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隙的爱情
初一 议论文 2243字 75人浏览 nutang

缝隙的爱情

那是他们年轻的事情了。文文和万竹在一个学校里读书。谢娟在北方一个天气严寒的城市里读书。文文和万竹并不是很熟悉,他们认识,是因为文文当时的男朋友陆明和万竹住一个宿舍,万竹和谢娟是情侣。

大学毕业那年,文文和万竹同时被美国一所著名大学录取。谢娟留在了那座北方城市教书。而文文的男朋友陆明则放弃了保送资格,去了南方一个城市,和一帮哥们一起办了一家电脑公司。谢娟和陆明一起去机场送文文和万竹,谢娟和文文哭成泪人,陆明和万竹“男儿有泪不轻弹”,却也眼圈红红。文文和万竹同时说:“我明年就回来看你。”

文文和万竹来到美国,什么都很陌生。功课又紧,又很孤单。自然地,他们两人不时地在一起,回忆些什么,或说些想家的事。没多久,他们心里都觉得两人是在相依为命了。白天他们没课时就在一起吃饭,去图书馆念书,晚上该睡觉时,回到各自的住处。谢娟每个星期都会给万竹写信,告诉他她多么想他,多么急切地盼望和他相聚。文文每个月都会给陆明打电话,告诉他她多么想他,多么急切地盼望和他相聚。每隔几天他们都会收到各自另一半的来信。

“万竹,我知道我不是一个贤惠的女孩,可是,我唯一的心愿就是给你做个好妻子。这么多年了,你早已是我的一部分。我无法想象没有你的日子我会怎样。我每天都在祈祷上苍,让我们早点相聚,圆满这似海深情。我业余时间在上烹调课,只为我能做一个使你幸福快

乐的妻子。”谢娟和万竹是小学同学,算的上是青梅竹马。

“文文,我们的公司很成功,短短几个月时间,我们已建立自己的信誉并已开始盈利。这是块充满机会的地方,只要有能力和勇气,谁都有成功的可能。我后悔让你出去,我相信我们在一起会干出一番相当大的事业。我的愿望是你明年回来时我能用自己的车去接你。”文文和陆明是在BBS 上认识的,后来文文想出国,希望陆明陪她去,陆明却不想继续读书。他想早点创出自己的事业来。他是一个体态高挑气质文雅的男孩子,有玉树临风之质。

然而,时间久了,半球那边的爱遥远起来。再厚的信笺和再高的电话账单都解除不了异国他乡的孤独和寂寞。北美的季节从漫山红遍的艳秋,落进洁白如棉的冬天。圣诞节的大学城,死一般的寂静。文文和万竹在毫无人迹的街道上缓缓而行,落寞凄冷的灯光把他们的影子拼合又拉开。他们想去餐馆吃饭,不管是中国的还是美国的,让自己也有点节日的气氛,但路边的店面都门窗紧闭。他们还没有车,钱都花在电话上了,去不了任何别的地方。他们都不说话,寒风刺骨,两人都把臃肿的“鸭鸭”牌羽绒服帽子系在头上。很饿了,他们只好在街口的一家方便商店花了一块钱买了两个热狗,一人一个。这是镇上唯一开着的店了。

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雪,一群年轻人尖叫着跑了出来。这是美国人的节日,不属于文文和万竹。鹅毛般的大雪飘落在两人身上,美丽的文文就像一个可爱的雪人。万竹忽然忍不住想抱抱文文,但伸出去的手最终还是落在了文文的肩膀上。“我们回去吧,太晚了,路不好

走。”万竹叹了口气。

“万竹,我好难过。”一出门,文文就泪水盈盈地说。万竹叹口气,在她肩上拍了拍。

走到文文的住处,她说:“进来坐一会吧,室友都走了。我们弄点什么吃的吧。”

文文在沙发上坐下,和万竹一起吃着她煮的方便面,里面加了些蔬菜和鸡肉。半年来,文文几乎每天都这样吃。屋里的暖气开的挺高,万竹吃的有些冒汗。

“万竹,慢慢吃。不够我再煮。”文文若有所思的说。她是一个小巧的女孩子,瘦瘦的脸,尖尖的下巴,总是一副很忧郁的样子,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她弱不禁风。

万竹是个很普通的男孩。中等的个子,黑黑的,稍胖,一点也不潇洒。但是他很聪明,对物理如痴如醉,书念的很出色。谢娟从上中学时就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她爱他的智慧,她常说。谢娟数理化总考不及格,高二时,不得不去念文科。

文文坐在桌前梳头发。她有一头浓密柔软的秀发,长及腰际。她穿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是妈妈在她出国前连夜给她织的。她的尖尖细细的手在脑后很灵活的编者辫子。万竹有些痴了。他拿起文文放在桌上的数码相机,对着她按下了快门。那个瞬间,文文典雅纯情宁静忧伤,像是冬夜里天上的星星。

就是那天晚上,他们发现彼此相爱。尽管他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孤独他们才相爱。

那天晚上文文一直在落泪。她枕着万竹的手臂,看着没有拉下窗帘的窗外,雪在树枝上闪着银色的光。她听见雪落的声音。但她的心里什么都没有,她没有想起陆明,也没有想起谢娟。她不知道万竹睡着了没有,她没听到他的呼吸。万竹把那块家传之宝---一块羊脂般的玉佩挂在文文的脖子上。

从那以后,文文每周都陪万竹一起过周末。一向的孤寂让他们彼此靠近,可是彼此内心又痛苦无比。谢娟写信来,好几个星期不见万竹的回信,打电话来,也找不到万竹。她从陆明那里要来文文的电话,对文文哭着说:“万竹到底怎么了?我好担心。出什么事了么?”文文告诉她万竹只是很忙,每个来美国第一年的人都会很忙的。万竹一切都好,不用担心。那个时候万竹就在文文的身边。

渐渐地,谢娟不再打电话来追问万竹,好像他真的明白万竹在国外很忙。文文依然陪在万竹身边,也依然每周给陆明打电话。

第二年秋天,他们一起回国了。陆明已经是公司的董事长了,他开着那辆“蓝鸟”来接文文。文文和陆明结婚了,出国前文文已经答应陆明的求婚。谢娟嫁给了别人。文文结婚那天,万竹喝的最多,话也最多。婚礼过后,万竹一个人去了美国。

柳叶又泛起红色的时候,文文寄来一个小女婴的照片,女孩很漂亮,有一头柔软的黑发,照片上的小女孩脖子上挂着一块羊脂般的玉。

PS:真正的爱情不是寂寞的时候的点缀,而是日复一日心与心的相互守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