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成熟
初一 散文 1464字 102人浏览 火心狼爱娜娜

学会成熟

温岭市大溪四中吴长会

鸟语花香,春意盎然……

我踏着小步子欢天喜地的在路上蹦蹦跳跳……我有一个好朋友,是一个可爱的男孩。因为有了他,我每天都在学校过得很开心。新的一天,新的开始,兴高采烈的赶到学校见新的他!

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我才刚到教室就被老师叫到了办公室,来书包都来不及放下就马不停蹄的往办公室赶去了。老师今天怎么无事不登三宝殿呢?我正纳闷着,就已到了办公室。一张熟悉稚嫩的脸映入我的眼帘——好朋友。在他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里我清楚的看到了自己一脸的惊讶。他怎么会在这?这是我反应过来的第一个想法。接下来老师便打破了这僵局。问我是不是做了一些什么伤害他人的事?我心里暗自冷笑:虽然别人家的地儿里能生吃的东西我都弄过,但伤害别人的是我却从来不做。因为我一直秉承着不做伤天害理的事的原则。我用自认为最憨厚老实的眸子凝视着老师坚决而不容置疑的道:“老师我没有呀!”我自认为自己是清白的,却不见老师的脸一点点的由红变青,由青变白……老师见我说没有,便决定讲实情告诉我:我昨天傍晚用小刀割破了“好朋友”小腿上的袖套,于是他爷爷今天就告到学校来了。见老师左右为难的样子,我并没有刁难他。只是觉得这无中生有的是怎么也落到我头上来了?从容的从嘴里挤出两个字:没有。老师霎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好又给他爷爷打了个电话,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就见他爷爷圆滚滚的身体钻入了众人的视线,气喘如牛。蛮横无理的冲到老师面前就说我不思悔改、无可救药。居然对老师如此无礼,忍无可忍!眼前的男子在我眼前完全没有半点儿老人味可言!我圆目一瞪,似乎要把它打败才过瘾。待他训完老师,又用他那目空一切的双眼扫了我一眼,厉声道:“小小年纪就学坏,还不赶快道歉!”“哼,异想天开。反正我又没做过为啥要承认啊?”我自认为有理,语气坚硬,毫不畏惧。语毕,昂首挺胸,对上他那双贼溜溜的双眼。看到他那副怒不可遏的样子我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哼,陷害我,当我是只小猫好欺负吗?不理会他们,我正气凌然的出了办公室。人声鼎沸的教室消除了不快,沉浸于我的作业之中。

似乎他们还不屈不挠了,抱着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态度,硬是让我道歉。真是忍无可忍了!一家子人都那副臭德行,狗改不了吃屎!看着那张稚嫩的脸,此时看见的只有恬不知耻与借助他爷爷来狐假虎威。难怪人们总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就是那一类的代表!对这个好朋友只有无可奈何,谁让他是我的好朋友呢?我忍受不了背叛,我更忍受不了恃强凌弱! 一场序幕拉开了我与他的友谊,我既可以恨恨的看他一眼,也可以若无其事的从他身旁走过,不留一丝曾经的欢乐与阳光。经过了长达一周的纠纷,我决定低头。不是认输,不是害怕、更不是我真的做过那件事。而是我简单的认为:人,总会长大,与其争个你死我活,不如早点放手。心释然了,人自然也就快乐了。泪如雨下,逐渐模糊我的双眼,在老师沉重的喘息声中,我听见了她的失望,也听见的自己那一声缓缓的对不起。或许,她真的对我很失望吧,因为她一直都不相信我会做那种事,却没想到我会承认。

或许我该悲伤,就这么木讷的低头认错,又或许我该庆幸,让我清楚待在自己身边的是一些什么样的朋友。全班大多数人都站在我这一边,他们一直都相信着我的,不是吗?我应该为有他们而感到开心呀!他成为了班级里的唾弃对象,或许这就是报应吧。一个只会陷害别人的人,谁会想要和他在一起呢?

有时候,离开不是一种损失,而是一种自我保护。

人生中一切矛盾的化解,并不是拿尖锐的刀子划过,而是那最朴素最温暖的轻轻一放。 春光依旧,风平浪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