搁浅的美
初一 散文 1007字 70人浏览 晚安你的习惯

搁浅的美

当晨光熹微的时候,人们都早早的起来了,在黄河路边徘徊,微风缠绕着树枝,朝晖在树枝间跳跃。小草披着青绿的霓裳,花儿的腮上含着笑。微风袭来,在春的路途上徜徉着。黄河妹妹正在与长江通信: 长江哥哥:

你好吗,自上次与你分开之后,我被引到了西北一带。在我的肩头上,坐落着“塞上江南”——宁夏。这儿可美了。有神秘其妙的古西夏王陵,风景秀丽的六盘山,庄严宏伟的须弥山石窟,灼热激情的火石寨,还有我奔腾跳跃的身影,将这一个个文化串连。这儿有一处砂瓜地,名曰中卫。这儿可美了。恬静,安宁。

当太阳徐徐上升,霞光四射,这时,滨河路上的人寥寥无几,大多都在农贸市场。在农贸市场里,商贩们扯着嗓字吆喝着,想多招来一些顾客买自己的货物。消费者呢,左逛逛右瞧瞧,提着个菜篮子在市场里穿梭着。在这一片热闹非凡的吆喝声中,还夹杂

着顾客们爽朗的笑声。

傍晚,落日像喝醉了酒的红脸醉汉,跌到了我的那一边。把我映得一半红,一半黄,这真是“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啊!这里的黄昏是恬静的,路边的花草都在晚风中安静的睡着了;这里的黄昏又是热闹的,在我身边洗衣服的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一些老婆婆还在这里练腰鼓,“咚打咚,咚打咚”,清晰悦耳的腰鼓声划破了夕阳的宁静。

千百年来,无数个日升日落,她也变得越来越成熟了。如今已是一个浑身透着成熟风韵的都市女郎了。一道道环路在我身百年凌空架起,一汪汪清泉从地底窜涌出来,每当夜幕降临,滨河路上华灯初上,五光十色的霓虹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给美丽的滨河路披上了一件华丽的彩衣,使它显得更加美丽,更加迷人。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倒映在着我的妙容,显得更加五彩缤纷。

长江哥哥,你知道吗。我在几百年前患急性肺结核,水葫芦嚣张的在我身体中肆

虐,还好这里的人们灵根未泯,听到了我的呼唤,及时医治。但还是留下了后遗症,我在做了化疗以后,整整瘦了几百圈,大树伯伯们都去盖房子了,没人管束土弟弟,他就撒了欢的往我身上蹭,把我都快堵的窒息了„„

长江哥哥,我也喜欢那华灯照耀下的中卫,但我又怕那光华下残暴的摧残,长江哥哥我该怎么办呢?

想你的黄河妹妹

2012年 ——“特大头条啦,黄河泥沙量再创新高,宁夏上游一段再发泥石流,山体滑坡淹没5农庄„„

——2020

——“超爆炸新闻,黄河含泥沙量过大,自源头2012米断流,只有宁夏中卫市中奇迹般流淌着一段原黄河„„

——2040

2042年长江水向北改道,途径宁蒙河段,收到黄河那封未发出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