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不话佳节
初三 散文 1227字 179人浏览 Escaladego

我勉强用记忆的碎片拼凑起童年时期的春节,但故乡的脸庞,在时光中模糊了。爆竹声里又是一岁新春,我仅用单薄的文字悼念回不去的故乡和心中的乡土情结。

——题记

说到春节,我最先想到的一定是农村老家里拜的那尊灶王爷。我多么有幸能够经历完一个纯正春节的过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灶王爷是需要贴在炊烟渺渺的厨房里的。他被画在薄纸上,用浆糊粘在被炊烟熏黑的墙上。只记得灶神着黄衣,披红袄,黑直胡子,红脸膛,身旁是两个捧着金银财宝的童子。整幅画色彩鲜艳夺目,给炊房凭空添了一份福气。

奶奶很早便起来准备祭品,准备一天,到黄昏时祭灶。摆在祭台上的,都是白瓷大碗,镶红花的。碗里放上咸鱼,放猪耳朵蒸芹菜,放满满一碗大饺子,放小米粥,放藕荷饼(用面和藕片烙的饼),放无颜六色的糖块,还要供上几柱香。我隐隐约约记得奶奶还把糖融了涂抹在灶神的嘴巴上,说是为了让灶神去玉皇大帝那里说好话。

我的老家院子里种了又大又甜的南瓜,于是奶奶也把南瓜粥摆在了灶王爷面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接下来便是祭灶。

在雪厚三尺的院子里扫出一片空地,一家人一起点燃那张灶王像,还有数不清的金元宝。

这些金元宝,是奶奶在年前辛苦叠出来的,很是漂亮,金光灿灿的,元宝尖儿往上翘,纸上还印有浅浅的花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烧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可惜,这么漂亮的元宝化为了灰烬。

但马上就高兴了:祭灶完啦,小孩子们可以吃贡品了。

麻糖、方块儿糖、麦芽糖都进了我和堂兄弟的肚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春节是放鞭炮的。

听那声儿:如滚雷响彻云霄,如鞭子抽打大地,如百年一遇的暴雨,接连不断的。“噼里啪啦噼里”中,一串小臂粗的红皮儿炮仗碎成了片儿,瘫在了地上。

因为胆小,我只躲在屋里看堂兄放炮,却不敢靠近一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连比我小两岁的堂弟都跑来笑话我:“堂姐就是胆小鬼,连炮都不敢放!”这句话可把我的雄心壮志点燃了,气势汹汹地从堂兄手里抢过所谓“冲天炮”,一鼓作气地点了火,扔在空地上。

“跑啊!”

我们刚跑出几步,就看到冲天炮炸开了,烟花冲得很高,在房屋上方绽开了一朵小小的花,映得不大的小院儿通红,染上了火色。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春节的春联自然也是在门口贴。

我看着奶奶用面和黏米把浆糊调好,用粗毛大刷子沾了往门框两边去抹。再把红纸墨字的对联压平,小心翼翼地贴上。

宝蓝色的旧木门因为有了对联而喜庆了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春联上的字我也记不清是什么了,大概是些喜气洋洋、万事昌隆之类的。

我多么想再回故乡看一眼春节,再温习一遍曾经的记忆。如今的春节简单得让我愕然,一碗饺子就可以打发了。城市的春节,远不如农村来的浓墨重彩,像是丢了色彩的水粉画,太显苍白。在钢筋水泥构筑的地方,我不知道还有没有灶王爷容身之地,只觉得春节陌生了好多,空空泛泛。

今夕,我孤身一人在他乡,看别家灯火阑珊,遥遥想着的是故乡里,奶奶叠的金元宝,做的南瓜粥,贴的红对联;爸爸的新酒盏;爷爷买的糖葫芦,供奉的灶王爷;妈妈带来的咸鱼干,和甜得发腻的方块糖。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就算是再买些回来,再也不是童年的味道。

变了。时光变了,春节变了,我也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