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初一 记叙文 956字 136人浏览 jyrbwwy

夕阳给群山披上了一身身金装。亘古以来自由的风来时无影,去时无踪。飘荡在半空的炊烟,纠结成孩童嬉闹的笑语。一场突如其来的雪,点缀成今年冬天最为晶莹剔透的回忆。

多半在一个人独处的静夜里,那些跳荡在昔日岁月里的音符,那些渐行渐远的友人的背影,总是萦绕在脑际,犹如涓涓细流般缠绵的思念最终汇聚成海,广阔而深邃。

青草吐出了鹅黄的嫩芽,野花在夏雨中惊醒,黄叶在秋风中炫舞,芭蕉叶在冰霜的摧残中褪尽了绿意。一条通向外界的柏油路僵硬得像条死蛇,路面上从早到晚奔忙、穿梭着各色的车辆,有北来南往的,也有南来北往的,犹如流星划过天际,它们总是在刹那间就远离了我的视线。

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的繁华与热闹。可我知道,外面的世界中的人们也有着和我一样的喜悦、烦恼和忧伤。是的,人是宇宙中的天使,每个人都有获得幸福的权利。不错,人是情感的动物,纷繁复杂的情感时常搅合得你我坐卧不宁。有一位朋友,说自己近来在喧嚣的人群里总是习惯于沉默,已经不再是原来爱说爱笑的自己。我说你是翠竹,沉默是你在拔节、长叶、在成长的证明。

不苟言笑的人,他未必深沉;对别人的话未置可否,不见得你没有自己的主见;有时,笑面如花的他,实则芒刺在背;有时,他伪善的慈悲背后却隐藏着险恶的用心...... 这世间最难揣测的是人心。

人最可宝贵的是生命,我们迟早都是要死的人。相处之时,欺骗不如真诚,怨恨不如感恩;离别之际,麻木不如清醒,忘却不如留恋。人生短促如凝结于叶尖的晨露,一转眼便会被风吹干,或在阳光的照耀下蒸发殆尽。由此推演开去,无论是怎样的人和事与我们的生命产生了交集,我们都应快乐地去应对。

因了生命中遇见的各种人,我们才不会感到生活的寂寞;因了生命中遭遇的各种事,我们才获得了生存下去的资本,我们才一步一步地走近了成熟的自己。

早已告别了爱做梦的年纪,可我还是会做梦。妻说她有时会做连续剧般的梦,刚做一梦醒来睡下,原来的梦境还会接续。我没那么厉害,我的梦历来都是片段式的,梦来梦去,从来都没有规整的逻辑。儿时的玩伴、至爱的亲人、旧时的同窗、老师及同事,一直断断续续的会在梦境中重现。正所谓:日有所思,也有所梦。因为我经常深切地念着他们,所以才会经常地梦着他们。

愿我梦中的人们身体健康、幸福快乐!这句普通的关乎祝福的话语,算是我在现实清醒的状态下强塞进梦境中的呓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