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读后感
初一 散文 2622字 664人浏览 慷慨霸月

[《笑傲江湖》读后感]

近日,百无聊奈之中找来一本金庸先生所著的武侠小说《笑傲江湖》,这本书是我很久以前曾看过的,现在再次相遇,《笑傲江湖》读后感。倒真有一种亲切感,金庸先生于一九五五年至一九七二年十余年间共写下十二部长篇小说,一部短骗小说,几乎每一部都与历史挂钩。有形无形之中,都能让人大开视野,同时。迂回的写作技巧有无意之中让你懂得了什么!虽说都是武侠小说,却慕名而来究其深奥。还是让我们去一睹江湖风采。

《笑傲江湖》一书是金庸先生写于新中国建立之后的“文革”期间,那时全国各地都在浩浩荡荡的兴起“文化大革命”运动,而生活在香港的金庸先生也不免被以文人而挤压,可能也是百无聊奈激愤感慨之中才写出这么一部《笑傲江湖》。由于金庸先生年轻时手西方好莱坞的影响很深,所以在小说中国,可能会看到那扑朔迷离的情节与变幻莫测,人物性格是喜剧,也是悲剧,虽说小说的结果是令人满意的,但于其中所包含的某些情节。,如果有着相似经历的人可能会感到惆怅、萧条和迷盲。

小说的开端写的是青城派掌门余沧海发动整派势力对付福威镖局。意图得到传说中的《辟邪剑谱》,由于老镖头林震南的儿子林平之在客栈之中为救易容的岳

而杀死余沧海之子,随后整个镖局中镖师尽死于余沧海摧心掌之下。此段不仅给文章以后埋下伏笔,也嵌入一个重要角色林平之,他的身上可以看出生活在社会上的弱者,是如何来处理这个社会的。借巧取豪夺的岳不群、余沧海。作者开篇便道出了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

由开端引入而来的林平之也是值得一说的人物,路见不平而救岳

,为救父母而追余沧海至八衡山,负父母大仇而忍辱负重,倚木高峰投岳不群。虽说到头来还是被令狐冲囚于西湖牢底,但其生性豪爽、不畏于邪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宁可饿死也不偷食,

峰诱逼而不拜其为师,敢喝蓝教主的酒,智斗岳不群,追余沧海,虽比令狐冲的潇洒豪迈,随遇而安的个性有所不及,却远胜于那些道貌岸然之人。

其后,最能体现整篇小说宗旨的便是衡山刘正风与魔教长老曲洋的俞伯崖、钟子期的知音情怀,影射出令狐冲、任盈盈的相遇与相识其精华也体现了正邪双方都在追求的一个目标,只不过武林中的打斗,求的是惟我独尊,而自古正邪不两立,如果一个国家的领导阶层也分成几部分。那国家的命运便只能是倒退、沉沦或者破灭。而小说的结尾,令狐冲与盈盈两人平息了正邪双方一触即发的一场浩劫,从而也像是金庸先生在诉说,一种对社会和谐的追求,一种特有的侠义情怀,宽容与大度。

小说的结局处乐不群、令狐冲师徒相残,王岳派全军覆没,走上了魔教几十年前十大神魔的同一条道路。尽葬华山思过崖,经过几番生死搏击,正邪双方终于站在了同一个平台之上。

刘正风与曲洋的乐谱《笑傲江湖》曲,或激昂或哀怨或豪迈或凄冷的诉说,吟唱着一种生于江湖,死于江湖的高傲情调,也是对追求和平的一种愿望。“凉风起天末,江湖秋水多。”事实总是比理想残酷的多,两位前辈家破人亡,双双残死,留下了为世人所不理解的知音之情,带走的却是对人世的莫名之恨,而令狐冲正是继取了这样的情怀,也正是如此金庸先生才能 寄托更多。

自小无父无母的令狐冲跟着师父、师母张大,在华山弟子中排行老大的他,是众师弟的榜样,

同样也是他们嫉妒的对象,这一点在故事情节的发展中表现得犹为深刻,读后感《《笑傲江湖》读后感》。无依无靠的他便以华山为家,视师父、师母为自己双亲,而将全部少年情怀都给予了日思夜想的小师妹岳灵珊,虽然在平时相处的平静风波中亲密无间,但毕竟女人心,海底针。有岳灵珊移情别恋之后,再加上众人的猜忌,使得令狐冲的激昂之情,一步步走下滑路,相反,那由生而来的孤傲之性,与日俱增,如往日救

斗田伯光,遇风清扬,守住的虽说是一个小小的承诺,却成了以后承诺整个江湖的依据,而惟独其广阔的胸襟方能将“独孤九剑”发挥到极至、颠峰,而《笑傲江湖》曲谱里“山穷水尽有一村”的境界,也只有他才能体会到,然而,曲谱不仅仅是代表一种傲对茫茫江湖的性情,也是对令狐冲人生的一种写照,虽说挫折是有的

,但风雨过后,才能具有彩虹。在拒绝少林方丈授其《易筋经》为其疗伤后,才真正开始了其浪迹江湖的生涯,识问问天,救任我行,杀东方不败,多武当,上少林,接任恒心掌门。但又有何能了解那一种对人生的茫茫无措之感。“

小说中除了那些性格诡异之人,却并无大奸大恶之徒,最能体现文章对比特色的两位嵩山掌门左冷禅,华山掌门岳不群。作者在描写他们的时候各络了一个头衔,“真小人”“伪君子”,可能会任我们为其行经而感到可笑、可悲,但是,若更深一层去看,或者能启发我们的深思,如果换做是我们,会不会出现“伪君子”自宫练气,习练辟邪剑谱。“真小人”苦尽甘来,却为他人做嫁衣裳。相比之下“真小人”却逊了“伪君子”一等,岳不群为得《辟邪剑谱》,而派人先与余沧海到达福建林家镖局;明知二弟子芬德诺是左冷禅安排的奸戏,而十数年如一日,深藏不露,使得到剑谱之后,暗杀林平之,嫁祸令狐冲;为促进左冷禅召开五岳合一的武林大会而杀恒心两大师太,为收服王岳派中其余各家而利用华山后壁,各派剑谱相诱,而尽株高派高手,就是连死也要杀掉昔日爱徒令狐冲。如此丧尽天良、落井下石的奸徒的确让人感到可恨,而两个生站死斗的怨家岳不群、左冷禅,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却是同年同月同日死,待他们到阴间后,若能不计前嫌。定可做一对难兄难弟。

整篇小说之中贯穿在故事情节之中的许多人物,有的幽默搞笑、妙趣横生,像半颠半狂的桃谷六怪,采花大盗田伯光,老婆孩子俱全的不或和尚,黄河老祖等人,有结局凄惨令人感慨的如孤苦老人风轻扬,痴情尼姑仪林,衡山莫大先生,泰山掌门天门道兵,西湖别庄江南四友。还有代表正义之师的方征大师与武当掌门,方圆自好的冲虚道长。“事过”虽然“境迁”,或许那被当成历史的过去会被人遗忘,但同根而生的爱情故事却成了永恒,令狐冲的爱情不仅代表了天下间有请人终成眷属,更代表一种对和谐人生、和平武林、和美境界的问径。套用《易经》而言:“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之。”小说写的虽是一个虚幻中的世界,但那中刺痛神经的感觉,比真实还真,所讲述的事情比亲身经历的某些事情还要深刻,美好的结局总是作者的一厢情愿,但化干戈为玉帛

总是一段美好的想象,而且从七八十年代中走过来的我们现在的社会不是还很美好吗? 俗话说:“看万卷书,行万里路。”不管是谁,对某篇文章的见解总是不能真正体现作者的意图,而且金庸所著的《笑傲江湖》一书,深奥难测,在此只能是略表一孔之见、贻笑大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