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 散文 1044字 936人浏览 淡坐流年

他像一个巨人,耸立在天与地之间。

雨水将乡间小道冲刷得一尘不染,空气中传来的清新和不可描摹的美妙令一个个身影驻足垂留。

山脊像一个佝偻的老人,突出的脊椎骨一块块耸立挺拔着,在那里刻下了深沉的符号。雕塑一般沉稳的端坐在那里,任由那花草树木如同杂草般遍布全身,一如那突出的灰白岩石,深深镶嵌在那苍白无力的脸上,显得倔强又充斥着古老的味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山腰是一大片废旧的遗址,只剩下红色的泥瓦和破碎的岩石,他们好像极力的在证明,这里曾经拥有过的辉煌。每个人都走的不同的路,谁又能证明你所踩得是不是前人所驻留的呢?谁都无法证明,只明白这座高昂骄傲的山就只有两条路可走了,可惜!一条已经被封住了,那些淳朴的村民是无法忍受汽车的尾气和鸣笛的刺耳的,可笑的是,他们旁边就是一大片开山的工地,他们可以忍受开山之痛却无法忍受我们的聒噪之苦吗?现在,以至于一条路杂草丛生,而另一条路却已经如同上好的镜子那般光亮油滑了……

守山人是最能明白这座山的苍老和繁华的了,他们理解这座山,就像是对他们自己一样了解,我想那个可怜的老解放军至今仍守在那座山的半山腰上,也许是守一辈子,据我所知,那里应该又多了一座可敬的坟墓,可怜他的坟是那么的破旧没有人去关心过,我,也就是在清明节去看过一回,放了几朵白野菊,怀着敬畏又可怜的心情离去的,也许那村子里的人早就忘了这里还有一个守山人吧!我仍不能忘记,那个像现在一样的春,那座隐藏在另一条路上无人问津的密林中,面色黝黑两眼锐利明亮的老人,他那瘦瘦高高的身影依旧在我脑袋里面停留着。就像是多年以前我从那条长满丁香花的小路上行走时,那间石头屋子和那棵老枣树下白发老人和蔼又仁慈的笑靥,他大概守了那座没有名气的山一辈子。

我一直认为那是一座我见过最贫瘠的山,它虽然有着伟岸的身躯,但却遮不住那裸露在外的骨骼,可悲的是,那些光秃秃的地方本该长着大片墨绿的松柏树,但现在只剩下灰白色风化的岩石了。他瘦骨嶙峋,但却仍屹立着,我觉得这座山的重要性不在于他的风景和多么的有名,而是一种更为深刻的东西,我不认为那些肤浅的视觉感受能带来什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到现在也不明白我到底怀揣着什么样的心情去写那座高傲的山,也许是佩服那种洗尽铅华仍旧傲然挺立的骨气,又或者是怀念那晨曦中老解放军慈祥的面容,我曾经问过守山人一个愚蠢的问题,他为什么不离开,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在笑着,在余晖中,落日里。我始终没有读明白他笑的含义。他当时就只是抽了一根烟,然后用他那只形如枯槁的手一遍遍抚摸那灰白的岩石和褐色的泥土,久久不肯回语……

10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