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与共听江南雨
初一 散文 1187字 69人浏览 windsword0

谁与共听江南雨

作者:雾吟风啸

惜春长怕花开早,匆匆春又过了。前几天还姹紫嫣红,争奇斗艳的桃花、梨花,终究敌不过一场风雨,在一眼之间花落花谢。看青春渐渐走远,是岁月的定然,我没得选择。唯有曾经许下流年花开,用如梭岁月写下流年的诗篇,回忆慢慢成殇。青春是一幅流光的画卷,是一桢静默的风景。

看熟悉的时光,霏雨缕缕欺花絮,谁怜清影映灯前,憔悴只为香如故,花落人杳两茫然。一场春天的花事悄然闭幕,那朵细小的桃花还未对我笑过,已然铅华洗尽,回首处,恍惚间,隔了一剪光阴,再也无法触及你的芳香溢远或清缕绝尘。

我用什么来祭奠这场青春呢?江南有雨,我便独立蒙蒙细雨中,也不撑伞,宛若那枝桃花,不惜胭脂色,依偎水色中,把憧憬的那段梦作完。有冰凉丝丝,沾衣入怀,吹拂额际的沉思,江南雨,是我折叠相思一句,是昨夜书写的诗笺,流转在岁月深处。

我在江南听雨,斟一壶浊酒,独倚栏杆。谁人十里长亭吹笛,谁人画春江画舸酣眠,谁人烟堤折柳揖手,只有沙鸥睡着不曾知。

听雨寒更彻,开门落叶深。出门,雨滴磨损出石阶的痕迹,是岁月的伤痛,备受时光打磨,已然光滑如鉴,固执地不语曾经的伤痛。人在黄昏后,暮雨千山家家湿,风卷绣帘,雾湿罗幕。走过半亩荷塘,三两缕柳前风,七八个蛙如鼓,小荷已露尖尖角。雨,淅淅沥沥,不绝如缕。水中莲怡然如处子,我想起你来。如何让你再见我,结一段尘缘,守一处风景,卷一帘幽梦。

江南的雨,温润如酥。在春天里浮动,暗香就浮动在黄昏的诗里。每一瓣风絮或流淌在安静的兰溪,每一朵诗意或沉眠在摇曳的花枝,每一艘归意或出没在清澈的烟波,每一声鹃啼或掉落在幽幽的诗句。意象在画布上游走出一幅生机盎然的水墨图画。

雨落江南,淋湿了梦里的女子。雾,朦胧了一街灯火,雨,湿了单薄的罗裙,愁,结了丁香的婉约。佩环的叮当响起在沉长的雨巷,一个素衣女子,撑一把描了桃花的油纸伞,由远而近。被雨水洗得发亮的石板路,投下春天的跫音,又渐渐走远。浊黄的灯光将年华逐寸斑驳,你是否已走出狭长的雨巷。

穿行在季节的风里,遥想当年你荷风微摆的衣角,我为你痴狂,一念花开,一念花落。年少自有癫狂的理由,真心为你流泪,真心为你闯荡的时光,那段时光,如花的绚烂,如柳的缠绵,如烟的轻柔。娓娓道出一个情字,情深几许。你若惜,珍藏起那些回忆,故事依然温馨。

今夜初听雨,有雨穿过窗棂,叩打风铃,如小兽,在夜里轻吼。我想起你的幽叹,诗意绕过心头。你是塞北,我是江南。江南,你只是路过。为你写下未干的诗文,早已被江南的雨洇开,濡湿成一团水墨。今夜共窗听雨,每一滴雨淋湿我们的心,伤痕越来越淡,愁绪越来越满,思念越来越浓。思念醉了一半,醒了一半。

瞑云低野渡,一叶孤帆停泊明日离别的码头,载满了送春归去的惆怅。明朝,你只须抖一抖灰尘,如一朵花皈依,随流水走远,逆着风的方向,寻找初心的梦想。我守在江南,好多梦,层层叠叠又斑斑驳驳,就在云端里与你谈笑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