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的忧伤
初三 记叙文 1568字 62人浏览 木果香草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太阳那燥热的光芒也渐渐褪去。韩嫣季一个人走在马路上。她拉了拉自己略显单薄的衣服,感觉有点儿冷。这时,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不安分地响起来。她拿出来不耐烦地一瞥,“叶萍”,她那当经理的妈妈。

“喂?”“小季你在哪?快回来,等会要去和客户吃饭。”电话里女人的声音波澜不惊,却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妈,今天我和同学约好了,得讨论点事,我……”韩嫣季尽量克制自己内心的恐惧,这是她第一次反抗。那头,叶萍正在吩咐秘书去餐厅定位置,一边在递过来的文件上潇洒地签名,当听到这句话时,微微一怔,“小季啊,妈可没在和你开玩笑,抓紧时间啊,难道你不记得我和你说的话么?在那隆重的场合是不允许犯错的。乖,快回来。”

韩嫣季放慢脚步,右手插在口袋里,手心满是汗。眼前浮现出了小遥亲切的笑容,她向自己招手,“我们今晚想讨论一下关于班级联欢会的事儿,嫣季你也来吧,听说你的芭蕾很好喔。就去阿Y家吧,离学校蛮近的。”软软的语调,柔柔地滋润了嫣季孤寂的心。刚到学校的时候,妈妈不顾她的反对。开着一辆黑色宝马就驶进了校门(校园内不允许开车),门卫早就恭恭敬敬地让到了一边。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她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而且她不善言辞。一天天过去了,同学都觉得她高高在上,不易亲近,也就不和她来往。她被排斥在外,虽然表面一点儿都无所谓,但心里总归是有伤口的。而如今,有人接受她了,真心真意的。她有一种想哭的感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叶萍有些奇怪那头的沉默,刚要开口,嫣季说话了,“妈,我已经说过了,等讨论完再回来。”一字一句说得很沉稳,透出一种坚毅。叶萍吃惊地张大嘴。从小到大,嫣季什么都听她的,是个绝对的乖乖女。她也想到过会有这一天,但这未免也太早了点。这完全超出了她所能控制的。这是叶萍最接受不了的事实。她努力压住怒火。尽量心平气和地说:“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现在马上就回来,二是今晚你都不要回家了。”韩嫣季毫不犹豫,“如果只有两个选择的话,那我只能选择后者了。妈,拜,挂了。”此时此刻,叶萍脸色苍白。过了好久,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去查她有没有带钱,现在就去!”得到的答复令她十分满意:小姐出门一分钱都没有带。

叶萍的脸色缓和下来,“我敢打赌,晚上你会哭着求我放你进来。哼。”

韩嫣季的身子抖得厉害,她缓缓蹲下,靠在墙角。第一次,对家的厌恶如潮水一般涌来。父母都有自己的公司,条件好得不得了。但也正因为如此,她的童年是在孤单与害怕中度过的。她才六岁,半夜醒来,发现整栋楼空荡荡的只剩她一个人,她一边嘶声力竭地哭一边将两个泰迪熊拉到自己身边,紧紧抱着它们睁眼到天明。妈妈让她学钢琴,学芭蕾,她每天对着黑白的琴键练琴,一小段曲子要弹上百遍,稍有差错就要挨尺子。有次跳芭蕾的时候她不小心踩到了玻璃,顿时脚底被割出了长长的口子。叶萍坐在沙发上翻着这个月的时尚杂志头也不抬地说:“继续。”她只得坚持着站起来,眼泪大滴大滴地滚落下来。后来脚已经疼得麻木了,妈妈让助理带她去医院,说自己有一个重要的会议。看着她的背影,嫣季只觉得心寒。上中学了,叶萍经常带她去和客户吃饭,坐在旁边,看一桌子人脸上虚伪的微笑,各自耍着心机,为了利益不择手段。她受不了,起身去洗手间。在镜子中看到那个化着浓妆,穿着礼服的女生,她不禁苦笑了。为什么别的中学女生的眼底满是纯真、快乐,而她的眼里尽是对尘世的厌恶、消沉。为什么她们可以手牵手去逛街、拍大头贴,甚至是溜冰、滑板,而她只能不厌其烦地练钢琴、芭蕾,没完没了地写功课。还要在这里看着一群戴着假面具的人怎样的勾心斗角。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晚风把嫣季精致的头发吹的凌乱。她的眼眶在浑浊的风中迅速红起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她张开嘴大哭。

冷风像是水银一样倒灌进温热的胸腔,一瞬间攥紧心脏。

弥漫在整个空旷天地间的,低沉提琴的巨大悲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