟漪荡漾开来,小径草丛中的野花茎叶洁净如洗,一尘不染,散发出微微清香。阳光透过疏疏密密的枝叶,洒落一地斑驳,在一树金黄下,是微风轻抚下你面带微笑的面庞,又是一年风起时,望着你的笑靥,我不由得想起那个清晨。

那是一个早起的清晨,轻轻推开门的我,看到你在厨房里给我热牛奶。你小心翼翼地把牛奶倒入小锅里架在炉子上,轻轻打开炉具。你用勺子搅动着这乳白色的液体,动作轻而柔,微风轻轻吹扬起你额头的刘海儿,我静静地看着你的脸。那神情比任何时候都美。不一会儿,牛奶咕嘟咕嘟地响起来,你面带笑意的脸又映在一个个晶莹的泡泡上,是那么的美丽亲近。

你把牛奶缓缓倒进玻璃杯中,那牛奶上便冒出了丝丝热气,你那笑靥朦胧地映在这模糊的水汽后面,阳光洒进屋子里,你那狭长的影子便映在窗帘上,是那么瘦削、憔悴,我不禁鼻子一酸。

接过牛奶,美美地喝起来,你静静地在一旁看着我,脸上挂着永远不会消失的微笑,像微风吹进我的心,我喝着香甜的牛奶,回味着香醇的母爱,那些被我忽略在尘封的记忆里的镜头,一幕幕重现……

杂乱不堪的房间总是被您整理地井然有序;悲伤难过时也总是您轻轻抚摸我的头发安慰我,告诉我“风雨之后见彩虹”;您给我的爱,如一阵阵微风一般,可以让我的春天生机勃勃,让我的夏天凉爽惬意,让我的秋天硕果累累,让我的冬天温暖如春。

现在唇边还回味这那杯香甜的牛奶,也让你在炎炎夏日中感受我带给您的微风。

骤雨初歇,微风轻轻拂过湖面,幸福的涟漪荡漾开来,好美。你的爱微风般拂过我的脸庞,幸福的涟漪在我心中荡漾开来,啊,又是一年风起时,但你的爱始终如一,始终未变伴我左右。

又是一年风起时

风起,拂过窗外繁密的绿叶,撩起一阵错杂的光影,把绿色送进了窗口。

母亲坐在厨房里和面,风偶尔吹起她的几缕发丝,我在一旁的台子上,发现了一盘择好洗净的小花。

白嫩的,因淋了水而显得晶莹润泽,像是一颗颗品质上好的珍珠,白色的花瓣还透着些青绿,被萼片半包着。有的已经开了,隐隐露出其中的嫩黄的蕊,娇羞的模样有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味。

“这是什么?”

“是槐花。”母亲将碎发拢到耳后,抬起头笑着回答我。“妈妈给你包槐花团子吃,你一定喜欢。”

面已经活好,母亲干活总是利落娴熟的,面团光滑,软硬恰到好处,她把那盆槐花倒进面盆,一点点仔细的揉,把颗颗小花揉进面里。

“妈?一开始就把面粉和槐花放在一起揉,不是更方便吗?”

“那可不行,什么事都得按部就班地来,有先有后,先放进槐花揉得久了,那香气可就保不住了。”

我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碎发被风拂起,被阳光镀上金色,那个平凡的身影,看起来却如此深邃。

母亲蒸好了,萦绕着薄薄的雾气,那雾气团绕,时而又被微风吹散,我拿了一个,咬在嘴里。

“啪”槐花就像在我的嘴里绽开一样,一瞬间,迸发出无与伦比的清香,充满着我的口腔,在我的舌头萦绕,久久不散。

“妈,这样的小花,怎么这样香?”

“这可是孕育了一整个寒冬的阳光、温暖、青春和爱呢!”

我一怔。

孕育了一整个寒冬……

一整个难觅难觅阳光的冬季,疯狂的汲取养分,就是为了在阳光骤现得春夏绽放这孕育已久的浓郁香甜。 风吹散了我的思绪,飘散到了窗外的世界,摇动着槐树卵形的小叶,露出缀着的串串白花。

“叮”我仿佛听到了风的吹拂下,风铃似得槐花碰撞的声音。

这个夏天,风又起了。

又是一年风起时

每一层荡起的涟漪,都是风的过往--题记

你总说,我和你的身高成反比。6岁前,我是个小不点要“仰视”你;9岁时,我与你平肩,平视你,长大后我的身高早已遥遥领先,我要“俯视”你,你陪伴了我的“乳牙下岗新牙接班”,你是我的“咿呀”学语的功臣,又是我童心未泯最爱的外婆,你带来的幸福随着小风已无限上升……

你对养生之道颇有研究,饭前会端着一碗漂着鸡蛋花的汤说:“饭前一口汤,胜过开药方”。时值夏末,我被你裹得像个棉花糖,你说:“春捂秋冻,这个感冒流窜的季节切切勿换上薄衫”。一日,我偷偷脱去线衣,结果“鼻涕横流”,你勾勾我的鼻子熬了碗姜汤给我喝。翌日我又恢复了活蹦乱跳的淘气样。自此,我便笃信你的什么“一天三个枣保证身体好”“多喝水多吃姜葱”等养生方针,茁壮成长。我想,中考我的实心球满分也有你的功劳吧!

你和鲁迅的阿长妈有着迷信的共性,我仍感觉到扑面而来仿佛“狗吃肉猫吃鱼奥特曼打小怪兽”的幸福。年三十,你紧张兮兮地示意我不要乱动,时辰一过你告诉我那是“岁”来抓小孩的时间,你给我戴上护身符喃喃什么才放心。你还过洋节,圣诞节那晚你洗净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放在我枕边并祈福我平安,我笑你什么节都信,你乐呵呵的回答要赶上潮流。外婆,你知道吗?有了苹果的陪伴,美梦也蜂拥而至……

清风掠过,夹杂着幸福的味道……

你手中的针线似乎从未停过。每年春节你总一家老小分发你做的花袄。舅妈还开玩笑让你闲暇时开个“好婆婆服装店”呢!你还教了我一点针线活,我学着编了一只手套,中指比大拇指粗,小拇指比中拇指长,但你仍一脸满足直夸我手巧。你包的饺子那可是“金不换”,一阵风徐来,韭菜的香又飘来了,我嘴边又有口水啦!

泰戈尔曾说过:“大树的影子再长也离不开它的根。”没错,亲爱的外婆,你用无微不至的关怀陪伴且沐浴我,使我茁壮成长,我离不开你……

又是一年风起时,风中伴着你的叮咛,你的祝福,还有那抹不去的爱早已温暖了我的心房。坐在考场中,又不由得摸了摸胸前你给我的护身符,心中的温暖又再次油然而生。

又是一年风起时

清晨的风夹杂着艾草的香气吹入我梦,我醒来,迎接端午节,也勾起了我的回忆……

去年的这个日子,春风同样温柔,所不同的是,母亲买的艾草比平时要多,一部分已经挂在了门上,另一部分被母亲认真的装成几小包,我不解的问:“妈,这些艾草是干什么用的?”母亲睁着大眼睛神秘地告诉我:“听说用艾草擦眼睛对视力好,你呀……”母亲话说一半,就被我打断:“哎呀,妈妈呀,你讲究点科学好不好,这些都没用,再说我的视力用不着……”我不由得停下了,这话是不是太伤母亲的心了,我心中忐忑不安。一阵大风从窗帘外呼啸而过,击倒了窗边的瓶子,我急忙离开客厅,却不知所措,母亲一直摆弄着艾草,没说一句话。

我以为,母亲对我的话一定很失望,也许会放弃这个土方法,可是到了傍晚……

母亲在厨房忙碌着什么,我走到她身边,还没等我开口,母亲说话了:“来得正好,我给你准备好了。”我低下头,只见透明的盆中清澈的水上漂着片片艾草,虽然小,但是密密地排开了整个水面,葱绿的颜色映入眼帘,在我的心中跳动着,不知母亲从哪里买来如此鲜嫩的艾草,不知母亲挑选了多久,抬头看看母亲,傍晚的风吹来,吹乱了母亲的发丝,母亲的发根白了,我的眼前湿润了,为了不让母亲看到我的眼泪,我低下头,摸起一片艾草与眼睛摩擦着,那么温柔,好像母亲的手,母亲的眼神,母亲的爱。

伴着艾草浸泡过的水合我的泪,我抬起头,风吹过我的脸,有种前所未有的清凉,艾草的效果真的不错,至少我看到了母亲的爱。

像母亲一样,我用温水,将艾草浸泡,在每个傍晚,我将她端给母亲,那一刻,心中的风刮起,我心潮澎湃,晚霞的余晖闪烁在我和母亲的瞳仁里。

这一刻的风,有种爱的味道蕴含其中。

母亲的爱啊,就像这带着艾草香气的风,时刻在我周围。

每当春风刮起,我都会想起母亲的爱,永远不变的感觉!

又是一年风起时

一直以来,我都围绕在爱的清风中。清风又起,我穿着妈妈亲手织的毛衣,披在肩上的是她巧手织就的爱。因为那双手,我更加坚定,我一直都沐浴着爱的春风中。

忙完了家务活,一家人聚在一起看电视,妈妈似乎被那幽默的情节逗笑,一双手捂在嘴上咯咯的笑,原本在一旁的我凝视着妈妈的手,脸上的笑意停滞了。那双手,竟是如此这般的粗糙并失去了光泽。我微微一怔,那零碎的片段跳跃在脑海中……

现在许多妈妈早已不为孩子织毛衣了。每年,我仍然穿上妈妈亲手打的毛衣。入秋了,忙碌了整日的妈妈找出冒险开始为我织毛衣。白炽灯时明时暗的昏黄的光线打在妈妈的身上,她勤快的影子里写满了温馨,一针一线,一针一线,妈妈手上的迅速带起了一阵风,我知道,这迅速里写满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爱。她的纹里写着一种满足--是啊,很快就要织好了。

妈妈好像一位作家,毛线是她温婉的文字,成篇成篇都写满了关怀;妈妈又好像一位园丁,毛线是她心爱的花朵,一针一线都倾注了温暖。她粗糙的、满是厚茧的手停下,抚摸着她的优秀成果,又用粗壮的手指按压手上的穴位休息休息。“来,宝贝,试试看合不合身,这毛线的颜色可是你最喜欢的呀!”我欢喜地穿上给妈妈看,妈妈喜笑颜开,她以一种粘稠的温情望着我,不住地絮说:“好看!确实好看!”毛衣穿在身上,心上似乎也吹起一阵温暖的清风,这是让我深深沉醉的爱的暖风……

蓦然想起,电视的声音渐渐消失,脑海中清风般温暖的事例再次映入脑海。妈妈总是用那双伤痕累累的手为我烧得一锅好菜,令我一饱口福;雨天,妈妈用厚实的手为我撑伞……一想起她的温柔,,便让我双眼看不清楚,正是这点滴关怀,在我心上,吹过一阵温暖,卷来一阵爱的芬芳。

又起风了,我不会再忘记,不会再忘记妈妈编制的爱,谢谢您,让我在爱的分钟成长,让我沐浴在爱的和风里,心怀良多感激。

2008年中考作文

2008年山东济南中考作文满分作文:《偶然的发现》

父亲是浩瀚的大海,我则是大海上的一叶小舟,虽整日在大海的怀抱中航行,可我竟读不出大海的博大,直道那个夜晚……

那天黄昏,父亲将年迈的爷爷从乡下接来,商量着要给爷爷整修房子。爷爷的一生是辛苦的。他当过建筑小工,卖过苦力,硬是用黑馍将父亲送进大学的门槛……每当父亲提到这些,他严肃的脸上竟有几丝温柔,冷峻的眼中竟含着闪闪泪光。

那天,晚饭时,平素严肃的父亲敬格外随合起来。它不仅慢条斯理的合爷爷说话,不时地给爷爷酒,向爷爷碗里夹菜,还将爷爷碗里的鱼刺挑出来,嘱咐妈妈下顿饭多做些烂熟易嚼的饭……“爸,一定要吃饱啊!”父亲轻轻地说。我分明看到爷爷的眼圈红了。

吃完饭,父亲说爷爷好不容易来一次,让我放下手中的作业 和他一起陪爷爷。我坐在爷爷旁边,父亲给爷爷端来一杯热茶,听爷爷说着家乡的往事……父亲时而插话,时而沉思,脸上时而洋溢着幸福,时而表现出乡愁….. 父亲端来一盆水,给爷爷洗脸后端来一盆热水。他轻轻的脱下爷爷的鞋,慢慢的将爷爷的脚放在水中搓洗,爷爷到有点不适应,他抖了一下,说:“我来时你娘说了,儿有出息啦,所以你不要给我洗脚了,人家笑话。”父亲呆了一会,说:“爸,可我还是您的儿子阿!”说这话时父亲脸上洋溢着快乐与骄傲,而爷爷眼里却盈盈闪动着幸福的泪花。

洗完脚后,父亲将爷爷搀进房间,把毛巾被换成了毛毯。那晚,我再也无法入睡。父亲的一系列动作与话语在我脑海里时时闪现,那是一次偶然的发现,我愕然发现了父亲温柔的一面。那些事不是偶然,因为父亲对爷爷的爱永远不变。

那次偶然的发现,将使我了解父亲的开端。那次偶然的发现,将使我开启人生之门的一把钥匙,那次偶然的发现,将是我一生中的一笔宝贵财富。

偶然间,我发现父亲温柔的一面,我看到的也许是父亲的一个剪影。不过, 我要为自己的小舟装上风帆,我扬帆起航,在父亲的大海中潜心研读父亲对“爱”诠释,用以开启人生之路!

爸爸的车上总会系着两条短短的随风飘舞的红布条,与川流不息的其他车辆显得格格不入。看到这样鲜艳的红,我总会微笑,我感觉它是在飘洒一路的温馨。

奶奶家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那里有一个习俗,在车的后视镜上系两条红布条,开车的人就平平安安,这样浓浓的温馨和深深的牵挂自然是奶奶做的,从小到大我一直这样认为。

夕阳西下,天边那抹浓浓的红色弥漫开来,连路旁的积雪也被映的朦胧、美丽。后视镜上的红布条今天格外活跃,挥舞着手臂兴奋得打着转。我看着他开心地笑了,都到了大年三十,又到了和爷爷奶奶团聚的日子,细心的奶奶又要为爸爸系上新的牵挂。

丰盛的年夜饭自然少不了,橘红色的灯光下,一家人幸福的笑着。我独自走出房门,准备欣赏期待已久的绚丽的焰火,偶然间我发现爸爸车前有一个黑影:花白的头发,厚重的中山装和有些破旧的棉鞋,颤巍巍的立在雪地里。事爷爷! 他慢慢得弯了弯腰,印象中高大的爷爷竟是如此瘦弱,像一棵枯萎的老树,似乎风一吹就会把它吹倒。我心里生生的疼,多像过去扶爷爷一把。但好奇心使我选择静静等待。爷爷小心翼翼地把后视镜上的红布条拆下来,像珍宝一样塞在口袋里。沉默了一会儿,他抚摸着爸爸的车,抽出两条新的红布条。难道这么多年来默默地关心是爷爷?

印象中,爷爷和爸爸根本不像一对父子,他们从不问好,也很少说话,只是每次送我们回家时爷爷深深的凝望中,似乎充满深情,爷爷总喜欢拉着我的手,用他满是皱纹的手轻轻摸着我的头,嘴里絮絮叨叨:“多聪明的孩子,向他爸一样……”

爷爷在思索着布条的系法,小心的系上去,又摇着头摘下来, 重复着好几遍,才心满意足的紧紧地打了两个结,悄悄离开了。留下那团跳动的火焰,温暖着这寒冷的冬夜……大年初一爸爸单位上还有任务,我们不得不离开那里,我望着后视镜里爷爷的身影渐渐远去、消失。

这偶然的回望,让我忽然读懂了爷爷深深凝望的眼里那份深沉的爱,在风中飘舞的红布条依然火红,温暖着我们的心。爸爸伸出手轻轻摸着那团火焰,我从她那嘴角的微笑似乎也读懂了爷爷那同样的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