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不应被遗忘
初一 散文 6050字 24768人浏览 温暖与坚强

1 高三理科语文周考4作文写作引导

整理者:高三理科 李霞

经典,是指经过历史选择出来的“最有价值的书”。它们理应是经久不衰的万世之作。

但是,前不久,某大学在网上搞了个“死活读不下去排行榜”,最终得出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结论:《红楼梦》高居该榜榜首,不仅如此,在这份榜单前10名中,中国古典四大名著尽数在列;此外还有《百年孤独》《尤利西斯》《瓦尔登湖》等外国名著,也位列前10名。这份榜单,引发了社会一片热议。

请根据你对这则材料的理解,任选一个角度,联系现实,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立意自定,文体不限,标题自拟,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一、写作立意

看到这样的社会现象,我们首先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进而对此质疑、批判,或者赞同。但要学会多问自己,为何如此?于是,立意角度产生:

拒绝阅读经典,原因大多是世事浮躁,人们更愿意接纳“浅阅读”“快阅读”“碎片化阅读”甚至干脆“读图”;本质原因是当下社会的价值取向问题。在一个追求“成功”的时代,像《红楼梦》这样缺少“实用价值”,缺少“谋取实际利益”功能,同时又缺少快速获取娱乐“快感”的作品,被阅读者驱逐是“理所当然”的。但,这些承载着人类基本价值观念和文化取向的“经典”,被我们以“不实用”而拒绝的时候,我们是否忽视了人类沉重的肉身恰是因“无用”的阅读而获得心灵的轻盈和洁净的。这样写作可围绕“有用与无用”“与经典同行”等展开。

我们也可勇敢质疑,曾经的“经典”是否一定是真正意义上的经典,有些依托社会背景生成的“深邃”的经典是否有足够理由要求不同生活阅历的人去阅读、热爱并读出“意义”?这样写作可就“何为经典”“人类经典演变过程”等展开。

二、学生示例赏析

经典不应被遗忘

三(17)班 叶子沛

近日,某出版社搞出“死活读不下去排行榜”,中国经典尽数在列,这不禁令人汗颜。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网络文学却“大行其道”,令人深思:难道经典过时了吗?依我之见,答案是否定的,经典从不过时,经典也不应被遗忘。

经典之所以为经典,是因其内容思想的高度,但与这对应的是它也具有一定的阅读难度,如果无法平心静气的阅读,似乎真难读下去。而我们所缺乏的正是那一份平静,所以才出现了似乎经典文学落后于通俗文学的假象。但我认为,我们更应清楚认识到经典是永是经典,经典是不容毁的。 经典代代相传着人类文明的成果。 “作为民族精神源泉的经典”,当这个民族在现实生活中遇到问题的时候常常可以到这样的经典那里吸取精神的养料,然后面对自己所要面对的问题。每个国家都有几部经典,可以说家喻户晓,渗透到一个民族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就文学经典而言,英国的莎士比亚,俄国的普希金、托尔斯泰,德国的歌德等等,都是应进入国民基础教育,扎根在青少年心上,成为他们民族年轻一代的精神的“底子”的。这样的经典阅读,实在是民族精神建设的一件大事,是应该认真对待的。

经典是民族传承的血脉。孔丘韦编三绝,司马迁含辱编史,吕不伟夜勤《春秋》。他们是一代伟人,而他们永朽的精神恰好融入在一部部经典之作中。美国富兰克林产:“读经典仿佛与诗人交流,与他同吃同住,同喜同悲。”而这一部部经典中藏有的是写作者伟大的一生,是你我所未触及、未发现到的东西。正是因为有了经典,我们今天才得以见到孔子的“仁爱”,孟子的“博爱”,庄子

2 的“无为”;才得以见到三国英豪奔驰战场的豪情、楚汉核战争的激烈碰撞;才得明白我们是炎黄的子孙,是有着几千年历史的古老民族的继承人。所以说经典是民族之血,是民族之魂,民族文化因经典而灿烂。

经典是照入我们心底的镜子。中国五千年有无数经典,经典本身传承的不单是密密麻麻的文字,更是文字背后的深刻的内涵。它仿佛是一面镜子,你的内心如何它便如何。它又是无私的,不因你的贫贱与高贵,只要你认真研读它,你便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所以说经典如镜,照清你的内心,照出你的方向。

反观当今,经典的推广确是不容乐观,正如调查一般,经典因其高度令人望而却步。浮躁的社会氛围,人们不愿意过多研读。

品读经典,让心灵放个假;品读经典,让灵魂接受洗礼:经典伴你我成长,不忘经典!让经典成为时尚,携手经典共同前行!

三、深层次分析

从“死活读不下去排行榜”看经典阅读

来源:山西日报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前些时在网上搞了个“死活读不下去排行榜”,在对近3000名读者的意见进行统计之后,得出结论:《红楼梦》高居该榜榜首,而且中国古典四大名著尽数在列,此外还有《百年孤独》《追忆似水年华》《尤利西斯》《瓦尔登湖》等世界名著,跻身前10名。

读者们“死活读不下去”的理由,有哪些?阅读《红楼梦》,受不了书中的大量诗词,妨碍了理解故事;《百年孤独》,外国人名过分冗长,难以记忆;《追忆似水年华》和《尤利西斯》篇幅太长等。

这个“排行榜”的出现,与我们的文化环境、阅读环境有很大关系。如今,我们整个社会的阅读生活充满浮躁、危机乃至缺失,浅阅读、碎片化阅读流行,很多人的需求是了解能够马上解决眼前问题的信息,而阅读名著不可能会获得实用的效果,浸染于如此阅读文化中,很多人很难再愿去苦读经典名著。所以,广西师大出版社推出的这个“死活读不下去排行榜”,它实际上是当下我们的图书出版界、读书界这种“浅阅读”“碎片化阅读”盛行,远离经典、轻蔑经典风气的折射和反映。 但是,这个“死活读不下去排行榜”是否就毫无意义呢?笔者认为,没有必要担心对经典的批评,纵然这种批评也许缺乏根据,充满臆断,但都可以使我们审视我们的经典阅读做得怎样,“乐意使经典受到写作新手一样的质疑,使得我们时代的批评粗野但充满活力,因为只有无人继续阅读经典的可怕时刻,它们才会找到安宁。”所以,不管价值如何,这个“死活读不下去排行榜”,至少给予我们重新审视经典阅读的契机。

西方著名文化批评家圣·艾弗蒙谈到他对待经典的文化态度时说:“没有人比我更尊重经典的作品,我欣赏其中的精神的崇高以及知识的渊博,但是宗教,政治机构,以及人情风俗的差别都已经在这个世界里造成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我们应该把脚移到一个新的制度上,才能适应现时代的趋向和精神,假如荷马活在现代,他也会写出一些好诗,能适应他所属的世纪。”

这告诉我们,真正的经典作品,要成为养育所有生命因而也养育我们当代人的生命的源泉,不能仅仅是过去历史的,是一种文化记忆,也不能总是处于退守状态。这种精神财富不能仅仅是一种有关过去的知识,它还必须采取当代富有生命力的形式,这样,或许,经典才能永恒和不朽,并使我们对经典充满信心。这就需要对经典的大众化的阅读,通俗化的解读方式的存在,需要按照时代的已经变化了的精神、心理、人情风俗来理解经典、认识经典„„(袁跃兴)

四、教师反思

3 读书本是快乐事,可为什么现代人宁肯唱歌跳舞也不愿追逐这样的快乐?难道现有的图书不合读者的胃口?

1、名著与读者为何多了“隔膜”

人们不禁要问:对于名著,为何现代人读不下去呢?

有专家指出,读名著不只是读书,名著所关怀和弘扬的,是具有永恒性的东西,但这样的内容其实并不完全被读者所“待见”,其中的原因也是多层次的。譬如,电子阅读的兴起、阅读方式的多样化,“快阅读”“浅阅读”“碎片化阅读”甚至是读图之类的快餐文化大行其道,公众阅读“去经典化”的倾向愈来愈明显,传统名著的地位愈来愈式微。

更重要的是,“现代人生活压力大,工作几乎就是生活的全部,很难抽出一段完整的时间用来阅读”。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认为,“与以前文化资源的匮乏不同,现在的文化资源十分丰富,人们可以毫不费力地得到各类书籍,选择的余地也就大了。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择书籍,读者群因此分化了,有人对《红楼梦》爱不释手,有人却读不下去,这很正常。”

与此同时,也有学者认为,一些名著与当代读者的“隔膜”同样值得关注。比如《西游记》,以今天的标准来看,叙事手法单调,情节营造重复,在如今“见多识广”的读者看来,显然缺少吸引力。《水浒传》和《三国演义》,艺术性上虽然可圈可点,但它们所传达的某些价值观,带有明显的文化局限性,很难引起今天读者的共鸣,读不下去也情有可原。

一些外国名著,则因为语言晦涩、叙事繁杂,再加上高深的哲学意识与不同的时代背景,客观上也构成了阅读障碍。像《尤利西斯》就是英国现代小说中带有实验性、最具争议的作品,专业阅读已很困难,遑论普通读者的阅读了。其他如《百年孤独》《追忆似水年华》等,对普通读者来说,其繁复与古奥无疑构成了一道鸿沟。

因此,就连话题的发起者戴学林也表示,虽然这个榜单从一定程度上折射了浅阅读的风气,但也没必要作过分解读。阅读是一件很私人的事,即使是公认的好作品,读者也可以勇敢地对其说“不”,延及其他事物亦是如此。这个调查也未必科学,激发思考足矣。

2、 “唯有一字一句认真读下去”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第十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2012年,18至70周岁国民人均纸质图书和电子书合计阅读量为6.74本,尽管这个数字比2011年的5.77本上升了0.97本,但与周边国家相比,仍有差距。

在一片喧嚣声中,“全民阅读立法”列入2013年国家立法工作计划。专家认为,全民阅读是一个系统工程,设立国家级的全民阅读条例以规范和保障各类阅读活动非常必要,其法律化意义重大。 然而,一些关于阅读的问题,并非立法便可解决。2011年,一本外国人写的《低智商社会》就“发现”,在中国,城市里书店寥寥无几。而读书的人,要么读商道厚黑,要么读成功秘笈,真正手捧名著经典细细咀嚼的,寥若晨星,其景可凄。

不少网友认为,阅读本身就有娱乐功能,在今天这样一个娱乐发达的时代,有人愿以阅读作为消遣就已经不错了。与之相对的声音则指出,经典阅读的意义并不在此,而是事关文化传承的历史责任,是一件必须严肃对待的事情。如果今天的人们拒绝阅读经典,无异于斩断了历史传承、自绝文脉。

这番言辞或过于重了。然而,如何让时人重新补上经典阅读这一课,至少让经典名著不再“读不下去”,需另辟路径。文艺评论家解玺璋建议,读书人要多读经典,要有“通古今,达中外,能为世益者”的抱负。至于读经典之诀窍,“别无他法,唯有一字一句认真读下去”。

也有网友在读名著一事上“献计献策”:读《红楼梦》,可仿鲁迅边看边绘制一张“红楼梦人物关系图”,以此来作为索引;读《三国演义》,可直接从第三十七回的刘备三顾茅庐、诸葛亮出山读起,

4 因为这之后的故事每个中国人都耳熟能详,比较容易理解。

时世喧嚣,阅读贵在静心,正如《瓦尔登湖》的译者徐迟在其译本序中开篇第一句话中的提醒:“你也许最好是先把你的心静下来,然后再打开这本书,否则你也许会读不下去„„”

五、教师建议经典阅读的意义与价值

经典阅读有全然不同于“浅阅读”的特点。它有对普遍性和本原特征的热切关注,能助人了解世界,观照自我,因此提供给人的是切切实实的精神养料。

经典阅读有全然不同于“浅阅读”的特点。它有对普遍性和本原特征的热切关注,能助人了解世界,观照自我,因此提供给人的是切切实实的精神养料。

所谓了解世界,是说借由经典提供的经验,人们能找到世界的原始图景,从而认清未来发展无穷。相信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体会,也发过类似的感慨——这个世界是如此之美,但人看到的是如此之少。仅仅是因为没时间、没精力吗?其实,主要是因为个体常受种种困扰的限制,未能获得了解世界的能力与方法。而经典阅读能让自感处处受限的我们在身心解放中拓展视野,此所以,这个活动会被称为“心灵的探险”与“灵魂的壮游”。或以为,生活是最好的导师,这话自然不错,但对于经典阅读,我们想说的是,生活并不必然就比虚构具有更多的真实,世界也并不必然就比人的心智创造更能象征存在的本质,而由媒体构建出的生活世界,有时更只是表象,它的肤泛和破碎,根本不足以映像真实的世界。如果没有经典思想的烛照与指引,它们完全有可能被表现得毫无真实感,更遑论深邃。由此,透过现象,直抵本质,在不出离历史细节和人性真实的同时,认识和把握世界的任务也就无从完成。

所谓观照自我,是说人生有限,决定了人有使命要完成,不但对自己和家人,还有对国家和社会。而要做到这些,了解自己非常重要。但实际情形是,人恰恰最难自知,故“自知者明”与“认识你自己”,会成为横亘在东西方所有人面前的千古难题。而经典阅读在很大程度上恰恰能助人了解自己,因为它致力于一切假真和伪善的剔析,对集天使魔鬼于一身的人性原态更有深刻的追索,这些都能让人从中发现一个真实的自己,从而疏浚心源,检点小我,唤出自觉意识,养成反省习惯,然后从心底生出广大的社会关怀,乃至以天下为己任的高上的担当。正是从这个意义上,罗曼·罗兰说,“从来没有人为读书而读书,只有在书中读自己,在书中发现自己或检查自己”,普鲁斯特所谓“阅读过程是一交流的过程,是一次与不在场或已死去的当事人的心灵对话”,也是强调通过人书对话真正认识自己。

而“浅阅读”显然不能达成这个目的。即使“浅阅读”中的“励志阅读”,意义看似很正面,但集矢于职场小说或名人传记,眼下从成人到孩子,纷纷追捧这类书为经典,注意的多是外在的物质成功,譬如事业(主要表现为金钱的获取)、婚姻(主要表现为金童玉女式的梦幻结合),而非内在的精神成长;且主角多是位尊而多金的工商巨子、明星大腕,这样的情感太廉价通俗了。它只让人看浪漫的童话,而忽视在汗水中欢呼收割的普通人的成功才更具说服力,更忽视意志品德与抗挫折力的养成对人性成长才最有意义,必不能像埃及作家阿巴斯·阿卡德说的那样,给人“比一个人的生命更多的生命”,或“从生命的深处增加生命”,相反,与叔本华说的“滥读”倒眉目相似。为防止“滥读”而造致的杰出头脑离开思想,叔本华要人不论何时何地,都不要贸然去读那些正在爆红的大众书,不管是政治、宗教的小册子,还是诗集和小说,用他峻刻的话说,“凡为傻瓜写作的人,总会有一大群读者。请不要浪费时间去读这些东西”。他呼吁人把时间花在阅读“具有伟大心灵的作者的作品上”,他的意思是,“那些作者超越众人,他们的声音值得你去倾听”。

在此,我愿再举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为什么要读经典》中恳切的告诫:“经典作品是这样一些书,它们对读过并喜爱它的人构成一种宝贵的经验”,“每一次重读经典,就像初次阅读一般,是一次发现的航行。经典是这样一种东西,它很容易将时下的兴趣所在,降格为背景噪音”。而斯特

5 劳斯说得更加平实:“今人已无法与古人直接交谈,因而不能通过聆听循循善诱的言说,来接受其教诲和点拨;同时人们也不知道,在这个喧嚣浮躁的时代,是否还能产生他所说的„最伟大的心灵‟,即使能产生,又有几人能幸运地与之在课堂或现实中相遇。好在„最伟大的心灵‟的言说是向今人敞开的,人们可以也只能与那些心灵在其智慧的结晶——„伟大的书‟中相遇”。经典就是这种“伟大的书”。

阅读观念的树立:经典阅读是一个沉静与沉思的过程,在这种沉静沉思中,我们不仅使书中文字活起来,充实我们,还使它因我们的理解得到延展与增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