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我的旅程
初一 散文 1021字 87人浏览 飒漫乐画飒

少年游——我的旅程

西安铁一中分校 初19届M1-2班 路皓

瀑布,地质学上叫做“跌水”,从字面上看,就是水从很高的地方跌落下来,形成一道壮丽的风景。在美国,有水声如雷鸣的尼亚加拉瀑布,在中国,也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黄果树瀑布,但是,这些瀑布都不算壮观,只有到了黄河壶口,才能真正感受到气势磅薄的壮观场面!

很久之前就想去看我们的母亲河——黄河,随着国庆节的来临,终于可以一睹这条东方巨龙的波澜壮阔,十月二日,怀着激动的心情,我们驱车北上延安。

汽车在一望无际的高原上奔驰,青兰高速在崇山峻岭中穿行,郁郁葱葱的山峦连绵不断,驶出壶口收费站,延壶公路上车水马龙。天高气爽,金色的太阳挂在头顶,万里无云,只有湛蓝的天穹像一个圆盘罩在头顶上。转过一个山头,一条深不见底的峡谷横亘在眼前,再仔细看,只见浑黄的河水翻滚着,咆哮着,急流凶猛的舔着河谷两侧的岩石,冲刷出一道道狭长的水文线。路边指示牌上醒目地标注着“壶口瀑布13Km ”。然而已经有强烈的隆隆声钻进我的耳朵,比陕北安塞的腰鼓声、关中的秦腔声更激动人心,是啊,这就是令人心驰神往的黄河。

继续向前走,离瀑布越来越近了,远处的天似乎变了颜色,呈现出一片昏黄。近了,更近了,隆隆声铺天盖地,刚才金黄耀眼的太阳,也变成了一个暗黄色的蛋黄,天水连成一片都变成了土黄色,

远处的

山变得模糊起来,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泥土味,一切似乎都来自梦境。昏黄的太阳、昏黄的天、昏黄的山、还有那昏黄的水,以及那震耳欲聋的水声,都在这里上演着最壮丽的乐章。看那奔流而下的河水,像一条盘在柱子上的巨龙刚刚苏醒,仰天长啸,瀑布从高而窄的峡谷飞泻下来,咆哮着、奔腾着、愤怒地倾泻出来,似乎要将天地撕破,将日月冲淡。滔滔黄河声响彻在我的心中,充满了豪迈、粗犷,于是,我明白过来,唐代大诗人李白何以会作出“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千古名句,因为只有用“天上来”,才能表达诗人壮丽、豪迈、粗犷的心境。

黄河之水日夜奔流着,将黄土高原的山谷冲刷出一道巨大的裂痕,从青藏高原流经九省市,一路上遇山劈山,遇石碎石,宽约四百米的河水在平原上、山岭间奔腾着。经过宜川壶口时,水面从几百米变成几十米宽,形成举世罕见的壮丽奇观。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归途,壶口瀑布的壮丽景象依然让人流连忘返。作为中华儿女,就应该像奔流的黄河水一样,勇猛向前,永不放弃,想到这里,我默默的哼起著名作曲家洗星海《黄河大合唱》里的一句“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