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初一 议论文 7699字 209人浏览 豆科比

守望那束阳光

如果理解是太阳,能温暖心房,那有千次彷徨,也只为守望到一米阳光。

——题记

凉风灌进我镂空的心,忽忽地,将我的心风干。该有多久没有企及到拿书阳光了?一天,一个星期,或是一年?没有心绪去计算这种很无谓的数字,只会徒添伤悲。

又想到刚刚和母亲争执的几个片段,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我抚着大腿上火辣辣的疼,像个木偶靠在柳树旁,空洞的眼望着江面,眼中不时泛起波澜。我也不清楚为何总会三天两头与母亲闹别扭,这次也仅仅是因为打球晚了,就开始“中国式教育”。我也是第一次在争吵时独自出门。为什么母亲就不能善解人意,她的眼里就只有我的成绩吗?为什么人要活的如此虚荣?

我只是渴望得到母亲的理解,来温暖我已寒了的心。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也总会在这时翻出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渲染伤感,我也想被那束叫理解的阳光所沐浴,所以,我一直在守望。我也不清楚自己守望了多久,总之,每次等来的只有一场暴风雪。

我不会去奢求,哪怕只有一米的阳光也好。我会在压抑时,找到音乐与篮球给予我的一丝慰藉,但我并不能一直依靠它们。我一直都觉得有一种力量在后面推着我,让我能够守望那束阳光。

忽然瞥见江中的鱼儿在嬉戏着,小于依偎着大鱼,模仿着它母亲摇尾巴的动作,像个乖巧的小孩子,惹母亲欢喜,它们像是那么单纯,我也多想成为一只无忧无虑而又幸福的鱼啊!我擦了擦眼角,苦涩的涟漪开始在心海荡漾,我也多想能够同母亲那样快乐。

一点点地移开云层,阳光从江面迅速延伸到我脚下,我不屑,阳光那么鄙夷。但转过身,一切又是那么美丽。我看见母亲站在一棵树旁,凝望着我,这一刻,是母子间的默契,一切的一切都不言而喻。母亲从来都没有让那束阳光黯淡,只是我没有看到。原来,我所守望的那束阳光一直在我身后,照亮我的前方。

现在,在我看到了那束光。

从此,丢掉了那份多余的守望。

当困难来临时

时间倒流回去年盛夏,阳光明媚的招摇,伴着聒噪的知了声,踏着夏天略带着着泥土芬芳的风儿,我来到了游泳池。由于体育中考,所以在我妈的威逼之下去学习游泳。 来到池边,便有了老师狮吼版的呵斥声,让 我不觉在炎热的夏天也感到一丝寒冷。下水后,在老师的要求下骂我开始吸气吐气,仿佛就此成了一台机器,而且似乎是永远不停止工作,电池不会磬尽的机器,不断循环着同一个动作。“你从这一头游到那一头去!”这声音窜过水中,流进我的耳膜,在水下的我“啊”了一声,便灌进一大口水。这一突如其来的命令让我不知所措,刚学会基本动作的我,还未经过实践就要去面对漫长的考验,我毫无主意。“快去!”教练的语气决绝,似乎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我只好硬着头皮,担着心向池中央走去„„

我豁出去了。心里为自己鼓了鼓劲,猛地把脚一蹬,任凭流水冲击着我的头顶。我默念着步骤,划着手,蹬着脚,很快地,手脚不听大脑指示,不停叫嚣着,疼痛、酸胀、麻木、无力,所有感觉都迎向我,冲击着我,大脑停止工作,,处于休克状态,无力思考。冰冷的池水击溃了我虽有的想法,我意识到了残酷的现实,这里是深水区!我只能看见粼粼波光,水从我的五官侵入我的身体,我开始无休止的挣扎,那液体直冲我胃里钻,只感到一阵恶心。我在扑腾中,终于将头探出水面,总算是呼吸上氧气了,但噩梦并未结束,随之而来,我眼前又是气泡。眼前似乎出现家人的影子,还有往昔那个从不轻言放弃的我。是呀,家人等我回家,而且,若那么轻言放弃了,那还是那个我所熟知的我吗?我的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坚持吗,为了家人,为了那个认识的自己。

已经毫无知觉的我,凭着本能,让身子在这自我看来地狱般的游泳池中上下浮动,重复这动作,挣扎,是我唯一能做到的。然而大幅度的摆动让我的手臂开始算账,可我能做的也只有那么多,就像《热爱生命》里的那没有姓名的他,即使多大的磨难需要承受,也同样坚持,是的,也只有这能够做到的。信念支撑一切。27℃的水温竟让我在夏天感到寒冷,尽量放松自己,让已经僵硬到麻木的四肢得到释放,就这么任自己在如海般深远的小池中漂浮着,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是个头,只是让自己的头脑保持清醒状态,即便吸进太多水我头脑涨的不行,只听见耳边厚重的水声,似乎,漂浮有了终点,不再前进,伸出僵硬的有些水肿的手触摸那存在感是那么强烈的池壁,厚实、坚硬,使我悬浮着的心自高空落下。慢慢的攀爬,而泪,似乎也得到了解放,止不住地泪流,已分不清是水抑或是泪„„就看着它们,自脸庞汇入池中„„

怕是再也忘不了这样的经历,那个穿着人字拖,素颜朝天的夏天,是我深深地铭记那次,火辣辣的泪水淌过脸上的滋味,忘不了,不能忘,也舍不得忘。它教会了我许多,例如,困难来临时的面对永远需要笑靥如花,那样就连困难都会屈服。让我们能够用倔强去战胜,去面对,而这一切都凭借着那永不言败的心。

六个字的幸福

那些曾经惊天动地的,其实从未出现过;而那些缠绕在我们心头的,却一直从未离开过 ——题记

爸爸,生日快乐。

手机的屏幕上流淌着幸福,我按下“发送”。

我是个不善表达的孩子。十五年间,我从未给父亲过过一个生日,甚至连一句祝福都从未亲口说过,可我竟然从未愧疚过,我总是半开玩笑地对爸爸说,我们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可是,我错了。

那天是我姐同学的一个生日,她带我到了派对,看到那个洋溢着幸福的醒目红色日期,我才仿佛从梦中惊醒„„今天„„好像是爸爸的生日„„好像„„是的„„,爸爸清晰的脸浮现,又褪去。想到每次我生日时,爸爸总会买来生日蛋糕和各种礼物给我惊喜,我却从未说过一句感谢,认为这是应该的,现在,不正是一个好机会么?我想给爸爸打电话,却已不习惯那种直接的表达。犹豫中我放下的电话,我拿起手机,发了短信。

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一条短信而已。

回到家,妈妈神神秘秘的问我,眼中有掩不住的兴奋。“你昨天给你爸爸发短信祝他生日快乐了,是吗?”“嗯,你怎么知道的?”我心跳有些加快,语气却故意轻描淡写的。妈妈是这样告诉我的:

“中午我和你爸,还有他同事在外面吃饭,你爸的手机突然来的短信,他打开后愣了足有半分钟,我连忙问‘怎么了?’你爸爸的表情突然温柔起来。嗯„„我有许多年没看见他这么温柔的表情了。然后他递过手机给我看,还大叫着‘看啊,我儿子祝我生日快乐!你看到没有,他说,爸爸,生日快乐„„’”

妈妈说爸爸当时就像个小孩似的,跑到一个个同事身边给他们挨个看那条短信,脸颊泛红的他眼里闪着兴奋的光,像是暖春洋洋洒洒的细雨滋润他一块贫瘠了十五年的心土。他把那份幸福传给了当场所有人。

一种细水流长的幸福,在风中浅浅低吟。在妈妈的话中,我仿佛看到了爸爸那张微醺的脸,那种父亲独有的笑容,那份只属于父亲的幸福。心中,内疚、惊讶、激动、幸福,交织缠绕„„

原来父亲的幸福如此简单,只是微不足道的六个字:爸爸,昨日快乐。就足以让他高兴好一阵子,而我却从来不知道。我对父亲的爱绝不止停留在这六个字。爸爸,我要你永远快乐。

转折

从前,我认为友情只是一种表面上看起来很值得珍惜的情感罢了,所以我从来都不曾去感受过它。但是,现在,它占据了我心头最重要的位置,只因为,那次转折——

在一个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狭小空间,盲人一般的黑暗笼罩着我,只能依靠不停挥动着手,摸索着周围的墙壁,用这来给予自己一种存在感。手心里的汗珠惶恐地不断向外渗出,我要出去,我再也不想呆在这个鬼地方了。

那时的我在军训,进行逃生训练,轮到我和几个同学进去了。

同学们都兴奋的向前跑去,这洞只能让一个人蹲着走过,可我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能那么快前进,只知道从小就怕黑的我被甩在了最后,只听见他们的呼喊声渐行渐远,而我的心却越沉越下„„我就像掉进了一个无底洞,没有尽头,没有光芒。当他们在前方叫我时,我觉得不能因为自己拖累了他们,于是故作坚强的喊,你们先走好了。自己便在黑暗中,像只蜗牛,在毫无方向地爬行。渐渐地,恐惧涌上心头,连空气也仿佛凝固了让人窒息。他们本来就不需要等我,我们既没什么血缘关系,也没有任何的交集,而我,自始至终也都是一个人,还是靠自己吧,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更何况那我并不相信的所谓的友情,我想。

一阵阵酸痛袭来,双腿开始不停抖动起来,心像被撕扯着,说不出的一种感觉。突然,面前突然出现了岔路,我的心猛的一跳,往后一倒,只是觉得空气有点干涩„„“嘿,你怎么走那么慢,我们都等你好久了。”突如其来的说话声吓了我一跳。“你们?等我?”“对啊,我们可都等着呢,我们是朋友啊,当然会等你。”朋友„„他们把我当朋友„„一种奇怪的感觉开始弥漫在我心里,该好久,没有触及到“朋友”这词了。那同学说着,便拉起了我的手,还没等我反映过来,就拉着我,说:“我们走,出发啦。”此刻,那拒人与千里之外的手紧紧握了起来,似乎那样就可以打败一切,包括那恐惧,那黑暗,那湿热的手心的温度传递着,我享受着这难得能够触及到的友情。我们互相鼓励着,终于看到了一丝微光,沿着那淡的几欲令人忽视的微光,也顾不得膝下厚实的地板给予的疼痛,就像几天未进水的旅人,疯狂的呐喊,疯狂的涌出去。

看着同学的笑脸,我想,这就是友情,是他们,让我懂得了友情,让我知道了,友情其实并不需要怎样的语言来描述,只需要一个动作,就可以诠释。是他们,给我带来了转折,是他们,让我重新懂得了友情。那个转折,一直影响着我,直到现在,它让友情,占据在我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心灵的距离

当你把心灵远离他人时,对方也会远离你,这样,1+1=2;当你把自己的心灵靠近他人时,对方也会靠近你,这样,1-1=0

1+1=2

都说远亲不如近邻,但近的,未必就是心灵。某日,隔着家门就听见了有人在用力捶打着我对门那户人家的门,我复习的心思被锤散了,便透着猫眼静观一场“战争”。对门的女人刚开了门就被喷了一脸口水,迎面一顿声嘶力竭的斥责,大概说那户人家热水器坏了不修,影响了人家生活。吼声震荡着整座楼道,引来几人围观。她当然不甘示弱,在几秒钟的四目相瞪之后,通红的脸瞬间转为紫色,家教老师的她一张嘴就露出了低劣的内里:“臭老太婆找死啊!没文化的农村妇女„„”两人开始了拉锯战,把心灵的距离越拉越长,再近的邻里也是形同陌路,见到的只是一扇冰冷的铁门。

我理解的1+1=2,但不理解为何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可以这样计算,我讨厌这样的加法。

1-1=0

但在农村,确实迥然不同,每当我在老家呆着时,总见着奶奶忙里忙外的。“谁谁谁家办喜酒了,去帮忙去!”“好,马上就来。”“我家油没了,来借一点儿!”“没事,进来拿吧。”„„不管相隔多远,只要是认识的,就会互相帮助,连陌生的也会变熟悉了。像《乡村不言谢》中,这里的人们也从不那么世故,有的只是淳朴,连借了几根线,几粒米也是会拿东西来换的,顺便也寒暄几句。每次我同奶奶出门,她总是不关门,当我疑惑地问她时,她都乐呵呵地解释:“这就是与诚实的不同了,这的人们就像一家子,自己人怎么会偷自家的东西呢?如果有小偷,邻居也会帮忙看着,所以咱村有钱人多,诠释从外面赚来的,而不是靠偷自家人的。”奶奶笑着,前几乎人家的门都开着,似乎都在向我微笑。是亲情,抑或是友情,总是他们的距离就像一盘花生米,靠的那么近,问着那么香。

我喜欢这样的1-1=0,虽说距离产生美,可与其要那样的“美”,我更向往这种零距离的美,向往这样的生活,向往这样的人际关系。

家乡的夜空,满天星子几千万光年的天涯似乎近在咫尺,城市的夜空只有虚伪的的人造霓虹。如果城市里的人们停下追逐利益的脚步,去追求心灵的美好,那么,霓虹也一样可以同繁星一样华丽,而我,也会做一颗城市里的星星,即使被万家灯火掩盖,即使没有别人做伴,即使无法照亮整片夜空,我依然会散尽我的光芒,明亮哪怕只有一寸的角落。

总有属于我的季节

过去,我看到的只有别人头顶戴的耀眼光环;过去,我听到的只有父母在电视前磕着瓜子说:‘瞧瞧人家的孩子,怎么就那么有灵气。“;过去,我感到的只有自卑与一无是处。

我一直在等待,抑或是在寻找那个属于我的季节,

“A 家的孩子在学钢琴,B 家的孩子又在学跳舞,连C 家的孩子都在学画画了,你怎么就不可以去学一点才艺,有一门特长?”妈妈梦呓般的唠叨就这样见缝插针地钻进我的生活。“我不要!我不喜欢这个,也不喜欢那个,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报了我也不学。”我嘴上说着,心里却不是滋味,看到电视上多才多艺的小孩子,比我小的人上电视的比芝麻还多,凭什么我就连一粒芝麻也当不了。我当然不服。可是,看着身上毫无特别之处的我,也只能束手无策,也只能是属于那种一进入人群中就难以分辨出来的平庸。渐渐地,在时光的打磨下,我也安然地接受了这个现实,也会在有才艺的同学面前感到低人一等。所以每当有关表演和比赛时,怯懦的我总会低着头像躲在一个角落,不想被镁光灯触及到那颗卑微的心。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属于大地的四季依旧在大地轮番表演,也就在其中的一段时光,我终于找到了属于我的季节。

在我一年生日,我的哥哥送了我一个篮球,他说,看你也都快读初中了,如果练篮球都不会打,那可是一件很丢面子的事呢。也忘记有没有说过“我不行”之类的话,总在。就被他拉去打球了。那是我的第一个篮球,所以我也将它视作礼物一般,不敢往地上砸,只是一直抱着,仰视着高悬的篮筐。“投吧,”他说道,“来,哥哥教你。”„„

也不知道是怎样熬过最开始的日子,但现在忆起,总觉得我是享受那段时光的。从最开始连篮框都碰不到,之后可以用力把球扔到篮板,到后来投进了第一个球,每一点的进步都像是握在手心的温度计,让我的自信一点点堆积起来。我也在不断给属于我的季节添上绚丽色彩。

到了初中,我发现自己也能够因为投篮投的准而赢得同学们的赞赏,我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自卑了,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而我也像一直小鸟,在这片属于我的季节里自由飞翔。每当有比赛时,我都会站起来自告奋勇,而一次次的成功也更让我发现了这个季节的美丽。

在这个季节里,我变得自信;在这个季节里,我收获了成功。四季是属于大地了,而总有那么一个季节是属于我的。虽然也曾迷茫,虽然也曾彷徨,但最终,总有属于我的季节,在某一处等着我,让我在里面展现自我。

用行动丈量奉献

此时近午夜,我结束了一天的课程,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街市的霓虹与深黛色的树影交织摇曳着,我将手缩进衣袖,看秋的容颜。秋叶打着行人的足迹,寒风凛冽过我的耳际,蓦然发现,原来秋已款款而至,身着一袭单衣的我此刻只想尽早回到温暖的家中,不经意间一瞥,眼前突然跃入一抹明艳的橙色,就是那最温暖的颜色,那个身影并不十分清楚,在那冰凉的灯光下散发着温柔的光晕。

那应该是„„我继续向前走,透过那团橘红,我明了。脚步缓了下来,依然见那环卫工人在辛勤地工作着,至如此深夜,也没有一丝偷懒。整洁而又干净的马路,甚至于角落,令这秋天不经意间,多了几分温婉之美,秀丽之色,人情之暖,让落寞带了几分诗意,只因这个被人遗忘的职业,仍做着被人忽视乃至看不起的工作。看不清他抑或是她的样子,他也并没有留意我,只是低着头。

住宅楼上的灯都熄灭了,只有孤独的街灯陪伴着,偶尔飞驰而过的轿车,毫不留情地将冷风拍着他,也卷起那堆叠得厚厚的落叶,飞扬,刚刚的辛苦又白费,但仿佛也已习惯了的样子,并不埋怨什么,只是低着头,又重复原先的动作,一遍又一遍,那温暖,令人安心的橙色,,仍旧令人的心变的平静与洒脱,仿佛,可以容纳许多事物了。那窸窸窣窣的声音,并不令人觉得烦躁,竟有股暖流渐渐注入我心,然后蔓延,说不出那种令人安心的感觉,一下又一下的动作,丈量了他曾经付出过的一切。眼前突然浮现出人们走过他们身边那种神情,仿佛嫌弃,仿佛令他们作呕,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拿正眼去看他们,只有那种冷漠却一张张精致的容貌,带着鄙夷与不屑,耳边充斥着太多太多对他们不好的评价,仿佛他们的职业是极其卑微与低贱的,但从未有人关心过他们做了多少人做不到的事,他们的职业仿佛也被当作了反面教材,说是学习不好就得和他们一样,可„„他们都是没文化的吗?就算没有,他们也有情,也有爱,也有尊严,犹记“凡职业没有不是可敬的”是的,可敬的职业,试问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起早贪黑,烈日下工作,风雨中工作的辛勤。若是能够义无反顾地抛下高级沙发,放下手中的遥控器,弃了那冬暖夏凉的空调,去试做一天环卫工人,便能知道,这份职业中也有着许多无可奈何,但却还是心甘情愿地接受,所以,我从未鄙视过他们,真的,一点也没有过。

他把人行道上的枯叶都扫到一处,有时,再过马路,让落叶躲在畚箕里,知道清除了铺满路面的黄叶,风吹来,有点冷,可这下落叶不再轻舞飞扬,或许是因为堆积的太厚,或许„„这落叶也有了情,或许它们为之感动。厚厚的落叶,像他为这城市做的奉献,也堆叠了他的无私。接着,他有将垃圾倒进车内,便踏着环卫车,很慢,像落叶一片又一片落,从高高的枝头,争执下来,轻轻晃动身子,只是那样孤独地飘落,然后,落地,悄无声息,就连轻声地叹惋都不曾有过,他们就是如此,只是做着城市中的一只小蝼蚁,但始终奉献着,不管力量多么渺小。我的目光跟随他,知道那抹温黄隐在夜色,犹如星子一般,渺小却也曾留下过明亮,我竟„„不舍他的离去,因为他曾在我的面前用行动丈量了奉献。

秋天的街道里,风已停止了肆虐,只有寂寞来回穿行着,但我却不被这寂寞所影响,只因心受到了洗礼,便明了了许多人事,更如明镜,平静地思忖着许多。喧嚣随着秋天衰败了,然而环卫工人依旧带着我们所没有的热心,为城市装点,他们只是生活这部大机器中的小零件而已,但却也必不可少,机器运作着,小零件也附和着运动,只是默默的,毕竟有谁会注意到这小小的,不起眼的东西,他们那颗奉献又无私的心,不论春夏秋冬,都是散布在城市的每个角落。

秋天的容颜像女子的姿态,婉约,妩媚,然而这秋天便是对他们这群人最好的证明,他们的行动丈量了奉献,不带一丝作假。

遗失的美好在我心中珍藏

人们都说,失去了才会懂得,也许,遗失的才是美好的。

——题记

打开了许久未开启的箱子,那是一股令我心头一紧的味儿,甜甜的,深远的,目光向下触及到了那双已被我忽视了许久的旱冰鞋,布满了灰尘的鞋面,斑驳脱落的金属,,该多久了,该多久没有着着这双鞋嬉闹了,轻叹了口气,内心,那块最柔软的地方,最敏感的地方被触碰着,一个朦胧而又依稀的不完整片段——

那,是个素颜朝天的夏,那,是这城市喧嚣中余留的稚嫩,那孩子们只是笑着,滑着旱冰,那笑不带任何杂质,这,是心最好的宣泄,那其中,也有我。犹记得年少的无知将我们带到了陌生的地方。烈日不断地烤,汗水不停地流。我们对这陌生的地方充满了好奇与兴奋。

小时候常常这样不计后果而只图贪玩。看着路边普通的风景此刻却显得奇妙,滑轮在脚下凹凸不平的石子上抖动,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越陷越深”,但也看到了城市里难以见到的火车铁路,随呼啸而过的列车,我们感觉自己仿佛到了另一片土地。那是一种得意,在心底蔓延,就这样我们骄傲地审视着这被我们寻找到的土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该是回家的时间了,可我们在哪呢?

恐惧和害怕迅速占据了全身,而身体却又的不听话的疲惫而软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