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
初二 散文 574字 93人浏览 我么是鱼

那天下午很好的阳光。暖暖的,照在人身上温温润润的,只是,我的心中却是无限冰冷。

那天,我又一次感觉到了那道犀利的目光,从背后直直射向心里。——是豫让,一定是他,除了他没有人再有这样一双眼睛,倔强、不服输、凌厉而傲然。这样的眼神,只有他一人拥有。只是,我,怕是再也找不回一双那样的眼睛了。我只看到豫让站在一群铁衣卫士中间,被无数大刀长矛指着,他却一脸傲然,满身都是正气。

豫让,又一次以刺客的身份站在了我的眼前。他是那样一个忠于自己内心的人。忠,对于知己——智伯的忠,使他一直不肯臣服于我。第一次,我放了他,虽是神色淡然,心里却是无限惋惜,仿佛有一百跟鞭子在狠狠的抽打我的心。是的,我爱惜豫让,我尊重豫让,我只是希望豫让能安全地存于世间,作为一个义士,令天下人敬仰。只是这样的要求也不能满足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看着豫让,眸中满是怜惜,满是不忍,却只是摇了摇头,令手下人退下。豫让乞求似的向我索要衣服,是为了对得起智伯的知遇之恩,对得起天下人对于我——赵襄子的信任。我看着豫让那样的表情,心似被狠狠地锤了一下。我挥挥手,脱下外衫,亲手递给了豫让。豫让欣喜地接过衣衫,轻轻放在地上,目光虔诚。他举起长剑,跳了起来,狠狠砸向衣衫,眸中尽是满足与决绝。然后,他挥剑自刎。

我抬手,遮住了自己的双目,拂袖离去。那一刹那,仿佛是天空中劈下一道惊雷,我的心中下起了倾盆大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