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花开(随笔)
初一 记叙文 597字 289人浏览 sywuhenjian009

一个晴日过后,阳光里满是油菜花淡淡的香,心情忽如恋爱时节一般愉悦浪漫。站高了向北看,全是明晃晃的柠檬色彩,庞大而肥美,仿佛在一个瞬间淹没了黑瓦白墙的村落,只有缕缕炊烟呈现着人间的景致。

看着看着,人就从香水流淌的城市走进了郊外四月的花海。田埂的草丛,丰软,迎合脚步慢慢凹陷。斜伸的菜秸和窜高了的马兰头,水一样擦着牛仔裤轻轻划过,留下丝丝稣痒。一步一步地穿行,手指与衣衫涂抹着绒绒的花粉,真想生出一双翅,飞进酿蜜的蜂群。一种渐少的沈醉的表情,被花丛中折回的阳光影映得祥和而虚幻。醉了,就慢慢地蹲下,或者平坐,或者仰倒,静听小虫啾唧,呼吸青草的味道。这时,感觉身心一点一点地温热,和田埂上的草儿一样丰软。一个妩媚的梦,悄悄地拨开油菜花,嗡嗡呤唱一支摇篮曲。

昨夜在一家扬州菜馆与几个友人喝了一捆啤酒,说起油菜花开。友人都说怀念、怀念。酒兴一下子压了许多。服务生进来续茶,门开了,跟来一首歌《相见不如怀念》。一个友人的酒高了,嚷起来:谁在瞎扯蛋,扯得咱心碎。服务生小声地说:俺那英姐扯的。友人是那迷,哐当坐下。出门路过吧台,一只白亮的玻璃大口杯养着一抹明晃晃的柠檬黄,走近了看,竟是一把新鲜的油菜花。细细的秸杆浸在水里透着晶莹的绿,曲线的杯沿捧着一大蓬直立或低垂的花蕾,象是一群捻起裙裾做一次又一次谢幕的舞者。

今天打开信箱,有友人转载的油菜花片片,挺养眼,却不养心,因为没有淡淡的浪漫的香和妩媚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