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方仲永巧遇吕蒙
初一 散文 1290字 2879人浏览 忘川1220

当方仲永巧遇吕蒙

在时空隧道里,由于一个小男孩的顽皮,打乱了朝代的顺序以及人物的生亡,历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人可以瞬间跨越几千年,在这里死亡,又会在另一个时期中生还,谁是谁非早已变得扑朔迷离

——题记 “后天就是我书斋开张的日子了,请您为我的书斋做首诗吧!”一个书斋的老板对中年男子说。于是其拿给书斋的老板一幅字过目,书斋老板一看,眉头皱起来了说:“算了吧,我想你还是帮不了我,我还是另请高明吧。”中年男子垂头丧气地走了,他恨自己的父母为什么要贪图小利。不让我接受学习呢?于是,他想一死百了算了。于是,买着沉重的步伐走向了河边小桥上,不假思索地跳了下去。在仲永双角接触水面的一刹那,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天地混作一团,水面在瞬间撕扯开来,形成一个深不见底的大窟窿仲永被吸入其间……

他就是方仲永,本应三十而立,谁知他依旧是五岁时的才学,无一技之长。只好在家帮助父亲耕田耙地,靠那点微薄的收入过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生活。虽然他有时也很郁闷,怨父亲断送了他的好前程,但是,当他一看到父亲那副劳的模样后,又理解了父亲。

吕蒙,已届不惑之年,早就从一介武夫,变为现今才高八斗的夫子,他对自己一段学成经历,常常感慨万端,逢人便讲。也许是读书对他的影响太大了,待脱去战袍后,他又走进了书院,而且身兼院长。讲学时,吕蒙以身作则,为朝廷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栋梁之才。

出身、经历截然相反的他们因时空隧道偶遇在唐朝。

一阵天旋地转后仲永眼前充斥着白色,忽然听见二人谈论声,仲永挣扎着坐起,正觉得奇怪,便循声而去。原来是吕蒙与鲁肃商讨如何攻退敌军之计。仲永忽而兴起,上前作了个揖,问:“小人可否与两位共同探寻?”吕蒙、鲁肃自然乐意,笑着说:“无妨。”仲永对面坐定,拿着地图沉吟良久,才开口说道:“我军人马浩大,地势也利于我方,不如调动全军与他们厮杀,胜券在握。”“不妥,我军虽说具有地利,但人马多亦是个问题也,军粮不足。”吕蒙摇了摇头。仲永颇为不服气,说:“让朝廷发放粮食何妨?”吕蒙担忧不已:“从京城到这里,至少也需要一个月的路,如此同敌人对峙,恐军心涣散,无人恋战。”“阁下何必杞人忧天?只要重整军心,不怕断粮之时。”仲永有些慌乱,却仍硬着头皮见招拆招。吕蒙薄怒喝道:“君此言差矣,将士们都是血肉之躯,怎能不进食?”仲永一时语塞,吕蒙转身对鲁肃说:“绝不可掉以轻心,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我已在敌方军营内安排了些许内应,端午当天,天上飘来孔明灯的时候,便是我军填充粮食的日子,盗取敌方干粮,一举两得。尔后我等回营调息数日,趁对方人心惶惶之际,便一举进攻。宰相大人意下如何?”鲁肃捋着胡子哈哈大笑,赞叹道:“妙绝!卿今者才略。非复吴下阿蒙!”“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看。大兄何见事之晚乎?”仲永在旁羞愧得无地自容。吕蒙端详仲永半响:“从君的言谈举止之中,才华绝非一般,只是其受于人者不至也。我以前才能平庸,全靠孙权指点迷津,发奋读书,才有现如今这番本领!”吕蒙一语惊醒梦中人,仲永幡然醒悟。 吕蒙的话仍句句犹新,仲永手舞足蹈地回到家中。从此,书塾里每日都传出仲永琅琅读书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