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易冷
初一 散文 1535字 71人浏览 jliudong

烟花,易冷

是喜欢烟花的,和浪漫无关。

总是好奇,化学家真的是一个神奇的职业,他们把硫磺什么的化学物质不等量的混合在一起,在点燃的一刹那,便可以创造出如此绝美的灿烂。即便短暂,却可以肆意绽放。倘使烟花可以恒久,在灿烂的那一刻,你还会一如既往的专注于它的美丽吗?你还会全身心投入,惶恐稍一恍惚,便再也无法挽回吗?

烟花的美,美在短暂,美在肆意,美在可以在一瞬间无所顾忌,仿佛倾尽一世只为此刻。我时常想肆无忌惮的活着,可是我不是烟花,纵使我几十年的生命在纵横的宇宙间只是一瞬,但与烟花相比,我们终究还是要努力的生活一辈子,而不是肆无忌惮一辈子。所以,喜欢烟花,是因为它承载了我此生向往却不可能的一种理想:瞬间爆发,华美绽放,瞬间凋零,短暂却肆意,洗尽铅华。

也许是无意,但彼时的一场烟花,彼时的两个人,在如今的我看来,仿佛不小心实现了这个理想。所以,纵使烟花易冷,而我不感到悲伤。

2012年正月十五,夜是晴的,没有大片大片的云可以把月亮遮住,天色很青,月色很白。但风很大,很冷。你说你在冷风中等了很久很久才等到公车,当我看到你的时候,心里是欣喜的。你很少为我特意赶赴一个地方,什么事情总是特意了之后便令人心生感动,甚至感激。事情不在大小,而在心意。

这里每年十五都会有花灯,今年是龙年,花灯尤其繁盛。我们就这样一路看着花灯走过去,我故意指使你拍下花灯的样子,我想以后不会有这种机会了。你不太情愿,怕冷,但还是拿出了手机拍了一路,兴致勃勃的,像个孩子。我故意和你讲很多话,和你犟嘴,这样拍出来的视频里就有了两个人的声音了。当走到尽头的时候,你说回来的时候我们继续拍另一边,我笑,你还真是个孩子,本来是我提议要玩儿,结果你玩儿的比我还要不亦乐乎。 风还是很大,我们收好手机瑟瑟的继续往前走。是要赶去大桥的,听人说,今年的烟花是在大桥放的。不确切反而更好,寻找本身就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我乐意在晚上,灯下,冒着大风和你一起找放烟花的地方。

与其说我们在等烟花,不如说烟花在等我们。刹那火焰,在彼时喜庆的日子里悄然盛开,灿烂了夜,灿烂了原本黯淡的记忆。

印象中那是离你最近的距离。虽近,却不暧昧。像两个多年没见的孩提时代的朋友,互相依偎着。我在你的身前,在你的怀里,两个人一同仰望,盛大的火焰就那样倾泻而下,把我们笼罩包围。周围都是黑冷的色调,只有我们顶上是耀眼夺目的。我从未如此专注于一场烟火,专注到听不到除你我以外的嘈杂,专注到感觉世界只剩下两个人。我是欢喜的,因为你还在拍,欢喜与悲愁,声音很明显。但你一定不会知道,那时的我告诉自己,这就够了,烟花过后,我就忘记。我时时刻刻处于这样的矛盾之中,潜意识里感觉到得也许才是最真实的东西。华美背后总是消散,烟花,易冷。

看完烟火,回去的路上我们并没有如来时说好的一样去拍另一边的花灯,你可能忘了。你嚷着要和兄弟们喝酒。但是我们遇到了旺火。家乡正月十五的时候,人人家门前都会把很多煤炭摞起成火炉的形状,然后点燃,慢慢的,火会越烧越旺,寓意来年万事皆旺。喜欢这种习俗,也只有在家乡才会感受到这股年味儿,才会打心眼儿里觉得踏实高兴。我们走过去时,已经有一大群男女老少围在火边了,想必大家也是刚从烟花处散尽。我高兴的拉着你挤进人群里,围在火炉边,温热的挟裹着碳烤味的空气一下子凑近身前,冷气慢慢都被热气赶跑了。冷风在吹,跳动的火光里,我们跺跺脚,搓搓手,说说话,什么都不冷了。

以前也曾看过很多次烟花,烤过很多次旺火。但这次是最深刻的,深刻到骨子里了。

回到苏州,夜晚,在宿舍的阳台上,时常会被外面的火光和声音吸引,立在窗前,探出头去,原来是一场烟花。每每如此便会恍惚,虽未年老,却好像一如年老一般,想起昨日,竟觉已然岁月深处了。

烟花,易冷。

年月,温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