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 散文 1062字 168人浏览 月下12345678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那座山可能是我印象最深的几个地方之一了。他叫什么我不知道,也许根本就没有名字,但因为外公长眠在那儿,我也因此认识了它。

每年春天,妈妈和外婆总要带我去山上扫墓,年幼的我记忆中对未曾谋面的外公没有什么过多的情感。我真正感兴趣的,其实是那座山。

走进山中,一股清香的青草味便扑面而来,眼中处处充满着生机:树木抽出了绿芽,小草也早已探出了翠绿色的脑袋,伴随着舒适的春风欢快着摆动着纤细的躯体;耳畔,各种叫不出名字的鸟儿叽叽喳喳地歌唱着,有时天刚下过雨,鞋踩在湿润的土壤和青苔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响声,这些在年幼的我听来都是最美妙的声音。而我留神最多的,就要数遍地可见的野韭菜了。哪里韭菜壮,哪里韭菜密,当时我的脑袋瓜里装的全是这些东西。有时还可以在在路旁看见五彩斑斓的小蘑菇……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身在曹营心在汉”地拜完外公,我便迫不及待地从外婆手里一把抢过塑料袋,弯下腰掐起了韭菜。每次拔的时候,虽然妈妈和外婆有时会催,时间紧迫,但我还是小心翼翼,尽量不把韭菜头拔出来,认为这样可以让它继续活下去,长得更好——嘿,真没想到小时候的我就已有了“可持续发展”的思想呢!择完韭菜回到家里,“妈妈大厨”锅铲一挥,又是一盘美味的“野韭菜炒鸡蛋”,里面自有一番独特的味道,却是菜场里的普通韭菜无论如何也吃不出来的了……

去年春天,我又回到了故乡。

照例去拜外公,车开到了地方我才发现不对,一问妈妈才知道,原来的山上要建居民区,外公的坟只好移到了公墓里。我“啊”的一声,迈向公墓的脚步似乎都带了些失魂落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走进公墓,迎面便扑来一股浓郁的刺鼻烟味。公墓仿佛一个巨大的迷宫一般,虽说排列相较于之前的山里有了规律,但却是那么的机械,单一。外婆扶着脑袋,皱眉想了半天才报出几个数字——XX行XX列,正和公墓本身一样,古板,冰冷,我叹了一口气,向上拾级走去……

回到家中,我执意要求去看一看山,外婆拗不过我,带我乘车来到了那里。

走进山中,熟悉的青草香气再次扑面而来,地上的野韭菜也长得更密了。唯一变得稀疏的似乎只有泥地上的脚印与矗立在地面上的零星墓碑。我的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激活了,尘封多年的记忆喷涌而出。享受地闭上眼睛站在山中,心中激荡,久久不能平静……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下到山脚,外婆突然叹了口气说,马上就要把地推掉了,真是可怜了那些无人认领的野坟啊!心中突然一震,回过身来,向着山深深地拜了三拜。既是拜那些孤坟的主人,也是拜那座山本身,更是拜我即将失去的——童年“宝地”。

忽然突发奇想,当这座山被铲平、建房之后,会不会有人愿意为这座山竖一块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