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听回声(2)
初一 记叙文 3023字 714人浏览 孟诗1

静听回声(2)

杨文玲

乡情是一支清远的笛,悠扬而深远,乡情是一个古老的童话,美丽而动人;乡情是一坛陈年老酒,清香而醇厚……

——题记

对于故乡的理解, 最早是词典中“自己生长的地方或祖籍”。然而读过季羡林的《月是故乡明》,茅盾的《可爱的故乡》诸文后,我才了解:故乡的含义不仅如此。故乡是每个人心中深处的慰藉,它是落叶所能向往的根,是孤雁所能向往的巢,是江河所能拥抱的海,是航船所能停靠的岸;故乡是情感的栖息地,是温馨的港湾。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在他们的诗篇中留下对故乡的热爱与怀念,“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而我不想再用多少华丽的词藻,来表达我的故乡有多么的美丽,因为那些话都是苍白无力的,对家乡的爱不能用语言来衡量,思绪回到那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国庆节放假期间,我去姥姥家玩,突然想起了一个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地方,我曾经在那里度过了六年的美好时光,那就是我的母校——毛庄小学。走在多少次梦中出现的熟悉的小路上,思绪万千,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和朋友们一起上学放学的日子。在那时的路上,我们会毫不掩饰的大笑,会谈论某某老师对待学生是多么的好,或抱怨今

天布置的作业是如此的多,也会骄傲的和同学们展示自己今天的新衣服是多么的漂亮。

走着走着,我来到了学校,映入眼帘的仍然是当年的那座教学楼,气派的大门,从大门通往教学楼的笔直的通道,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依稀可以看见往日与同学们一起跳皮筋,跳绳的身影,操场上我们的奋力角逐,教室里的我们激情飞扬。蓦然想起刘亮程的那篇文章《今生今世的证据》:“留下泥皮上的烟垢和灰,留下划痕、朽在墙中的木和铁钉,这些都是我今生今世的证据啊。”在这片校园里,可以称得上是我存在的证据的,就只有教学楼后面的那一大片树林了。那片树是当年我们在三年级的时候亲手种下的,记得六年级毕业的时候还是小树苗,现在都成为一片大树林了,不就像正在朝气蓬勃,茁壮成长的我们?树苗的成长足以见证岁月的流逝,我们的成长。 “卖糖葫芦了——”,卖冰糖葫芦的吆喝声传入我的耳中,回忆过去,和几个同学一起吃着冰糖葫芦一边走一边聊在学校发生的趣事,是多么的惬意。可是有很多同学自从上了初中之后就不曾看到了。 “哦,给我一串。”我买了一串冰糖葫芦,仍旧是记忆中的味道,我远在天涯的朋友们,你们一定很好吧?!

静听回声

我们赞美笑声,因为他是晨曦,是太阳的光环,是小鸟的鸣啭

——题记

刚下过一场秋雨,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清香,四周静悄悄的,似

乎还能听到秋天树叶落地的声音。我独自漫步在乡间泥泞的小路上,远远的看到了几棵大树,童年的记忆顿时涌向心头„„

那时候,那儿是一片树林,是我儿时笑声最多的地方,是我记忆里最无忧无虑的地方。

夏天的午后,天气闷热难耐,树林便成了我们的避暑胜地,夏天热浪般的风在这片树林里变得清凉了许多,林子里只有细碎的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落到地上,钻石一般,美丽无比。每天在树林里捉迷藏似乎是我们这些孩子们的不成文的规定,而我经常是捉迷藏的那个人,蒙着眼的我,对于同伴的“挑衅”:“我在这儿啊,你捉不到我,嘿嘿„„”,总是急的六神无主,横冲直撞,一会抱住了这棵树,一会抱住了那棵树,气的找不到北。不过有时也会耍点小聪明,“哎呀,我摔倒了。”我大喊道,“怎么了,没事吧?”好心的同伴从各个角落里向我这跑来,十分担心的样子,我则露出“奸诈”表情,一个不落的把他们全部抓获,紧接着,树林里便会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不在乎输赢,在这里,我们收获了童年的快乐,收获了同伴之间的感情。

每个夏天的晚上,这片不大的树林更是我们孩子的天堂。脖子上挂个老式手电筒,在知了的伴奏下找金蝉成了我们的必修课,从下到上,我们像警察寻找证据那样仔细的搜寻着我们的猎物,从来没想过一束微弱的光能有这么大的力量。一个个金蝉的出现往往会让我高兴的尖叫,想到第二天又可以美餐一顿了,心里洋溢的满是幸福感。有时,迫不及待的我们也会就地“大吃一顿”,随便用几块破砖围一个小灶台,点上火,把那些捕获的猎物放在火上烤,颇有些野外生存体

验的感觉。现在想想那些东西可能不好吃,更不干净,但当时不知是多么的有滋有味。伴随着笑声,我们在这个林子里收获着童年的纯真,朴实的友情。

一阵萧瑟的秋风吹来,把我从梦境拉回了现实,慢慢走近那几棵老树,看到几片叶子缓缓落下,静静聆听,我仿佛又听到了儿时那爽朗的笑声,我的朋友,不知你们现在正在做什么。

静听“回声”

瑟瑟的秋风,零落的树叶,忽而想起了在姥姥家门前种的那棵柿子树。又想起姥姥说的“秋天到了,柿饼又该可以吃了”心中隐隐涌动着一股温暖的热流,嘴角似乎出现了柿饼甜甜的味道。

童年的我在姥姥的呵护下过得无忧无虑,柿子树陪我度过了春夏秋冬。当柿子树花盛开的时候,老祖母总是攀着手,倚靠在粗壮的柿子树边,蓬乱的花白头发,任由风吹,这时的我就会把头搁在老祖母的膝上,缠着她给我讲故事。老祖母爱讲抗战的故事,我只是隐约地记得:日本鬼子来了,她就爬上树,浓密的树叶遮住了身子,趁他们人少,就用柿子狠狠地砸他们的头,柿子掉到地上,咧开嘴笑了。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我可以确定,老祖母对柿子树的用情至深,往昔的日子,即使平凡,却是如此铭心,难以忘记。

再等我长大些,老祖母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树皮般的纹路,原本的一口牙几乎快掉光了,她再也咬不动柿子了!于是就趁着入冬前,把柿子都晒成柿饼,保存下来,看我开心地吃,有时她自己只是闻闻。

她不再盘着手,倚靠在柿子树边,而是搬来一把小椅子,坐在那里,美美地晒着太阳。我也不再缠着她讲故事,只是在一边静静地望着她。

姥姥渐渐的老了,柿子树也不像以前那样的茂盛,结的柿子也不像以前那样多了。终于有一天,姥姥在子女的陪护中闭上了眼睛。从此柿子树也无人打理,渐渐的枯萎了下去。从那,我再也没有吃到像当年一样香甜的柿子饼了。

现在那棵柿子树已经砍了,只留下了残根;老祖母也走了,但往昔的记忆却永远的留在了我的灵魂深处。

静听回声

王晴

红砖、灰顶、不加修饰的平房,一群吱吱喳喳、嘎嘎欢唱的鸡鸭,还有一条老实憨厚的小黑狗,清晨,雄鸡高鸣,傍晚,炊烟袅袅...... 一切都是如此的和谐,这就是我的家乡。

还记得小时候的我,肩上挎着妈妈做的小书包,穿过一条窄窄的胡同,不需要爸爸妈妈接送,和几个同伴一起去上幼儿园。

那时候,胡同里的房子还有许多是土墙,虽然破旧,却是我们这帮孩子们的乐土,因为淘气的我们总是喜欢边走边用手刮着墙上的土,看它时不时地掉下来,似乎很有成就感。那些土墙上面总是有很多小洞,我们不知道洞里面有什么,常常忍不住去探探。

土墙似乎被我们破坏的有点“撑不住”了,有一天,忽然有人告诉我们土墙的小洞里面住的是蛇, 如果谁再去碰那些土墙,里面的

蛇就会跑出来咬我们。我们每一个人都很害怕,上学放学的路上再也没人敢去碰那些土墙。

有一次,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去碰那些土墙,然后真的有蛇爬出来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是对那些土墙的怀念,还是对小时候的不舍。

现在土墙逐渐在我们的生活里消失,逐渐在乡村里消失。我也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土墙的影子了,土墙正离我们越来越远,大概不用多久,土墙就会成为历史,未来的孩子们不知道什么是土墙, 又一次想起故乡那条胡同、那段土墙,我似乎又听到了土墙胡同里那一片片欢声笑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