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的 父 母
高一 记叙文 1894字 128人浏览 leopauld

我 的 父亲 母亲

作者:吴兴慧

巴金先生说:“父母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代替的。”是啊,父母是无可代替的,而我的父母对我的爱,更是无人可及,无法比拟、无与伦比的。我的父母在那时总是以他们那时的方式爱着我。直到如今我才领会。

我的母亲,身材高挑,一口白花花整齐的牙齿,虽然穿着打有若干补丁的粗布衣服,但是洗得很干净,很洁白、很好看。在我心里母亲是个洁白、美丽、善良、手巧能干的女人。母亲做事一向细心,干净、利落。就连我那干净挑剔的奶奶都会夸赞,奶奶的衣服指定要我妈妈缝制。夏天要洗棉袄也要我母亲为她洗。坛子里的腌菜只吃我母亲做的。村里村外没有一个不称赞我母亲的为人。

母亲23岁那年生下了我,当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母亲就历尽千辛万苦,无私哺育我健康成长。父亲也不例外。父亲对我的学习非常严厉,从不马虎。一次,伙伴们正学打毛衣,学做针线,我也偷偷拿父亲的钱买来毛线一起学做。不料被父亲看见了,硬把我的毛线全丢到火坑里烧了。而后语重心长地说:“现在不是你学这个的时候,等把学习搞好了,以后有的是时间给你学,再说了,以后市场上什么什么没有啊,学习

好了有工作了有钱了用不着你做,用钱去买就是了。听了父亲的话,我似懂非懂翘起嘴巴走开了。如今细细想起父亲的话真是灵验。好像父亲就是预言家。今天能有今天的生活,其实离不开父亲的谆谆教诲。

在我的记忆深处,最温暖最柔情的地方,不是在暖被窝里,而是在母亲的怀抱里,因为我是长女,父母对我的疼爱格外有加。无论风雨、坎坷,母亲的怀抱都是我避风的港湾,心灵的寄托。记得我在贵定跑读那时,很辛苦。尤其冬天时常是两头黑。父亲负责送我上学,母亲负责早早起来做饭装好给我带上。每天父亲既要送我出门,傍晚又要接我回家。父亲每天要来回走二三十公里路,十分辛苦。如果哪一天因为学校事情多晚了回来,母亲总是站在村口等啊等啊,直到等到我回来了才肯回去一起吃饭。我的父母就是这样的尽职尽责。我为我有这样的父母感到骄傲自豪。遗憾的是我的母亲只享受了38个春光便离我而去了。 在孩子的成长的过程当中,少不了会有一些不如意的事发生,作为父母的,肯定会教育孩子,甚至会动用武力。这种事也同样发生在我的身上。

那时,我是多么的调皮,记得有一天父母要出工,让我带着弟妹们在家看家,父母前脚走我后脚就拖着弟妹们出去玩了。而且一去就去得无影无踪。心里害

怕大人们回来没有钥匙进家,于是我不假思索地把钥匙挂在门上,带着弟妹们逃之夭夭了。父母回来后到处呼唤,始终不见我们的踪影。父亲忍着劳累到处找我们,好不容易找到我们了,我和弟妹们战战兢兢跟在父亲后面回来了。打算接受父母的一顿教训了,谁知父母并没有打我,而是心疼地抚摸我的头说:“以后别跑远,带弟弟妹妹很辛苦的,再说了钥匙挂在门上,不是给小偷制造偷盗我们家的机会吗?有好多东西也不够偷啊”

在我的学习上,父母从来不会因为我考得不好而„出手‟,其实我的每一次挨打,完全是因为我那些不靠谱的调皮。有一回,我们一群小伙伴在跳板,我看见父亲平整的烟秧塘方方正正平平整整的,我感倒好奇,这么好的地方多么适合我们跳板呀,于是我便约带小伙伴们到里面去跳板,父亲看见了硬把我狠狠教训了一顿。还有更多的拙笨事情,就是春耕大忙季节,父亲让我早早起来牵牛出去,待吃草饱了,好拿来犁田。我也乖乖牵着牛出去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管牛是否吃得上草,我精心地将牛拴在石头上,同时也把我随身携带的皮筋拴在两棵树子之间,开始尽情地跳啊跳啊。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不管牛的死活,继续跳皮筋。这时父亲来牵牛了,看见我

跳得面头大汗,满脸通红,再看看出来一早上的牛,肚子还在扁扁的,分明一点草都没吃上,这事激怒了父亲,父亲摘了一棵细细鞭子,一步一棒地抽着我往家走去。

这事已经过去了40多年,如今想起来还历历在目油然而生。

母爱对于我们兄弟姊妹来说,虽然有那么多的缺憾,但是得到既当爹又当妈的父亲的爱,其实也少不了多少,算是满足的。他们的爱就像浩瀚的大海,任我们这几只小船在大海中遨游, 包容着我们的一切。他们虽然不是什么圣人,但是她们用他们那颗朴实、善良的心来引导我们做学习上和生活中的强者。

一年年的过去,不经意间我们已经成家立业了,而父母为我操碎了心,他们给予了我们的实在是太多太多。。。。。。

如今我都为人父母作奶奶的人了,想起父母的好真的很幸福。在大字不识的父母身上,我懂得了很多很多做人的道理,足够我受用一生。今天是寒食节,匆忙写下几句自己儿时的趣事,以此来祭奠我最伟大的父母。

父亲母亲,我爱你们!在我们心里,你们是世上最好最伟大的父母。愿我伟大而平凡的父母安息吧!

女儿:华妹

2014 年4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