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有心人
初三 记叙文 2366字 519人浏览 kiwi斯

幸福在哪里

岳阳市教科院 闵领科

古代蒙学读物《温氏母训》中说:“问世间何者最乐?答曰:不放债、不欠债的人家;不大丰、不大歉的年时,不奢华、不盗贼的地方,此最难得;免饥寒的贫士,学孝弟的秀才,通文义的商贾,知稼穑的公子,旧面目的宰官,此尤难得。”

今人殷秀梅唱:“幸福在哪里?不在柳荫下,不在温室里。幸福在辛勤的工作中,幸福在艰苦的劳动里,幸福在晶莹的汗水里;幸福在哪里?不在月光下,不在睡梦中,幸福在精心的耕耘中,幸福在知识的宝库里,幸福在闪光的智慧里。”

从古至今,我们可以看到,幸福既离不开平常的生活,同时又需要启用智慧来把握。

说个故事:庄子和惠子一次在桥上散步,庄子指着小溪里自由自在的鱼说:“你看那些小鱼多快乐!”惠子问:“你又不是小鱼,你怎么知道小鱼快乐?”庄子接着说:“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幸福也好,快乐也罢,这是一个饶有趣味的话题,其中蕴含太多生命的真谛,似乎真的不可说。就像那“糊涂的爱”,说也说不清楚。就因为不同的人所处的位置不同,所站的角度不一样,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普通人说幸福是“离苦得乐”。

看到监狱里的人,知道自由就是幸福;看到深受病痛折磨的人,知道健康就是幸福;看到大灾大难中的人,知道平安就是幸福;看到饱受战争之苦的人,知道和平就是幸福;看到生理有缺陷的人,知道身体健全就是幸福;看到忍饥挨饿的人,知道温饱就是幸福;看到找不到工作或者失业的人,知道有一份正式工作就是幸福„„ 由此也有问题,得到了想要得到的东西,就一定会幸福吗? 大量的事实可以作为反证:如①围城中的人,婚姻就像个金色的鸟笼,在外面的都想进去,而进去了的又都想出来,很多美好的婚姻都成了爱情的坟墓;②城市里的农民工,赚到了钱,却顾不上儿女教育,缺失了家庭温暖;③那些矿井下的工人,得到了工作,却承担着生命的危险,顾不上生命的尊严;④更有那些知错犯错,屡教屡犯的

人,好了疮疤忘了伤。等等诸如此类的人大有人在

所以对于离苦得乐,仅仅只能说明缺陷可以成为人的一种动力,它对于人可以是一种积极的因素。催人奋进,并可以通过摆脱困境而得到一时的快乐,但这不是真正的幸福。

追求事业成功的人说幸福是“实现自我价值”。

根据马斯洛的“需要层级说”。由生理需要——安全需要——归属与爱的需要——尊重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一步步向高处走,直到实现自己的理想。

如居里夫人,把事业当生命,最终获得了若贝尔奖;如袁隆平,为解决人类粮食问题成为科学巨人;如贝利,“足球就是我的生命”,成为一代球王;如莫言,通过不懈地追求,成为中国唯一的若贝尔奖得主„„他们是幸运的,在事业上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细细想来,取得成就一定就幸福吗?

人的一生是个极其复杂的过程,他包含着诸多不确定的因素。如文学巨人巴尔扎克,贫穷一生;艺术家梵高死前贫病交加,债台高筑;研究量子力学的霍金,一身瘫痪;数学家陈景润,生活自理能力很差,健康状况很糟;我国歼-15舰载机项目总负责人罗阳,壮心未已,壮志未酬,11月25日突发心脏病病逝,为成就一番事业活活累死„„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大凡忘我工作的人,往往远离生活目标,事业与家庭(或健康)难以相得益彰。况且,“人的一生都处在不断追求之中,人是一个不断有所需求的动物,几乎很少有完全满足的状态,一个欲望满足之后,新的欲望立刻就产生了。”

有记者问获得诺贝尔奖的莫言:“你幸福吗?”莫回答说:“”我不知道“。

由此看来,靠实现自我来获得幸福也并不那么靠谱。

性情比较超脱的人说幸福是“走向智慧高峰”。

什么是智慧?即“神仙无别法,只生欢喜不生愁”;甚或“顺来不起乐受,逆来不起苦受”。说来简单,真做到如此,谈何容易!中国传统文化在这方面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即通过修行,让身、心、灵中“灵”的部分充分运作,为自己构筑起美丽的精神家园。

佛家的智慧讲自在圆满:从文殊菩萨与维摩诘居士的一段对话可

见一斑。文殊:“行如来功德之力,当于何住?”维摩居士:“当住度脱一切众生。”文殊:“若度众生,当何所除?”维摩居士:“除其烦恼。”文殊:“若除烦恼,当何所行?”维摩居士:“当行正念。”文殊:“云何行于正念。”维摩居士:“当行不生不灭。”文殊:“何法不生,何法不灭?”维摩居士:“不善不生,善法不灭”。由此看出,佛家思想主张弃恶扬善。若做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则可解脱烦恼,得大自在。

道家的智慧讲返璞归真:老子曰:“人法地(厚德载物),地法天(自强不息),天法道(阴阳和合),道法自然(本来如此)”。《皇帝内径》中指出:“善言天者,必有验于人。善言古者,必有验于今。善言人者,必有验于己。”亦即天通人,古通今,人通我,人与自然本为一体。这种天人合一的思想,为和谐美满的幸福生活提供了理论依据。

儒家的智慧讲内圣外王:《大学》中说:“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自天子以至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儒家思想主张向内修圣贤之德,向外求治国之道,目标直指向天下太平的幸福生活。

无论是佛家的“自在圆满”,或道家的“返璞归真”,还是儒家的“内圣外王”,都只是人生的一种理想境界,求之不易。

有一则小故事很值得玩味。常来寺庙佛堂祈福的李太太,见到活奔乱跳的小沙弥时,对大师父说“这小和尚多可怜。”大师父说:“何以见得?。”“你瞧他穿的衣服都是破的”李太太回答说。小沙弥在后来更换衣服时,也突然对师兄说:“常来寺里烧香拜佛那位太太好可怜哦!”师兄说:“何以见得?”“别看她穿金戴银、依着华贵,但每次来都眉头紧锁,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小沙弥说。

是啊,人生所追求的究竟是外显的荣华富贵,还是内心的从容淡定呢?当熊掌和鱼不可兼得时,又将作何选择!幸福似乎真的不可言说,只能靠自己在生活中去领略。

做个有心人12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