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浅剖作文
初二 散文 1345字 14人浏览 爱上长长碎花裙

很久之前,不意间读过一首诗:“岭顶孤松,东西南北风债主;海中独石,春夏秋冬浪冤家。”曾经为那棵松、那块石生存的艰难与承受的风浪而深深感动。而如今,柔石的《为奴隶的母亲》,我无论反复阅读了多少遍,牵动着我内心深处情感的依然是同一个极其深刻而让人心酸的道理:“其实,人更是一个多灾多难的物种,尤其是生活在旧时封建制度下的穷苦人民。” 我们知道,菜市场的肉是多少钱一斤?青菜是多少钱一斤?米是多少钱一斤?只要卖肉卖菜卖米的小贩想卖,想买的人给钱便能买到,这是现在经济社会合情合理的正常不过的货与币的交易现象。但没想到,在旧社会里,人到穷时,连老婆也可典出去为别人生孩子的,说直些便是生育工具吧。正如小说中春宝他爸说的一样:“„„倒霉,我也想到过,可是穷了,我们又不肯死,有什么办法?„„”其实,这不是为了兑换几个钱来解决生存的问题吗?显然,在此大家一定大骂春宝他爸不中用,连老婆孩子都没有能力来养活。

但是,换一种角度来看,也许该骂的应该是当时的社会制度罢了。旧社会的穷人们是不是没有去劳动呢?是不是没有去为了美好的生活而奔波过呢?不是的!在小说中,大家也都知道,春宝他爸并非没有努力过。但正可谓祸不单行,或者说是屋漏偏逢连天雨罢了,当穷得揭不开锅时,又遇着身体不争气而病得一点儿劳动能力都没有了。这是什么原因呢?是旧社会制度的殘酷?是旧社会环境的的悲哀?还是当时穷人的好吃懒做?再如,《骆驼祥子》中的祥子有没有努力过?《月牙儿》中的月牙儿有没有奋斗过?显然,他或她都是努力过的。但到后来,祥子自暴自弃堕落了,月牙儿也为了钱而操起母亲的旧业堕落了。为什么?为什么会如此?没有答案,至少我没有答案。

试问,生存是一个什么样的名词?我很清楚地记得在一堂现代文学专题课,全老师在介绍作家老舍的作品之前,曾经给我们简单解释了生存、生活以及生命这三个名词的含义和区别。那就是对于一个人来说,生存是最基本的,最客观的。顾名思义,生命更显得直观些,它给人一种很鲜活的感觉,形象一些来说,便正如一颗血红的心在跳动着。因此,生命也就是稍为高级的。倘若在生存与生命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那就是生活,所以生活是主观的,是最高级的。对于小说中的春宝一家,生活是谈不上的,那么,就只能在生存的层面上说了。他们不肯死,他们要活着,也就是要为了生存而生存吧。好吧,要生存,那么就来看看一个数学上的等式:典妻三年(为别人生个儿子)=100元=生存(暂时可以活命)。这也是春宝他爸无奈中的肤浅算盘,为了那一句“不肯死”,这等式恰好成立!这就是没办法的办法!反之,又能怎样?都是为了那可悲的生存,这又好像与沈从文先生笔下《丈夫》的内容悲味有些神似了。

话说回来,如今所谓的文明社会里,借腹生儿育女,借种传宗接代的事屡见不鲜。但我认为,前后两者的性质是极其不同的。至多可谓,借腹借种是“现代文明人”对陈旧观念的一种蔑视,而春宝他娘是为了生存,为了不肯死而出卖着肉体呀。

旧社会是殘酷的,但旧中国也太过于殘酷了。为什么春宝他爸能够那么殘忍地把一个刚出生的儿子活活烫死呢?我粗俗地认为,也许是因为本来粥已少了,要是又多一僧,那景况岂不更惨?反正迟早要死,迟死不如早死,等到长大了又要来个不肯死的就不是死一个的事了,就更麻烦更难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