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思念爸爸的作文
初一 记叙文 2399字 1340人浏览 巍巍vivienne

写思念爸爸的作文 你快回来,我的蓝月亮 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我仍坚信妈妈会第一个来找我,但当冰冷的海风在我的脸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痛彻心扉的痕迹时,我终于相信了奶奶的话。她说,爸爸不会回来了,因为天堂很远,妈妈始终是要走的,因为她还年轻,而我就像是被天空遗弃的月亮。奶奶还说,她会永远爱我。 那天是我六岁的生日。那个下午我静静地坐在海边,手里拿着挂满笑容的全家福和一个小小的蓝月亮。在冰冷无助的感觉快要把我淹没的时候,一个声音将我重新拉回现实世界。他问:“你怎么在这?涨潮了,我爸爸说涨潮的时候不能坐在礁石上。你爸爸没告诉过你么?” “我爸爸去了天堂。可能他还没来得及说。 “那你把手给我,我扶着你下来。” “好的。”我点

点头,接着站起身,把那张全家福撕个粉碎,然后丢进海里。 “那是什么?” “蓝月亮。” “月亮不是蓝色的。” “可我喜欢蓝色,所以爸爸送了我一个蓝色的月亮。” “我很喜欢这个蓝色的月亮,我能把它带走吗?” “好吧!不过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你要还给我哦!如果你弄丢了,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高二终于开始了,因为分班的缘故,我到了新的班级里。老师介绍新学期计划时,我看向了窗外。明朗的天空下,阳光洒满了整个校园,接着一个懒散的身影闯进我的视线里,他把足球扔给同伴,径自举起可乐畅饮,那畅快淋漓的样子像是给夏天画上了一个满的句号。真是个悠闲的家伙! 我无意间把手伸到书桌的最里面,没想到居然发现了一张用透明胶带粘住的纸条。我像是收到接头暗号一般小心翼翼地取了下来,上面是一排整齐的字:“不管谁坐在这个位置,都要在开学后的第一个周五放学之后到操场上来。”是谁的恶作剧吗? 周五很快就到了,下午的两节课很快过去,我一边收拾书包一边盘算着到底要不要到操场去。

就在我快要走出教室的时候,同桌曼子笑嘻嘻地凑到我身边问:“咦,莉莉你有心事?” 班里的同学都说我是冷漠的女生,所以真正可以交谈的朋友并不多,曼子就是其中的一个。我从来不对曼子隐瞒什么,包括家里的一切。当我把那张纸条交给曼子的时候,她一副兴奋的样子,拉着我的手大叫:“我们赶快到操场上去看看吧!”我还在犹豫,但是见她这么兴致勃勃的样子,只好答应了下来。 在操场上,除了一群打球的家伙,我和曼子并没有看到“可疑”的人。等了一会,曼子就不耐烦地喊着要走。我从口袋里掏出纸条撕成两半扔在地上,转身准备离开。就在这时,一个不明物体从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稳稳地掉落在我和曼子的面前。 “喂!谁把臭球鞋踢到这里来了?”曼子生气地对着操场上那群踢足球的人喊,“差点砸到我们了,知道吗?” 我回头,那个明快的身影再次闯进我的视线。是他?只见那个“冒失鬼”单脚跳到我和曼子面前捡回球鞋,低头穿鞋的时候看到了地上的纸条。他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阅我们:“这是谁发现的?”然后转过头对着操场上其他的人喊,“快来看啊!你们输了,我赢了!坐在我座位上的果然是个女生!” 从那天起,“吴远东”这三个字开始频繁地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曼子说这是宿命的安排,可我知道我等的并不是他,而是那个带走蓝月亮的男孩,那个和吴远东一样拥有阳光般灿烂笑容的男孩。我想我们会再次相遇,到那时他会把那个蓝月亮还给我,因为这是我们的约定。 吴远东的确是快乐悠闲的人。我总是在快要上课的时候看到他从楼下匆匆跑过.嘴里叼着面包片。有时他会和三五个男生勾肩搭背地从我面前经过,然后讲起那次打赌的事情,仿佛我们已经认识了很久。 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奶奶说我该去看看妈妈了。可我摇头,失去的东西我不想再找回来,除了爸爸和蓝月亮。那一天,我的心情莫名其妙地失落,觉得自己多年以来的等待根本不会有结果,我不止一次地去海边,在快要涨潮的时候站在礁石上。然而,始终没有人再对我说:“你怎么在这?涨潮了,我爸爸说涨潮的时候不能坐在礁石上。你爸爸没告诉过你么?”于是我流泪了。 “你怎么哭了?”吴远东出现的时候居然

没有一点预兆,他就那样歪着头站在我面前。 “没什么。”我答道,然后大步走开。 吴远东追上我,他说:“莉莉,你不快乐,对吗?” 我点头,眼泪无法抑制地滑落下来。 期中考试快要来临了,曼子紧张得不行,而我总是在上课铃响之前托着下巴看

窗外的阳光,差不多每到这个时候吴远东就会出现。他像是知道我在看他一样,走到楼下的时候故意扬起手对着楼上摆几下。可他并不抬头朝上看,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当然那天我在海边哭的事情他没有对任何人说,只是有一次打电话提起的时候,他说我当时像个迷路的孩子。后来我竟真的做了一个梦,梦里我站在一块礁石上,对面是波涛汹涌的大海,我像是失去了方向,不知道该往哪里走,而脚下早已没有了路。 那天中午曼子正在用塔罗牌帮我占卜的时候,吴远着书包走了进来。他说今天校队有比赛要早点走,放学不要等他了。教室里马上嘘声四起。“啪”的一声,一串钥匙掉在了地上。我的心疼痛了一下——钥匙扣上的那个小小的蓝月亮是那样醒目!可是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吴远东已经捡起钥匙走出了教室。 “莉莉,为什么你的这张牌我从来没见过?你真是个奇怪的人!”曼子拿着塔罗牌抱怨。 我笑了,这个占卜注定没有结果。 几天之后妈妈打来电话,她希望我国庆节能到她那去住几天。奶奶举着听筒的手有些颤抖,我走过去一句话没说,静静地把听筒放回原位。几分钟之后,吴远东快乐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莉莉快下来啊!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我说:“好。”不经意间又看到了那个小小的蓝月亮,眼睛顿时变得蒙咙起来。 海风吹过脸庞的感觉犹如父母轻轻抚摸孩子的脸一般。我静静地坐在礁磊上,一句话也不说,没想到吴远东居然带我来这里。 “那个钥匙扣真特别。”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