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喜糖
初二 记叙文 2036字 31人浏览 312717305

1 年喜糖

逢当春节,我便会想起我儿时家乡过年的一个礼行——而今却在如我那时一般大的孩子们面前消失了的——年喜糖。

那时,按我们山东老家的习俗,到了阴历年三十这天,要在太阳落山前把饺子下进锅里,饺子入锅前,要先放鞭炮,以求来年能有个好光景;吃过年夜饭,要守夜过除夕,家家户户明烛高照,灯火通明;午夜的钟声一起,大家都换上新衣去拜年。在如我那时那样一个六、七岁尚未入学的乡村孩童的眼里,过年是最具诱惑力,最殷殷向往的;并不是因为能吃上父母勤俭一年才省下来的白面馍,穿上父母勤俭一年才买得来的新衣裳,单是约伴穿门入户拜年得喜糖,就最足激动人心,最感喜乐、欢快和幸福。

“过年好!”

“过年好!”

在四围一片声价真诚的问候和祝福里,我领着两个弟弟,约上平日里的玩伴,趁着点点星光,踩着此起彼伏的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一块儿去走门串户。不管认识不认识,每到一家,总有玩伴先恭敬而热烈地唱出“好”来的,我们也跟着恭敬而热烈地唱起来:

“奶奶好,爷爷好!”

“大妈好,大爹好!”

“婶婶好,叔叔好!”

“好,大家好,都好!”户主人乐哈哈地连声应着,不论认识不认识,都给每个孩子赏颗糖-——我们管它叫“年喜糖”——塞在手里。待每人手里都有了糖,“唿喇”一声,我们又向另一家涌去。

同样的,我们家也有以上这些热闹场景。母亲那年也就三十岁吧,着一身出嫁时穿过的只在大年夜才舍得穿一次的红衣裳,俊里俏气。虽然古谚云:“好女不穿嫁时衣。”但在那个吃糠咽菜,勉强仅能填饱肚子的艰难时世,谁会去讲究或是计较什么所谓的“古训”,而且勤劳节俭的母亲也万舍不得会让这么一件衣裳一直去压箱底!于是,过年的时候,母亲就找出这件嫁衣,浆洗,熨帖,就这样俊里俏气地穿着,倚着桌边,坐在炕头,笑着,应着,不时地拉开身旁的抽屉,拿出年喜糖,一颗一颗认真地塞给孩子们——认识的,不认识的。过年,是经母亲的手过给孩子的一次最无私的爱。

2 在拜年的队里,我们兄弟三人是最“扎眼”的,总会惹得户主人关切地问:这是谁家的孩子?小弟弟那时才三、四岁,憨憨的,可怜可爱的,好心的户主人往往会多给一颗糖,或是挑颗奶糖给他。接过年喜糖的孩子会主动地闪过一边,以便让出身后的其他孩子,没有哪个孩子会耍个心眼去多接一颗糖,除非是户主人额外多给。

虽然在一家只能得到一颗年喜糖,但要不了多久,孩子们的小口袋便鼓胀起来。等到身上所有的口袋都填满了,约好再会的地点,我们便各自回去“献喜”——把年喜糖送回家,好让大人们再赏给来拜年的其他孩子。也就是在我六、七岁的那年春节,去家里的孩子可能一时太多,母亲事先购储的年喜糖眼见着要告罄,她连忙让人设法找到了我们,带话说:快回去,家里要没糖了。一听这话,两个弟弟赶紧把身上的糖掏给我,我便一溜烟地跑回家去。

年喜糖因了孩子们的往来穿梭在家家户户中流转着;喜乐与欢快便经由流转着的年喜糖从这一家到那一家,从这一户到那一户地流转起来;整个乡村便也幸福地流转在喜乐与欢快之中,在那个穷苦的岁月,在岁末的那个除夕的夜„„

多么激动人心而幸福的一夜啊!我们南面,北面,东边,西边,满村里跑,直到天亮拜年结束,才各各散了去,至于最终能落下多少年喜糖,是从来没有在意过的。我现在回想起来,儿时再没有比得年喜糖这样更喜乐、更欢快的经历了。

终于有一年,年节的桌边炕头上不见了母亲,拜年的队里也不见了小弟,母亲在年前已带着小弟去了新疆。过了年初三,父亲便带上我和二弟,扛着大包小包,一步三回头,离别了我十二年“钓游于斯”的我的家乡。这一年是1981年,也是在这一年,家乡开始了家庭联产承包,人们的日子慢慢地好了起来。

现今的人们的生活是要美好得多了。沉浸在美好时光里的孩子们,对拜年得喜糖,也不再似我们那时觉得是难得的幸福体验了。渐渐地,年喜糖像枯叶般从人们火红的日子上掉落下来,遗失在人们的记忆里。现在,家乡的春节是再也没有年喜糖这个礼行了。

【内容简介】古圣先哲告诉我们:世事兴替更迁,发展变化,大至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小到一草、一木,都是遵着“物竞天择”的自然规律,且有迹可循。山东老家年喜糖这个过年礼行的畅兴与消亡,可对上述至理名论做小小的印证。年喜糖,也是那个贫苦年

3 代沉淀下来的一份辛酸记忆。

【个人简介】汉族,中共党员。生于1969年4月,山东栖霞人,1981年2月随父母迁居新疆和硕,1989年9月考入大学,离开乡村,1991年7月毕业后自愿远投贫困和田,先后在洛浦县农村、县直机关工作,1999年10月通过公开考试进入地委机关工作。禀性爽直,好读书。高二时有篇关于家犬的文章发表于巴州的一个文学期刊上,激发了潜心向学的决心,其后无论是在高中、大学,还是参加工作,偷闲阅览成为爱好和习惯。2010年开始写作,《忆念母亲》《难忘父亲的笑》《年喜糖》先后获得北京一民间文学社团组织的征文活动二等奖,也在其他网络媒体上留有几篇文字。业余致力于《凿西域》的写作,反映张骞首通西域为汉王朝统一版图奠基之事,拟用2年完成初稿,3年修润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