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去了
初二 记叙文 4506字 69人浏览 summer33301

1 流淌在逝去岁月里的温馨

生命中总有一些温暖的,如珍珠般散落。在那个温馨的日子里,我感到了母亲对我的爱,天荒地老,难以割舍。

━━━━题记

没有星星的夜晚,月亮孤零零地挂在天上,我也孤零零地坐在窗前,月亮淡黄的银光照在我脸上,似乎把我的心照得更酸更痛。我为什么会难过?不过是自己点了支生日蜡烛,却没人和我一起吹灭它,一行泪猝然而下。妈妈偏偏在今天加班。

突然,从门外传来一阵轻轻脚步声,是妈妈回来了。我暗暗吃了一惊,但马上抹了把泪,跳上床,把头深深地埋进被子里,我决不能让妈妈知道我哭过。门“吱”地打开了,妈妈轻轻地走了进来。她坐到床沿边,轻轻地托起我的头,理了理我的头发;—双温暖的手,慢慢地抚摸着我的头发。我偷偷地看了看妈妈的脸,还有那目光。我却觉得更委屈,既然这么“关心”我,为什么不陪我过生日?想到这里,我故意翻了个身,把被子蹬到地上。月光依旧是那淡黄色,一闪一闪的。妈妈叹了口气,捡起被子轻轻地拍了拍灰重新给我盖上,然后吻了一下我的额头,放了一样什么东西便出去了。半晌听不到动静,我睁开眼睛,转过身,发现妈妈留下了几本书和一张字条。那些书全都是我喜欢的文学作品,,我简直陶醉了,随后我才去留意那张字条,上面的几行字映入眼帘。

女儿: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实在是抽不出时间陪你,你在怪妈妈,对吗?原谅妈妈。这几本书是妈送你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我看着看着,不由地对对刚才的行为感到内疚,又是一行泪。母亲那样努力工作,学习,我却责备她。又看到那缕月光,也变得温暖起来,柔柔地,照亮我的心房。像一股清泉,流入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偷偷打开房门一条小缝儿,对面房间的灯光还亮着,妈妈还认真地在电脑前修改研究生的论文,那专注的神情使我心头一热,热泪盈眶。我轻轻地地走出房间,给妈妈倒了杯热奶茶,把对妈妈的关爱、理解统统融进了热奶茶端到妈妈面前时,妈妈那双微微红肿的眼睛惊讶地看着我,还有微笑,闪耀着泪光。心中那莫名的感动,我忽然发现母亲的笑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像那温柔如水的月光,灿烂地笑。

又想起那温柔的微笑,那丝温柔的月光,在没有繁星的夜晚淌入我的心房,让曾不懂事的我成长。

流淌在逝去岁月里的温馨

小时候每年暑假,妈妈都会趁太阳‚发飙‛之前领我到乡下外婆那避暑。外婆屋前有几十株树木,枝繁叶茂,树距不大,因此伸展过度的树干总要交叉起来,活像一群勾肩搭背的好兄弟,撑起数十米荫凉。阳光滤过树顶覆盖得密密麻麻的叶儿,徒留几点零星。树上蝉鸣狂响,似乎要炒火整个夏天。

‚泥鳅‛计划

我总是到处玩耍,没个规矩,因此衣服向来是脏兮兮的。外婆见了,总是开玩笑地说:‚你瞧你,灰头土脸的,多像在土里钻来钻去的小泥鳅。‛

屋里若是飘出芳香,八成外婆又要唤我吃饭了。我一直很疑惑,人为什么天天都要吃饭呢,而且还是一天三次,烦死了!对于小时候厌食的我来说,每顿饭都像灾难。因为外婆总特爱为我夹菜,每次饭才刚刚盛好,我碗里就迅速堆起一座绿色的小山丘,也不管我爱不爱吃,就是必须吃光光。

2 哎,用脑子想想也该知道,我若是这般听话的孩子,又怎会养成厌食的习惯呢?

这天吃饭时,我吃没多久就大喊:‚我吃完了!‛然后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外婆一惊,这孩子吃饭这么快?一看,碗里的饭菜还满满的,什么都明白了。 我本以为离了饭桌,这劫就算是逃过了,谁知外婆捧着碗追了出来,苦口婆心地说:‚小蕊呀,一定要多吃才能长得高高的,挑食厌食的毛病可得改改……‛还不时向我伸来‚慈爱的手指‛,把我抓住,然后喂我吃饭。我那时皮得很,怎么都不肯听话,抓着没多久便又给跑了,几番来回,外婆也累得慌啊,心想这方法吃力又不讨好,的确是笨得很。

不久,她便想出对付的法子了。要不怎么说人都是‚吃一堑,长一智‛的动物呢。

又到了吃饭的时间了,我进了屋却见外婆把椅子拉到门口去吃,甚是不解,转念一想,大事不妙呀!她堵了出口,等会让我往哪溜呢?我脑子里灵光一闪,装出肚子疼的模样,嘴里还直‚痛苦‛地叫唤。外婆一看,那个揪心的呀,赶紧放下碗筷就跑去卧室拿药了,回来发现我已没了影,这才知道上了当。

外婆说我真像只泥鳅,一不小心呀,就溜走了。

星星的下落

那晚,村里停电了,我们在屋前纳凉,外婆抱着我在藤椅上摇晃,一手摇着扇子。

躺在路上的树叶缓缓移动,传来‚沙沙‛的声响,于是风的行踪暴露无遗。 我很惬意这样的情景,抬头仰望那片没有边幅的墨蓝色天空,却没有看见星星的踪影,只有半轮上弦月在俯瞰大地。

稚嫩的我指着夜空,有些沮丧地问:‚星星的家也停电了吗?‛

‚不是。星星约好要一起去玩,所以就把家里的灯关了。‛

‚原来星星和我一样贪玩呢!它们在哪玩,可以带上我吗?‛我眨眨眼满脸期待地问。

‚当然可以呀,因为星星去了你的梦里。‛月光照在外婆的脸上,那些深浅不一的皱纹如同小蟹爬满她的脸颊,可她微笑起来,让我感觉是如此温馨,天上那半轮上弦月就仿佛是她此刻弯起的眉毛。

我浅浅地重复着,竟真的就这样安然入睡了,去了我的梦里……

仙人掌的价值

读书的日子里,我会时常想念起外婆,也会常常给她打电话。

一天,妈妈从外婆那回来,把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递给我,然后神秘兮兮地说:‚这是你外婆让我带回来给你的,外婆千叮咛万嘱咐的,叫我一定要把它平安地交到你手上。‛

我好奇地打开盒子,是一盆长得十分健康的仙人掌。

妈妈说:‚外婆说你这个‘电脑迷’,一开电脑就欲罢不能,电脑辐射厉害,把仙人掌放在电脑桌上,可以减少辐射。我说这也许是道听途说,没有依据,可你外婆执意要我带回来给你。‛

眼前的视线不觉变得朦胧了。

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有这么件东西,或许它平凡无奇,或许它毫不起眼,可它在你心里却依然有着举世无双的价值。

3 岁月,是无法随着时间的浪尖漂泊回从前的,因为,逝去了就是逝去了,可那些流淌在逝去岁月里的温馨,却仍在温热我们的胸口……

——后记 流淌在逝去岁月里的温馨。

我和她之间有一堵无形的墙。那墙随着时间的流淌越发地厚重,从此,我看不见她的喜怒哀乐,更看不到也感受不到墙那头她对我的关怀。她,就是我的化学老师。

天,阴沉沉的,看似要下雨了。窗外的操场上,同学们正尽兴地释放着自己的青春活力,而我却愣在数学老师的办公桌前,两眼直直地盯着自己的数学试卷,心里一个劲儿地在埋怨着自己为什么没把数学考好。我的心情坏到了极点,感觉自己现在似乎正处于严寒的冬天之中,恨不得将那份可恶的数学试卷撕个粉身碎骨。数学老师对我所说的话我几乎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嗡嗡作响,头昏昏沉沉的。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忽然没了声音。原来,数学老师已经给她的谈话画上了句号。我悄悄地长吁了一口气,心想:终于可以离开这让我又惊又怕又难堪的办公室了。

“有空吗?到我这儿来一下,好吗?”转身间,一声轻柔的声音飘入了我的耳中。“这似乎是我们化学老师的声音呀,是老师是在叫我吗?我不应该这么倒霉吧?又要被老师找?天啊,我可不想再在这办公室里呆着了。”我狐疑地抬起头,发现化学老师正注视着我,我连忙低下了头,抬腿就向办公室外走去。“对,就是你。你有空吗?到我这儿来一下,好吗?”耳边又传来这声音,只不过分贝稍微大了一些,但仍掩盖不住其中的温柔。我抬起头,这次正好与老师来了个眼睛亲密接吻,老师脸上还荡漾着淡淡的笑容。老师的那眼神,那笑容如同鲜花一般散发着芳香,顿时我感觉芳香溢满了整个办公室,也漫到了我的心中。噢,那是化学老师在叫我!我不由自主地转过身来,向她走去。

“最近化学感觉如何?”我怔住了,自己心里很清楚,在化学上,最近脑子里是一团豆腐渣,但由于心灵间的那道无形的墙,我一直回避着她,更不用说主动请教问题了。她这一问,似乎将那道墙削减了不少厚度。我如实地告诉她:“那个有关纯度的计算题我有些搞不清楚。”她一听,二话不说,拿起纸和笔,给我一一道来。她的笔尖挥舞着美丽的线条,这些线条犹如春天的藤蔓,不断蔓延,我感觉我的春天不远了,温馨在老师的笔尖和话语中不断酝酿,注入了我的心田。

老师一个知识点一个知识点地讲着,手中的笔也一个劲地写着,嘴里一直在问:“懂了吗?”可是她的每一次发问,迎来的都是我那漠然的表情和我那无奈又接近崩溃的摇头。我的脸热得发麻,泪在眼眶中打滚,但始终没有落下,我隐忍着喉咙里的一阵阵刺痛,觉得自己特不争气,这么简单的题目都搞不懂。她仍然不断地给我重复讲解着,一边讲还一边让我用笔在纸上写出相关的知识点。她的坚持,她的耐心,让我对她肃然起敬,我真切地感受到有一股暖流从她身上蔓延开来,一直流到我的心中,让我倍感温暖,让我倍感温馨。

4 忽然间,她的钢笔没墨了。在她帮我换笔时,我的耳边响起一句话:“对你,我不着急!”“什么?对我,她不着急?”这句话似乎在抚平刚刚我内心里焦灼、愧疚、自卑,给我带来了力量,这句话如三月的春阳,洒在我冰冻已久的心上,冰冻融化成温馨的泪珠,在我脸上悄然滑落。

经老师长达20分钟的努力,骤然间,我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原来这道题是如此简单呀!我兴奋得点了点头。老师见我点头,脸上也露出了温馨的笑容。那笑,如昙花绽放一般灿烂迷人。我也笑了,带着感激和幸福,刹那间,我觉得我的世界春暖花开,我与她的心墙似乎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心情好转了,考试的阴影也随之散去了,我觉得我又回到了春天中„„ 这温馨,流淌在我逝去的岁月里。但我相信,这温馨会一直陪伴在我身边,陪伴我去攻克一道道难题,陪伴我迎来崭新的每一天,陪伴我去追寻属于我自己的梦想!

流淌在逝去岁月的温馨

又是寒冷的深秋,长虹倚落日,大路卷纤尘。坐在回家的汽车上,窗外的景色勾起了我思绪悠悠。

还记得那天的电话吗?也许这件事小到让你淡忘了吧。但是我却会永远记得,是它让我体会到了爱,还有被爱包围的浓浓温馨。

记得那次早晨,寒冷的风像一个个不怀好意的刀尖,挤眉弄眼地往人身边钻。 我缩着脖子走出宿舍,一眼就望到了校门外的公共电话亭。

拨通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话筒里绵长的“嘟”声令我心烦意乱。很庆幸地,我听到了你拿开话筒的声音,你嘟哝不清的言语,残留着梦的痕迹,穿过熙熙攘攘的乡镇,穿过车水马龙的城市,像一树樱花,从你的那头开到我这头:“爸,这星期你没来我们学校吧?”

“嗯。”你说。像所有的风都被指定了方向,瞬间,春暖花开。

“哦。”我欣慰地叹了口气。“什么事?”你显然是被我搞糊涂了。而我则像打通地面的小鼹鼠见到阳光一样,瑟缩了一下,是啊,我们都是无法表达爱的人。“没事„„挂了吧。”

你迟疑地挂了机。

事情其实很简单。昨天舍友哭着回来,说她朋友出车祸了。我顿时感到很悲伤,而悲伤的人往往会胡思乱想,于是,就有了打电话那一幕。我知道那只是“万一”,但对于有爱的人来说,这两个字太沉太沉。

回来的路上,却看到了你疲惫的身影。我有些惊讶,你看到我,就像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你拍拍我的头,又急匆匆地走了。

我一怔。这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啊,因为对方的一个小举动,却能让怀有亲情的人,辗转反侧。

走在校园的甬道上,我开始对我们的不善于表达爱偷笑。这只是我们彼此臆想出的一阵兵荒马乱,然而它却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家的温馨,父爱的温馨。

事情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我想,它的温馨永远流淌于那些逝去的日子中,不会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