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四月的春天
高二 记叙文 691字 894人浏览 liou22

北方四月的春天,天还是那么冷,气温虽报有20摄氏度,但是因为风刮得特别大,往往是两天刮南风,又调头两天刮北方,整个春天,仿佛就是在这样的大风交替中,慢慢地走过,所以气温也是时冷时热。
北方四月的春天,还依旧是灰色的天空,完全找不到朱自清笔下的春天,更不象小姑娘,依我看来倒像是耳朵不大好使的老婆婆,冬眠的时间特别长,睡得也特别沉,要经过大风无数次的吹过叫喊,才能把它从酣梦中叫醒,然后拖着脚步慢吞吞的走来。
北方的四月,是人们最难熬的日子,住在南方的人一定已经习惯了冷冰冰的天气,象广东的梅雨季节,屋里屋外都是一个温度,有时外面比屋里还要暖一些,可是对于北方人来说,数九寒冬,住平房的,家里有炉子,热乎乎的炕头,那可真舒坦。住楼房的人家,有暖气,总之都有取暖设备,任凭你外面冷风呼嚎,凉天雪地,屋内却是温暖如春。可一到了四月,取暖期刚过,屋内的温度根本没有外面的温度高,所以非常的难熬,于是人们就盼着五月的温度、翠绿,这就是北方人有时还不如南方人耐寒的缘故吧。
北方四月的树木,依然是枯枝耸立,高大的白杨树上结满了树苟子,一串串象棕色的毛毛虫。柳树却有几分绿意,远远的向柳树梢望上,好象枝条已发绿,只是再走近一些,又没有长出叶子。桃树,已在枝头结满了粉红色的花蕾,只等春婆婆的手触摸到她的头,她就会深红浅红的喧闹枝头,让人想象着李白的诗:桃花一处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
北方四月的人们,翘首期盼着春的到来,城里的人们忙着换上薄薄春装,哪怕迎着料峭的寒风,春色已散布在大街小巷。农村的人们,开始忙着把地翻好,只等春雨下透了,就可以播下希望的种子,期盼着一年的风调雨顺,然后秋天有一个好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