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素材(四)
六年级 散文 6521字 338人浏览 hmsunyue

2016年最新热点时评文(四)

对于“悬崖村庄”舆论该有包容心态舒圣祥

一则题为《悬崖上的村庄》的报道,让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勒尔村,通向外界需要顺着悬崖断续攀爬17条藤梯一事,引起广泛关注。当晚,凉山彝族自治州州委书记林书成表示:先施工一条钢筋结构梯道,解决群众出行安全问题,接下来马上组织论证彻底解决方案。县领导已经连夜带领工作组,攀爬天梯进入村子开展工作。(5月25日《新京报》)

作为媒体记者,发现这样一个悬崖上的村庄,拍下那么有视觉冲击力的照片,引来那么多的关注,无疑是一次很成功的报道。而作为地方官员,发现自己的辖区出了这样的“负面新闻”,在此扶贫攻坚特殊时刻,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难免心慌慌兮夜不能寐,于是连夜动作,该表态的表态,该行动的行动。按照应对舆情的标准范式打分,这样的表态和行动,大概可以得个不错的分数。但是网友不认账,因为“之前做什么去了”。

是啊,之前做什么去了,媒体一报道就连夜行动,之前行动了么?这样的质疑向来是无往而不胜的。扶贫攻坚的行动是当下地方工作的重点,这样一个“悬崖上的村庄”,如果都没入定点扶贫的范围,肯定是说不过去的。公众的质疑不能说没有道理,只不过,这样的责骂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了,“悬崖村庄”缺的可能根本不是把藤梯换成钢梯,如果因为媒体报道在山上专设一所学校,那可能是浪费,而如果花费巨资修路上山,更可能是对纳税人的不公。 像这种“悬崖上的村庄”,大山深处其实还有很多,交通不便的孤立村庄,有的是被山阻,有的是被水隔。最好也最省事的办法,当然是整体搬迁。事实上,对不具生存条件的地方进行整体搬迁,也是国家扶贫的要求,“一方面不把扶贫资金投到那些该搬迁的村,避免浪费;另一方面也可使搬迁的群众享受城里人一样的公共服务。”其中,避免浪费是很重要的,像新闻中的“悬崖村庄”,修一条路至少五六千万,全国那么多孤立村庄,都要如法炮制吗? 按照“不把扶贫资金投到那些该搬迁的村,避免浪费”的要求,我不知道领导随意拍板把藤梯换钢梯,是不是涉嫌浪费;如果进一步的“彻底解决方案”是修路上山,那就更是在烧纳税人的钱了。现在的问题是,“悬崖村庄”不愿整体搬迁——山上能够自给自足,山下却没有自己的土地——这也是孤立村庄扶贫过程中的普遍问题。如果强行整体搬迁,显然不够和谐;如果尊重村民意愿,一旦被媒体曝光,你又必须回应“之前做什么去了”的舆论质疑。 责骂解决不了“悬崖村庄”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较为可行的办法,也许是引入市场的手段,在尊重村民意愿的前提下,引入合适的旅游开发。这个意义上讲,媒体报道给“悬崖村庄”带来了名气,肯定是一件好事。如果有民间资本看上这里的旅游资源,愿意投入开发,地方政府应该大力支持。到时候,“悬崖村庄”就不是问题麻烦,而是特色资源了。但这需要时间,需要机遇,不可急躁,不可蛮干。

所以,对于“悬崖村庄”,舆论应该有一种包容的心态,否则,只会促使地方政府基于漂白“负面新闻”的动机,做出两种选择:要么动用强制手段实施整体搬迁,要么为博舆论一笑“烽火烧钞票”。

救人值不值无需探讨杨丽

河南周口的两位小伙子胡浩强、陈庚因舍己救人的壮举感动着社会,书写着青年英勇。但英雄故事却在网络上引得一片争论,只因女子跳湖轻生,便带给了两个家庭无尽的悲痛。网友们一面缅怀两位英雄,一面感叹“想死的人没死成,不想死的却死了”。青年小伙救人到底值不值,该不该,成为争论的焦点。

俗话说“人命关天”,生命是最珍贵的,任何一条鲜活的生命都是值得被挽救的。在危急时刻的舍身救人是出于中华儿女守望相助的本能。在战争年代,一人的牺牲更是为了千万人的

幸福。董存瑞、邱少云、黄继光等耳熟能详的英雄先烈已经成为矗立的民族丰碑,更有用鲜血驻守黑龙江的马占山,身受重伤也不愿做亡国奴的黄启东,为救朝鲜少年而牺牲的中国志愿军罗盛教,他们舍生取义,值得被祭奠。战争年代,国难之际,他们牺牲为的或是小家性命,也可以是大国安危。任何的牺牲都叫“舍”,任何的大义都叫“义”,牺牲自己,也是为了挽救他人。

如果说,动荡年代里牺牲不可避免,那现代社会,和平大氛围的氤氲下也隐藏着各种各样的危险。危险在,生命就必须拯救。动乱年代的牺牲精神也必须在今天得到延续,平安时,它作为一种必须坚守的信念潜藏于路人的内心,危急时刻,它化为一种自觉的行动救人于水火。 “小悦悦事件”发生之后,不少人感叹世态炎凉,城市社会缺乏爱心与温暖。然而,事实上“舍身取义”在今天并非离我们而去。非典病毒肆虐时,奋战在第一线的白衣天使,用行动演绎着“用生命挽救生命”;天津爆炸中上演最美逆行的消防员战士,用生命挽救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今年4月底,不顾危险跳入粪坑救起幼童的教师杨文利也曾直言:救人是天职。 以生命挽救生命值不值,本就无需讨论。生命无价,任何人遭受威胁时,旁人都有救助的义务。这是人类的本能,更是中华民族的美德,同时也是社会生存发展的基础。这种牺牲与奉献精神在任何时代都不可缺少。

但丁说得好:“人不能像走兽那样活着,应该追求知识和美德。”见义勇为是美德,舍己救人也无比的崇高,这才是我们该称赞的。至于轻生跳湖的女子,我们也应该少些指责,毕竟连累他人或并不是姑娘本意,英雄牺牲也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今天,我们追忆舍己救人的青年英雄胡浩强、陈庚。在两位少年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他们在救人于危难时的义无反顾,更看到了当代青年的担当和价值选择。这一代的青年人,也在用行动延续着优秀民族精神,并传递着鼓舞人心的力量,引领着时代的前进。我们呼唤这样的青年担当,只有将生命的平等与崇高扎根在祖国的下一代心中,我们的国家才更有希望,我们的民族才更能辉煌。

博物馆里更该教会孩子“文明”李思辉

上海玻璃博物馆内,一件精美的玻璃翅膀展品被两个孩子用力摇晃折断,而一旁的家长不仅没制止还在拍照,此事引起热议。媒体报道,被破坏的作品已改名“折”,放在馆内永久展示。

博物馆不仅是一个开放的公共休闲场所,更是一个与历史、艺术对话,提升修养的公民课堂。家长带孩子去博物馆,或多或少都有陶冶情操、提升修养的目的。放纵孩子闹腾,破坏博物馆静谧、幽雅的氛围,甚至任凭孩子损坏展品而不加劝阻,这种纵容岂不是与教育孩子的初衷背道而驰吗?

在国家动物博物馆,“熊孩子”走后垃圾遍地、一片狼藉;在武汉东湖等景区,“熊孩子”不听劝阻下水上树„„生活中,“熊孩子”在博物馆、餐厅、景区等公共场所随意打闹、影响他人的现象并不鲜见。而这些行为与家长的宽纵不无关系,一些家长总觉得孩子还小,别人应该谅解,殊不知文明需要从小养成。孩子不懂事,家长却应明理。

公共场合遵守公共秩序、保持文明素养是起码的要求。一旦孩子的行为有损文明,对他人造成影响,家长就须及时进行教育和引导,这本身就是一个塑造孩子健全人格的过程。孩子就像树,要成长成栋梁,必须及时剪枝。作为监护人,家长需要承担起这样的责任,及时对孩子进行文明养成教育,使之成为讲文明、有修养的人,这是对孩子负责,也是对社会负责。 每个个体的素质都关乎国家形象。过去,一些人出门不讲文明,随意插队、大声喧哗、多吃多占等,严重损害了中国人在海外的形象,让人慨叹“国民素质低”。提升国民素质,须从今天的青少年开始。如果说,成年人中有些人素质不高有一定的历史原因,一些人养成的旧习难改。可现今物质条件好了,对孩子进行文明教养应该没有什么“硬件”障碍。

“子不教父之过。”孩子折断博物馆展品,舆论的板子打在家长身上,展现的是对当下家庭

教育的担忧,引出的是文明教养的问题。在孩子成长过程中,家长有责任以身作则,为孩子树立文明的榜样,培养孩子的文明素养、道义担当、爱心、善心和良心。当你发现自己的孩子“淘气”“不乖”的时候,就应及时蹲下来,告诉孩子哪些事情不能做。一味骄纵,不加约束,“熊孩子”就可能变成坏孩子,“淘气”就可能变成“没教养”。

博物馆里,更该教会孩子何为“文明”。请不要把这堂课上“反”了。

不能让网址导航把网民“导入歧途”朱永华

针对网址导航网站在网站推荐和内容管理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国家网信办从即日起在全国开展网址导航网站专项治理。国家网信办有关负责人指出,网址导航网站是网民上网的重要入口,是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具有很强的导向作用,亟需加强管理,确保网址导航网站为广大网民推荐权威可信的网站和信息,促使网络空间更加清朗(据5月19日《中国网信网》)。 所有经常上网或拥有个人电脑的网民都有体会,在选择完成浏览器安装之后,都会选取一个网址导航网站作为打开浏览器的“首页”,而由于个人兴趣爱好的不同,几乎所有的网址导航网站都不能让网民完全满意,不是想要进入的网站在导航中找不到,就是不需要的网站导航“一大堆”,更让人烦心的是,由于导航网站之间的竞争关系,有些导航网站不仅跟网民“耍流氓”,不请自来强迫安装,且还难以卸载。某家导航网站提供的新闻导航,居然连新华网都不存在,更有导航网站“暗藏埋伏”,无论点开任何一个链接,首先跳出来的居然是衣着暴露的低俗网页,不但让成年网民感到尴尬烦心,一旦被孩子无意点开,其危害更是显而易见。

说实话,对于很多习惯浏览新闻的网民而言,自然非常关注各大主流媒体网站的导航,而对于网游一族自然也向从导航网站上“一键直入”,客观上来说,导航网站对于广大网民也是“众口难调”。但无论怎么“难调”都不应当为满足自身利益搞“竞价排名”,尤其不能给淫秽、色情、暴力等违法违规有害信息网站设置“入口,导航网站更也应当承担起自觉抵制网络谣言、网络诈骗、网络色情、网络暴力和不给任何非法网站提供导航的社会责任。导航网站企业之间的竞争无法避免,但不管怎样与对手竞争抢夺客户资源,都不能跟用户“耍流氓”,对于将病毒软件捆绑其中强迫用安装使用的违规行为,显然也需要强化治理。

导航网站也是广大网民上网遨游信息海洋的“刚需”,几乎每个网民都在选择使用,国家网信办对这一领域开展专项治理,既是审时度势,显然也是契合广大网民的心愿和网络发展的必须。虽然表面上看网站导航只是给广大网民浏览信息提供链接入口,但对于很多网民而言他依然是一把非常锋利的“双刃剑”,社会责任感强的网站导航,可以为广大网民提供通向主流正能量网站的便捷通道,让用户获得主流信息提供更多有价值的精神食粮,相反,如果导航企业唯利是图,见钱眼开,为大量非主流甚至色情暴力等非法网站大开方便之门,对网民的误导作用和对社会产生的危害也是非同小可。对导航网站进行专项治理,其实也是对非法网站的入口进行把关。对于促使网络空间的清朗无疑也是至关重要。

平心而论,无论是老网民还是初次上网的“菜鸟”,很多人在网络上所看到的各种违法甚至色情暴力信息,并非是刻意寻找。大多数情况下均是由这些非法网站通过导航网页“主动”送上门来。很多人都有体会,这些诱惑的链接一旦点击进去,基本就陷入了非法网站的层层包围圈,不但难以摆脱各种捆绑病毒的“纠缠”,各种不堪入目的网站链接足以让用户的精神和电脑系统一起“崩溃”。因此,国家网信办对于导航网站不仅要开展专项治理,更应当建立和完善常态化的制度监管,确保每一家导航网站条条链接通光明,不能让任何导航网站把网民“导入歧途”。

“昭君牧羊”,权力无文化很可怕郭文斌

“因为是学中文的,所以就很敏感,第一眼看到就觉得这四个字不对劲。”日前,在重庆大学中文系读大三的小赵和朋友在沙坪坝三峡广场聚餐,几个人在新世纪超市旁的空地等人时,被一组雕塑吸引,雕塑上“昭君牧羊”四个大字引起了大家的讨论。对此,当地有关部门表

示:昭君生活在塞外,应该是有牧羊经历的。(5月22日《 重庆晨报》)

对于“苏武牧羊”、“昭君出塞”,读过历史我们都知道,我们还真不知道“昭君牧羊”,不过,当地有关部门却表示,昭君生活在塞外,应该是有牧羊经历的。于是想当然地就有了“昭君牧羊”的城市雕塑,且存在多年了。期间想必也有大学生提出过质疑,但由于当地有关部门的固执己见,却让“昭君牧羊”,成为了当地人人皆知的“地名”,这实在是悲哀。

城市雕塑是一座城市的名片,不仅仅是增添城市美景,更是一种人文教育,因此,需要追求美感,更要追求科学性、真实性。显然,“昭君牧羊”不符合历史事实,退一步说,历史上真有“昭君牧羊”,也应该是经过考证的,而不是相关部门所说的“应该是有牧羊经历的”,如此猜测而成的“昭君牧羊”等同于儿戏。“万一这些孩子以后只晓得有‘昭君牧羊’,不晓得昭君出塞、苏武牧羊怎么办?”市民的忧虑显然不无道理。

城市雕塑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本应该谨慎用之。既要有预算,又要相关的审核。不知道“昭君牧羊”是谁出的注意,又是谁审核的,怎么相关人员就没觉得不妥,这真是不可思议。不过,现在城市雕塑,以怪异来吸引眼球的也不少。由某知名网站发起的“2012年十大丑陋雕塑评选”活动曾引起全国网民的强烈反响,在全国大中城市矗立的许多著名和不著名的雕塑作品引发了全民的共同讨伐和质疑。不过,质疑归质疑,只要权力部门不想拆,仍然会继续矗立于城市街头,老百姓又能奈若何?其实,即便是拆了,浪费的还是纳税人的钱,谁又会受到问责呢?

历史文学允许想象,但将一种文学想象的场景用作一处地名或地标,这是不允许的,因为会造成误解,不利于对孩子的教育。对城市雕塑,应该尊重历史,少些“戏说”。

“昭君牧羊”,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权力的一次胡搞,权力无文化很可怕,可以弄出个“昭君牧羊”,下次说不定还会弄出什么名堂。“昭君牧羊”是城市伤疤,或留存或拆掉,都已经抹不去权力的“任性”。城市雕塑如果缺乏“民意程序”,如果不加强对权力的约束,“昭君牧羊”以及所给出的“狡辩”,都会留下无穷的“后遗症”。

善待野鸟就是善待我们人类自己

时间已过去一周,南充市民吴先生还在惦念:那对在自家客厅筑巢并养育出4个宝宝的小鸟,明年会不会再回来?过去两个月里,他见证了一对“鸟夫妇”在家里筑巢、下蛋、孵蛋、养小鸟的全过程,为避免惊扰它们,他甚至不开客厅的灯,不在家里做饭„„(5月19日成都商报)

吴先生的家在南充城区某小区5楼,旁边是植被茂密的气象公园,客厅阳台上还种植有兰花、绿萝等植物。3月中旬的一天,吴先生突然发现,有两只不知名的野鸟,时不时叼着草根、苔藓从阳台窗户飞到客厅,原来,这两个家伙正在客厅的吊顶上筑巢。

这则“人鸟共栖”的故事,读来倍感温馨。两只野鸟的粪便弄脏了吴先生家的地板,吴先生非但不气不恼,反而觉得“鸟夫妇”在自家客厅筑巢是件喜事;不仅尽量不去打扰它们,还在客厅窗户处为鸟夫妇留了一道缝隙。“鸟妈妈”孵蛋,吴先生连客厅的灯也不开了,不再在家里做晚餐,而是到附近的父母家“蹭饭”,或在外面吃完后再回家。客厅的电视不能看了,就在书房的电脑上看,没有丝毫的怨言。当鸟巢里孵出4个鸟宝宝之后,吴先生便不再邀朋友到家里做客,直到5月11日鸟夫妇带着4只幼鸟离开。

鸟是人类的朋友,随着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加强,人们的爱鸟意识也逐渐增强。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吴先生这样善待野鸟。疯狂捕杀贩卖野生鸟类的报道时常见诸媒体。就在本月上旬,新华社还报道了黑龙江省东升自然保护区附近,发现200余只珍稀候鸟被毒杀。警方调查发现,三个犯罪团伙在当地毒杀、贩卖候鸟数百只,借此非法获利万余元。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确,以捕杀贩卖野鸟谋取不义之财,以吃野鸟大快朵颐,何尝不是某些人眼前的苟且?假如天空没有了飞鸟,生活中没有了鸟语花香,恐怕离我们人类自己的灭亡也为期不远了。从这一意义上说,善待鸟类,就是善待我们人类自己。

善待鸟类,需要从我做起,从点滴做起。南充吴先生遇到的事有点偶然,但是,他的这种爱护鸟类的意识值得我们学习。我们每个人都能做的,就是尽量不要去打扰野生动物的生活,更不要去捕杀贩卖野生动物,不要再吃野味。没有买卖,自然也就没有了对野生动物的杀戮。 当然,保护野生动物,关键还在于有法必依,执法必严。有关方面加大宣传力度的同时,执法部门要加强执法力度,对捕杀贩卖野生动物的个人和单位,加大查处力度,直至追究法律责任。只有当野生动物保护法真正落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才不是美丽的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