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章学案
初三 散文 3060字 396人浏览 朴酬未本店

潍坊七中高一语文 潍坊七中高一语文

1 2

断章 学案

学习目标:

1、抓住诗歌中的意象,展开联想和想象,理解诗歌的象征意义和深层含义,深刻体味诗中蕴含的哲理。

2、通过反复诵读,品味诗歌中凝练、含蓄、富有跳跃性和音乐性的语言。 3、通过反复诵读,体会诗歌的意境和作者的心境,提高自己的形象思维能力

文本导学

(一)了解作者

卞之琳(1910—2000)现代诗人、翻译家。生于江苏海门汤家镇。1930年开始写诗。1933年出版第一部诗集《三秋草》,1935年出版《鱼目集》,1936年与李广田、何其芳合著的《汉园集》出版。卞之琳是30年代中国文坛“现代派”诗歌的重要代表人物。卞之琳的创作与提倡格律诗的新月派有关联,但他的风格实际上更接近于象征派,曾与象征派代表诗人戴望舒一起编过《新诗》杂志这一时期的诗作表现出当时青年知识分子对现实的不满与思考。

他感觉敏锐,又善于将情思与理念深藏于诗意之中,有时却不免给人隐晦之感。他的诗作讲究音节的整饬,追求文字的奇巧,不少篇章还弥漫着忧郁惆怅的情绪。

(二)文章背景

本诗写于1935年10月,《断章》既是卞之琳灵感瞬息迸发的印记,又是精微而冷隽的诗风的一次不经意的显现。1933年,卞之琳爱上了苏州的张充和,两人的感觉都很好,1936年秋,卞之琳还和张充和同游了苏州的天平山,但两人最终却没能走到一起,但这次短暂的幸福和痛苦留在卞之琳的内心深处,卞之琳对已经飘逝的美好爱情深深怀念,层在同年的一首诗里这样写道:“人在你梦里,你在人梦里”。据作者自云,这四行诗原在一首长诗中,但全诗仅有这四行使他满意,于是抽出来独立成章,标题便由此而来。

(三)易混字

( )琅满目 ( )漓尽致 窗( )子 烟囱( ) (四)易混词

风景:一定地域内由山水、花草、树木、建筑物以及某些自然现象(如雨、雪)形成的可供人观赏的现象。

风光:①名词,风景,景象。适用范围比“风景”大,如:风光旖旎

②形容词,光彩;体面。用于口语中。如:儿子有出息,当妈的也觉得风光。

装饰:既可指在身体或物体的表面加些附属的东西,使美观,也可指起修饰美化作用的物品,既能用于人,也能用于物。如,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妆饰:①指梳妆打扮,用于人。如:妆饰得体

②指打扮出的样子。如:妆饰朴素大方

文本探究

问题探究: 1、《断章》一诗中,诗人是怎样用形象的画面来阐释抽象的哲理的?

2、有人说《断章》是一首情诗,还有人说它是一首哲理诗,你说呢?

3、李健吾先生认为,这首诗“寓有无限的悲哀,着重在‘装饰’两个字,你是否同意他的观点,请说说你的理解。

4、试分析本诗的写作特色

反馈练习

以“溪”“海”和“潭”为意象写一段文字,要求表达某种感悟,至少运用一种修辞

手法,不超过60字。

补充:

诗一首 余光中

潍坊七中高一语文 潍坊七中高一语文

3 4

你站在桥头看落日 /落日却回顾

回顾着远楼 /有人在楼头正念你

你站在桥头看明月 /明月却俯望 俯望着远窗 /有人在窗口正梦你

独自在山坡上, 小孩儿,我见你 一边走一边唱, 都厌了,随地 捡一块小石头 向山谷一投。 说不定有人, 小孩儿,曾把你 (也不爱也不憎) 好玩地捡起, 像一块小石头, 向尘世一投。

以“我”与“小孩儿”客观的陈述,揭示了生命的偶然性,即人的命运就像随便一投的小石块。

答案:1、这首诗共4个形象的画面,前两个画面,“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表面似乎互不相关,“桥上”“楼上”这两个地点,却在看风景时发生了联系。后两个画面,“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窗子与梦互不相关,却在“装饰”这一点上又发生了联系。十分平常的生活画面,几个毫不相关的事物,经过诗人精心构思与组合,变得耐人寻味,它阐释了诗人心中思考的“事物的息息相关”的抽象哲理。 2、爱情诗。“风景”可以理解为是情感距离的意象,“你”和“看风景人”之所以成为各自眼中的美丽的风景,因为“风景”只能欣赏不能拥有,把“你”视为风景,言下之意是我得不到你,这样“风景”成了你我距离的象征,成了一种失落相思的寄托物。因此,即使楼上没有人,“你”看到往日的风景,也会潸然泪下,因为风景就是往昔楼上的人,所以这首诗可以说是写两人互相爱慕却未能走到一起的痛苦心情。“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正因为二人虽相见却不能长相守, 美好的感情在一回眸中失落,永恒只能定格在彼此的眼神里,所以佳人晚上才会入梦,在梦中欢会,你梦着别人,同样别人也梦着你,但永远只能是在梦中,醒后却

是人去楼空,令人无限惆怅。

哲理诗。它的哲理支撑就是相对论,即“看风景的人”在桥上看风景,但他同时又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看与被看是一种不断转换的关系,桥上的人正在观望眼前的风景,却没想到自己竟然连同风景一起成了楼上人眼中的“风景”,而在第二节中,“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楼上的人更没有料到,自己连同被明月朗照下的窗子,也一起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进入了别人的梦中。事实上,这绝非两两“看与被看的相对关系”, 因为说不定在别人后面还有别的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他,他又看着别人„„构成一种无限延伸的连锁关系。

3、这种说法也有一定道理。该诗两节中的首句,都显示出某种确定性的“喜悦”。而每节中的第二句,却又是对“确定性”的消解。“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你”在首句所获得的“确定性”与“主体性”,却又被这两个诗句所“相对化”与“客体化”, “确定性”的“喜悦”演变为“相对性”的“悲哀”。如此种种,却又落入了“诗人”的“观看”之中,诗作以“你这样的第二人称写成,又使前面的一切落入了另一重的“相对”,从这首诗中,我们无疑能够领略到悲哀、感伤、飘忽、空寂、与凄清的复杂情绪。 4、意象链接,视觉流动。《断章》一诗,融“桥”“楼”“月”“窗”“梦”五大传统意象于一炉,显示出了深邃而悠长的古典韵味。全诗一共四句,每句都可以作为一个独立的事态意象:“你看风景”“看风景人看你” “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第一句“你”是事态主体,“风景”是事态的客体;而在第二句中,曾作为主体的“你”却由第一句句首的位置转至第二句句末并成为客体。第二节与此相似。这种“环中环、套中套”的意象结构方式充满智慧,生趣盎然,令人玩味,更由于意象链条的串接,四个静止的事态画面有了视觉流动感,使它宛若电影画面,一幕幕涌入眼帘,使静止抽象的汉字字符变为流动具体的视觉形象,使人不得不由衷地惊叹诗人的鬼斧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