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述题:刘震云的《一地鸡毛》、池莉的《烦恼人生》
初一 散文 1049字 999人浏览 不仅V而且VN

刘震云和池莉有意淡化了“欲望”主题,而致力于还原普通百姓琐细生活状态。刘震云的《一地鸡毛》中,小林一个大男人为了买到一斤好点的豆腐, 每天大清早起来排上近一小时的队, 还经常买不到; 老婆想调个离家近点的单位以免受挤公车之苦, 可丈夫忙了一阵却无功而返, 甚至阴差阳错误了事; 保姆不尽职得忍气吞声、老家总来些又穷又土的亲戚, 老婆总生气„„如此种种, 这些确确实实是我们每个人在现实生活中都会遇到的小事、琐事、烦事。但作者对生活的感受那么的敏锐, 他把平凡人的平凡生活立体成一幅幅的画面, 再从中挑选出最具体、最有触动性、最能代表百姓生活真实的片断, 把他们按一定的逻辑和顺序组合起来, 使文章的故事情节显得真实而可信, 从而还原了生活的本来面目。这些描写日常生活充满喧哗与骚动的作品,相当真实的反映了社会上许多普通人的生活状态。另外,在习惯了,看淡了充满烦恼的世事以后,人们也有了应付生活波折的平常心。善于从“烦恼人生”中发现过日子的平常心,使得这一部分“生活流”的作品有了一些世俗生活的暖色。

池莉的《烦恼人生》通过轧钢厂操作工印家厚一天的生活经历,十分详尽地展现了当代普通工人所面临的生活困境和不尽的烦恼:狭小的住房,微薄的工资,上有老下有小的艰难处境,每天上班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拥挤的公共汽车和轮渡,被人诬陷、被领导批评的烦心事等等;描写了他在这重重困

境中的挣扎、奋斗和心理感受,深刻地揭示出中国当代产业工人生存的困境和无尽的人生烦恼。小说真切细腻地描摹了主人公印家厚一天的日常生活及烦恼的心理状态,让读者在阅读文本的过程中,走近人物的内心世界,也审视自己的生存境遇,从而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在读者与作者之间建立一种平等对话的关系。池莉凭借自己对生活敏锐的观察力和缜密的虚构能力,把现实生活秩序打碎后按照特定的艺术规律重新组合,建立起了一个“仿真想象”(池莉语)的生活空间。比如,印家厚早晨排队洗漱、上厕所的生活细节,既突出了因狭窄、拥挤的住房条件,导致了人际关系的冷漠,又保留了现实生活得快节奏、随机缘的原生态;公共汽车上的拥挤和争吵,既反映了城市交通的超负荷与人们紧张的心理,又透露出生活流程自身的节奏性和偶发性。

生活流小说关注日常生活,采用平易通俗的语言,生活流式的叙述形态。真切地展示生活的世态、人情,运用世俗化的平易的语言,注意语言的本真彩色,不回避粗俗,使小说在原汁原味的生活中显现出独有的情趣。现实生活的节奏性、随意性和多变性,为生活流的技巧运用提供了展示日常生活之美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