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的春很短
高三 散文 977字 101人浏览 双子andy火火鸡

东北的春很短,这样的感觉说出来,好像有些可笑。一年四季,每季三个月,都一般的长短。何况东北四季分明,该打雷打雷,该下雨下雨,该落叶落叶,该飘雪飘雪。

由是观之,东北的春很短一说,就显得很立不住脚了。

但是,我说的是自己的感觉。

当然,首先是对春天的理解,赋予它的期待。我指的春,是春风和煦,是雨声淅沥, 是温暖舒适,是鸟语花香。

看看历代诗人笔下的春天多么美好、舒适:“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有时三点两点雨,到处十枝五枝花。”“东风好作阳和使,逢草逢花报发生。”“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在我心目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大街上的男男女女,都身着得体、靓丽的春装。

我觉得,春装在最能穿出体型、气质、风度的服装。西装革履,笔挺、端庄、大气;休闲装,合体、自然、潇洒。

而冬装,总是不那么漂亮。皮装,包括女士的裘皮,富贵倒是显示了,可毕竟对展示体型,有一定程度的影响;体恤,简练倒是简练了,不过还是显现不了端正、大气、高雅。 我到海南岛的三亚,对那里的椰林、海水、阳光、沙滩,赞佩不已。但看到那里一年四季只备两套短裤与体恤就可以了,还是不以为然。

所以,人们向往春天,当然有对大地回春,万物复苏的盼望不假。但能说没有对漂亮、得体的春装的期待么?

于是,话题又回到了本文的开头:这样适宜春装的日子,太短了。

今天,在游泳馆,听到两个人对话:

甲:今个天头挺冷啊!

乙:可不是嘛!你看,我把冬天的棉衣都穿上了。

甲:是要多穿些。这暖气一停,我看比冬天温度还低呢。

乙:这段时间患感冒的可多了。

甲:咱们东北春天就这样。

乙:就是啊,脱完棉袄,过几天就穿汗衫。

„„

我想了想自己,何尝不是如此?整个冬天,我在家里,一般都只穿衬衣的,这几天把出门时才武装的绒衣,也穿上。即使这样,还感冒了。

从这样角度说,北方地区的春天短,就有一定道理了。

再说,春节前后是立春。从理论上讲,那就是春天的开始。然而,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和人们通常心里期待的风和日暖、春意融融的境况,相距何其远啊!

话是这样说。

春毕竟是来了,哪怕姗姗来迟呢!我们国家地域广阔,春是由南向北,逐步展开的。我们耐心等待吧。毕竟严冬已经过去,春雷已经隆响,地气已经上升,小草已经发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