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读后感
初二 其它 2580字 513人浏览 候选神

人生的缩影

——读《围城》有感

《围城》是钱钟书先生唯一的一本长篇小说,这本书不仅语言幽默风趣,充满了那些妙趣横生的比喻,而且富含人生哲理,让人从中窥得人生的真谛。

刚开始读的时候我并不理解为什么小说要叫“围城”,因为开始的一、二章,包括第三章的上半部分都没有提到“围城”。作者是在赵辛楣安排的一场饭局中,很巧妙的由诸慎明谈到自己与罗素的交往,赵辛楣祝贺诸慎明可以娶到一位好太太,但是方鸿渐出于对诸慎明的不屑一口否定:哲学家从来没有娶到过好太太,罗素也离了好几次婚,这样引出了英国人的一句话:“结婚仿佛金漆的鸟笼,笼子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内的鸟想飞出来; 所以结而离,离而结,没有了局。”而这句话在法国的比喻就成了城堡,这便是全文第一次出现了“围城”。

作为一个学生,婚姻并不是我应当去讨论的话题。但我想《围城》想告诉我们的并不止于婚姻,除了婚姻,人生、生活、职业等等更像围城。

小说的主人公方鸿渐是一个志大才疏,常满腹牢骚,狂妄自大,常自吹自唱的人。方鸿渐的经历十分丰富,可以说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先是风光无限地留洋回国,然后眼看爱情刚刚要开始就莫名其妙地夭折了,之后去三闾大学当了副教授,回来的路上稀里糊涂地结了婚,从此陷入婚姻的围城中难以逃脱。

纵观这一过程,方鸿渐被多个围城所环绕。这些围城一环扣一环,磨平了方鸿渐的棱角,也是他的心最终沉寂了。

第一圈围城当属他的假学位。方鸿渐到底是个知识分子,在买假文凭之前,他也问问良心,他为自己起了最好的籍口:“父亲是科举中人,要看“报条”,丈人是商人,要看契据。”假如方鸿渐玩世能够彻底点那也好,可是他没有像韩学愈一样将他的假文凭发扬光大。以他自己的口气,就是“说了谎话,还要讲良心。”说谎就说谎嘛,讲了良心这谎话就变得不伦不类了。既然讲良心,就干脆别买学位了。既然都不讲良心了,就干脆把学位发扬光大吧? 害得自己当个副教授忍气吞声的,两头不着岸。骗子被揭破的耻辱,老实人吃的亏,两种相反的痛苦,一箭双雕地兼备了。这一圈围城使他陷入了自责与羞愧中,但又没有得到丝毫的好处。

第二圈围城是他矛盾的处事态度。他是一个玩世不恭却又良知尚存的知识分子,正是因为他的这种性格,使他对待事情犹豫不定,这也促成了他懦弱的性格。他有点虚荣,有点玩世不恭,但是,他又并不像辛楣一样有真才实学,也不像韩学愈等人一样完全昧着良心。他希望做个大人物,而社会上只有两种人能够成为大人物。一种是真正大写的人,他们有他们独特的才能,他们有他们高尚的情操,正因如此才赢得别人的尊重。而另一种,则是完全相反的。他们用旁门左道,说谎时,能够令自己都骗过来。他们深有城俯,他们的行为举止有时真是没有良心可言。方鸿渐并不属于两者之一,这样的性格,似乎就决定了他的一事无成。

第三圈围城应当没有人会怀疑,必然是他的感情经历。从开始的鲍小姐,到苏文纨、唐晓芙,最后是孙柔嘉,在他与这些人的相处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个共同点,方鸿渐似乎始终受着这些女人的摆布。

开始鲍小姐把他甩了,他还可以用阿Q 的精神胜利法安慰自己。后来与苏文纨还有唐晓芙的相处中他一直觉得对不起苏文纨,但又没有勇气告诉她自己爱的是唐晓芙,这使得他一切都迁就苏文纨,直到月底一吻定情。前不断,理还乱,

最终导致他和唐晓芙也走到尽头。他第一次到唐小姐的信,临睡时把信看一遍,搁在枕边,中夜一醒,就开电灯看信,看完关灯躺好,想想信里的话,忍不住又开灯再看一遍。以后他写的信渐渐变成一天天的随感杂记,随身带到银行里,碰见一桩趣事,想起一句话,他就拿笔在纸上跟唐小姐切切私语,有时无话可说,他还要写,例如:“今天到行起了许多信稿子,到这时候才透口气。”由此可见他对唐晓芙的爱倾注了他的全部,如他所说自此以后他再不敢爱。最后娶了孙柔嘉恐怕也是因为他对感情已经疲惫,无奈才做出了这个决定。但生活似乎并不放过他,他的婚姻只在争吵中度过,虽然作者并未明说,但我想这婚姻不会持久。

看完整本《围城》,我对生活又有了新的认识。我想“围城”这一概念并不就止于事业、爱情等狭义的概念,应提高到社会、人生的角度,我想这才是钱钟书先生真正想要告诉我们的吧。

社会可以说是最大的“围城”,社会属性是作为一个人最主要、最根本的属性。人的生存离不开社会,人的发展更需要社会提供种种条件,所以人是依赖于社会而存在的。社会既提供了人发展所需的资源,同时也制约着人的行为。每当我们要做什么事时,总要考虑会有什么后果,这是无意中体现的一种对社会的顾虑,是社会对我们的一种无形的束缚。

方鸿渐的悲剧其实与社会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假如他不顾他人不善的眼光,不计一些不必要的后果,或许他也不会如此懦弱,如此的一事无成。正是社会给了他压力,才使他优柔寡断,犹豫不决。开始他不想伤害苏文纨,又有岳父一家在旁鼓吹,才令他迟迟不敢表明他对唐晓芙的感情,最后醒悟却已经迟了。后来娶了孙柔嘉也是因为别人的关系,先是赵辛楣在船上开的玩笑,然后是三闾大学中那一群典型的市井人物的谣传,使孙柔嘉在他心中有了印象,但我想这印象绝不至于深到要娶她。是社会的迷惑影响了他的判断,做出了对大家都没好处的决定。这一切全是社会在摆布,方鸿渐虽然心中想反抗,但他似乎并没有这个勇气。这从他后来的话“像我这个倒霉人,倒应该养条狗。亲戚瞧不起,朋友没有,太太——呃——太太容易生气不理人,有条狗对我摇摇尾巴,总算世界上还有件东西比我都低,要讨我的好”中就可以看出,他心有余而力不足。

如果说社会是横向的“围城”,那人生即是纵向的“围城”。其实我们一直都在围城中兜圈子,重复的做同一件事情,当我们厌烦了眼前的围城时,我们想逃出这座围城,但当我们千辛万苦逃出来时,我们无意中又走进了另一座我们自己设计的围城,我们周而复始地进进出出,这就是人生的真实写照。

方鸿渐的一切经历都是他人生的一部分,他活在人生的“围城”中,这是一个伴随他终生的围城,是他无法突破的一层永恒的壁垒。他的人生是属于他的,但又不受他的摆布,是被围在城堡中的,他就像一个提线木偶,受他人摆布。

我们的人生又何尝不是,因为种种原因,我们有时也不得不抛弃我们的本心,受他人控制。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无形的城墙中,不同的是有人的城墙较低,他可以偶尔出城,而有些人终其一生只能活在城堡中,就像方鸿渐一样。

人生如围城,进来了想出去,出去了却又羡慕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