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朋友啊
初一 记叙文 1544字 213人浏览 1蓝色幽默1

小桥,流水,人家,这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我记不大清;飞鸟,游鱼,大树,这是多久前和谐共存的,我也记不大清了,别让我怀念那是多久前的,那令我伤感。你若问那是为什么?因为此时的天还是湛蓝的,偶尔有黑色的烟飘过,此时屋瓦是红溜溜的,没有那种沾满瑕疵的洞,此时的人是还在的,没有年轻时候的模样,此时非彼时。而此时的我不能坐在秋千上摇晃着,连曾经的岁月都摇晃不出来,连曾经的事都没有化为轮廓刻在树的年轮上,你可知那有多悲哀?你应该知道我有多伤感,我已长大成人,不奢求树能继续承载我的重量,可也希望它能承载我的岁月;不奢求曾在我头顶上飞过的鸟儿能记得我的样子,可也希望它能跨过我飞向幸福的终端;不奢求河流能够拓宽,可也希望小鱼儿能在狭窄的河道里心安的蜗居。可是树断了,我的蹉跎岁月最后都没能让它和我一起共斟一杯水酒,谈谈多年的交情,它竟然先去了;树断了,鸟儿的终端是不是只有我这个过客的蓬糟糟的头发,我想它应该会嫌弃我,我不能为它遮风挡雨,甚至有时还有一股异味;树断了,你让鱼儿在热烈的阳光下,浅浅的河流里静躺如打坐的和尚吗,可它叫游鱼……我躺在河流旁边,一股异样的有点腐臭的味道,光秃秃的树枝只在我脸上画了几道淡淡的阴影,一只鸟儿也没有从我上头飞过,也没有听见河流一丁点的动静,在灼热的阳光下,我就如一只待烤的面目狰狞的兔子,雪白的肌肤变成了黑碳,我还躺在这儿是为了什么?我想,大概大家都怕热,都回去歇凉去了?你可知一个人躺在那儿有多伤感?树断了,我过去的回忆也断了,真的,你可知那有多伤感?虽然我也不愿想起,看看现在的天空,一些黑烟从我上空飘过……我现在能看见的还有我家后面那高矮不一的田地上面那些绿色的农禾作物,它们矮矮的,一眼望去,都没有让我聚焦的地方,唯一让我定神了一会儿的时候,竟然是一口井,它很突兀的伫立在田地的中央。这口井果然是个好东西,我竟然又想起了些什么,它从没有这么突兀的存在过,我并没有故意的想要回想,可是,还是一点一点,高大的身影遮住了我的眼睛。那是四棵参天大树,他们的队列很整齐,就排在这口井的后面,绿色的繁茂的枝叶给下田的人们提供了憩所,鸟儿就在人们的头顶上叽叽喳喳的闹着,天上的云丝吐出蓝蓝的天空……那仿佛就是个童话故事,他们四个高大的巨人像神灵一样的守护着这口古老的井,这口井里面的水好像是传说中的圣水一样,喝一口就能神清气爽,笑展舒颜,我常常看到那些带着草帽的人儿喝完水后喜欢长长的舒一口气,可惜我没能尝上一口,这口井就荒废了,偶尔一次去看,已经干涸,还长了蜘蛛网。那四棵树,我记得有次我放学回来,对着屋子后面看,发现少了中间两棵,那时我就追着奶奶问,它们去哪儿了?为什么要把他们砍掉?他们做错了什么?上面的鸟巢呢?奶奶也没对我说清楚,我有点不痛快的在学校又过了一段时间再回来后,又一次不敢相信的看到,另外两棵也没了,这回我没有再问奶奶为什么。最后一次我看见的便是树腰上有着绳子套固的痕印的陪伴我度过童年的那棵树,他就倒在我家的路口,还被截肢了,连根都拖了出来,伐木工拉着还很豪气的打着号子,我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听着我妈的回音,不就砍几棵树吗,你咋这表情?这些事我本不该想起的,这都怪那口井,我想,我可不愿想起这些令我头疼的事儿,都怪那口井,它放在那儿,实在太碍眼了,改天我要在它后面种四棵小树苗,我想。此时的天空已没有了黑烟,我闻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一股烧焦的味道,看来谁家的饭又烧焦了……我忽然觉得河岸边病恹恹的瘦树也在努力的庇护着小鱼儿们,也看到了那些被插在了田野上那矮矮的树苗,愿有一天,你们能长大,守护我们的村庄,愿有一天,我能煮酒,和你们谈谈交情,愿有一天,鸟儿也来参加我们的

酒局,愿有一天,我们就这样和谐的在小鱼儿定的酒局地点—河岸边,看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