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圆明园有感
初二 记叙文 2059字 257人浏览 扬帆远航归来

游圆明园有感

“当一切被风干,剩下的便只有干枯的记忆。当一切被遗忘,唯独历史留下的教训不能被遗忘。”这是我今天去圆明园游玩时所想到的一句话。

历史上圆明园由圆明、长春、绮春三园组成,占地5200余亩,。它的陆上建筑面积比故宫还多1万平方米,外围周长约10公里。水域面积又等于一个颐和园。有著名景群上百处。自清代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起,原是康熙皇帝赐给皇四子雍正的“赐园”。1722年雍正即位后,依照紫禁城的格局,大规模建设。到乾隆年间,清朝国力鼎盛,是圆明园建设的高潮,以倾国之力,空前的规模扩建圆明园,以后又经嘉庆、道光、咸丰年间的续建,5个皇帝前后经过151年将其建成。役使无数能工巧匠,费银亿万建造经营而成。圆明园曾以其宏大的地域规模、杰出的造园艺术,精美的建筑和丰富的文化收藏闻名于世。其盛名传至欧洲,被誉为“万园之园”、“世界园林的典范”。

圆明园是我国园林艺术的瑰宝。有“万园之园”的美称,意为什么样式的园林这里都有。的确,如果今天还和140年前一样,这座超巨型园林就是当之无愧的“世界园林之王”了。可是,就是这么花费150多年建造的一座庞大的皇家园林,竟然在短短3天内毁于一炬!每念及此,我都会从内心痛恨当年的侵略者!很到咬牙切齿!可是很有有什么用呢,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不可挽回的发生了。。。

我们首先来到绮春园,这里的景色的确很美丽:有清澈的湖水,水中长着青青的荷叶和粉红色的荷花,湖对面是茂密的树林,园中到处开着五颜六色的鲜花,使我感到仿佛走进了童话般的仙境。处身于这样的美景之中,仿佛可以忘记一切痛苦与不快。

走过绮春园,路过佛海,大约走了两公里,我们来到了西洋楼遗址,这是我们重点游览的景点。但到了这里,却让我大吃一惊:这里并没有传说中的金碧辉煌的殿堂,也没有玲珑剔透的亭台楼阁,更不见什么珍贵的历史文物,而全是一片废墟,到处是残垣断壁。我知道,现在这里的一切是谁的“作品”,刚才愉悦的心情顿时消失,荡然无存,一种伤感顿时涌上了心头,游玩的心情已不复存在。当年如此金碧辉煌,如此玲珑剔透,现在就只剩残垣断壁,试问哪个国人看过之后不会痛心疾首,以前只是通过文字对圆明园有所了解,可是现在身临其境时,又有了与以往所不同的感觉。“1860年,英、法联军侵入北京,闯进圆明园。他们把园里所有的奇珍异宝和珍贵文物统统掠走,笨重文物就用马车搬走,实在运不走的,就随意破坏。为了销毁罪证,三千多名侵略军奉命在园内放火。大火连烧三天,烟云笼罩整个北京城。我国这一园林艺术的瑰宝,建筑艺术的精华,就这样化为灰烬。”中学课文大约是这么写的,只怪那时我们中国太落后,所以受到外国人的侵略和欺侮、、、

最值得说的便是海晏堂,它是西洋楼最大的宫殿。主建筑正门向西,阶前有大型水池,池左右呈八字形排引有十二只兽面人身铜像(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正是我国的十二个属相),每昼夜依次辍流喷水,各一时辰(2小时),正午时刻,十二生肖一齐喷水,俗称" 水力钟" 。这种用十二生肖代替西方裸体雕像的精心设计,实在是洋为中用,中西结合的一件杰作。不过这都是过去的情景了,现在兽首已经都不在了, 1860年万恶的英法联军和190

年更邪恶的八国联军两次洗劫圆明园,这两次已经将圆明园一扫而空了,据参与的目击过劫掠现场的英法军官、牧师、记者描述:军官和士兵,英国人和法国人,为了攫取财宝,从四面八方涌进圆明园,纵倩肆意,予取予夺,手忙脚乱,纷纭万状。他们为了抢夺财宝,互相殴打,甚至发生过械斗。因为园内珍宝太多,他们一时不知该拿何物为好,有的搬走景泰兰瓷瓶,有的贪恋绣花长饱,有的挑选高级皮大衣,有的去拿镶嵌珠玉的挂钟。有的背负大口袋,装满了各色各样的珍宝。有的往外衣宽大的口袋里装进金条和金叶;有的半身缠着织锦绸缎;有的帽子里放满了红兰宝石、珍珠和水晶石;有的脖子上挂着翡翠项圈。有一处厢房里有堆积如山的高级绸缎,据说足够北京居民半数之用,都被士兵们用大车运走。-个英国军官从一座有5O0尊神像的庙里掠得一个金佛像,可值1,200英镑。一个法国军官抢劫了价值60万法郎的财物。法军总司令孟托邦的儿子掠得的财宝可值30万法郎,装满了好几辆马车。一个名叫赫利思的英军二等带兵官,一次即从园内窃得二座金佛塔(均为三层,一座高7英尺,一座高6.4英尺)及其他大量珍宝,找了7名壮夫替他搬运回军营。该人因在圆明园劫掠致富,享用终身,得了个" 中国詹姆" 的绰号。侵略者除了大肆抢掠之外,被他们糟踏了的东西更不计其数。有几间房子充满绸缎服装,衣服被从箱子拖出来扔了一地,人走进屋里,几乎可遮没膝盖。工兵们带着大斧,把家具统统砸碎,取下上边的宝石。一些人打碎大镜子,另一些人凶狠地向大烛台开枪射击,以此取乐。大部分法国士兵手抡木棍,将不能带走的东西全部捣碎。当10月9日,法国军队

暂时撤离圆明园时,这处秀丽园林,已被毁坏得满目狼疮。

这是圆明园之殇,也是国之殇,每当读到这些文字,心里都在滴血,不知道这次我是以怎样的勇气把这些写下来的。