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明子
初二 其它 1424字 63人浏览 delinxuan

平裕村11岁的明子是一个留守少年,也是个问题少年。明子的身世很苦,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因为是在家里接生,还没有来得及看上一眼这个让她幸福、期待、痛苦的孩子,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父亲为了养活丧母的明子和年迈的双亲,远赴外地打工,有时几年才能回来一次,在明子的记忆里,父亲就是不定期每年两张的汇款单和春节时风尘仆仆、面带疲惫的憔悴男人。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明子是一匹独来独往、内向而又倔强的野马驹,在村里同龄的孩子中显得那么的不合群和桀骜不驯,精瘦的小身子骨上支撑一个显得略大的脑袋,不合身的衣裤咣咣地套在身上,挂破的口子处露出黝黑的皮肤,一双明亮乌黑的大眼睛里时常露出疑问、警惕和惊惧神情。

明子的玩具是一个自制的弹弓,弓身是爬了村头所有的柳树才砍下的一个树杈,胶皮是在村口的修车铺觊觎了一个月才偷得的一段摩托车的破内胎。这把弹弓是明子的宝贝,自从有了它,平裕村的飞禽走兽的好日子就一去不返了,明子的嘴角边也总是挂着好像擦不去的炭黑。村里顽童一句“缺爹少娘”的骂语,也总会招致玻璃破碎、水缸漏水或是狗腿变瘸的结局。

中午的太阳毒辣辣地炙烤着大地,知了在树上声嘶力竭地鸣叫,人们窝在家里不出来,村里的狗都趴在门洞的荫凉里拼命地伸长了舌头。明子因为村里人的告状,又一次躲到了村外的林子里,饥肠辘辘的肚子像村外夜间的水塘,有成群的青蛙咕咕鸣叫。明子抬头看了一眼大杨树上新搭建的一个大喜鹊窝,大喜鹊嘎嘎地叫着飞进飞出忙碌着。这个喜鹊窝明子已经盯了很久了,爬树掏窝还是直接打下来?明子心里盘算着,可是20多米的鸟窝已经超出了明子的有效射程。“喜鹊蛋肯定变成小鸟了”,肚子里的青蛙提醒着明子,嘴里的唾液好像更多了。明子使劲咽了一下口水,把弹弓别在了腰里,踢掉脚上的鞋子,向手心狠狠吐了一口唾液,使劲地来回搓着。明子已经想好了主意,先爬到大杨树的树杈上,再用弹弓打下鸟窝。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可他显然搞错了一个问题,这是在爬上树却被喜鹊发现后明子猛然间想到的:喜鹊护子。面对想侵犯幼鸟的敌人,大喜鹊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发动攻击。看着怒气冲冲向自己飞来的喜鹊,明子不由暗暗叫苦,他身子一晃,躲过了对方的疯狂进攻,然后举起弹弓,往喜鹊方向打去。没想到大喜鹊十分机敏,向上一飞便跃过了,被弹子打到的树枝晃了一下,飘落下几片树叶来。

明子将弹弓对准了鸟窝,他决定先不管大喜鹊,而把自己的目的达到。没想到就在这时候,大喜鹊竟停止了攻击,哀鸣一声,急速飞到鸟窝前,挡住了幼鸟。

“嘭”的一声,没有挣扎,大喜鹊径直跌落到了地下,一动不动了。明子顿时愣住了,本想再拉弹弓的手却僵在那里,失神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一窝哀哀叫着的小生灵。四周传出几只大喜鹊“喳喳”的叫声,完全不似平常的粗矿暗哑,而是充满着绝望与悲凉的意味。明子无力的垂下了手,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那位从未见过、一直在梦里冲他慈祥微笑着的女神。一丝悲伤带着柔情的神色从明子的眼睛中显现出来,冰冷的心似乎被什么温暖的东西触碰了一下,他慢慢爬下了杨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站在地上仰起头,明子看见另一只喜鹊急急的飞到了鸟窝里,他嘴角掠起一丝苦笑,缓缓蹲下身,捧起那只大喜鹊的尸体,与同自己的弹弓,一起埋在了杨树底下。

“劝君莫打三春鸟,子在巢中待母归”,这句似曾相识诗句此时却猛烈撞击着心头。

明子庄重的对着大喜鹊的坟鞠了三个躬,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家里走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从此以后,明子安静了许多。而每天傍晚时分,他都要在大杨树那儿站上一会儿,同树上的喜鹊一起,编织着自己与母亲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